台湾来鸿:人口老化 台湾经济发展的隐忧

台湾老人 图片版权 CNA
Image caption 台湾出生率不断下降,成为全球出生率最低的国家之一。(图片来源:中央社)

台湾出生率愈来愈低,加上老年人口增加,人口趋向老化,为经济发展增添变量。

日前,南台湾第一大城高雄市一对夫妻喜获三胞胎,市长陈菊亲自前往探视,致赠生育津贴及贺礼,喜气洋洋。

陈菊表示,高雄市努力建置友善育儿环境,提倡一个家庭最少生三个,期盼年轻夫妻安心生育,提高生育率。

在台湾,高雄并不是唯一提倡生育的城市。相反地,全台各地政府都祭出奖励措施,鼓励生育,以挽救日益老化的人口。

一个台湾,两个社会

在台湾,养儿育女原本就是父母的沉重负担,加上近年来经济不景气,更是使得问题有如雪上加霜。

目前,大都会一般双薪家庭(夫妻两人都上班),通常只愿生育一名子女(不论男女),只有少数家庭拥有两名以上子女。

原因无他,经济上负担不起。这也就是台湾社会晚近出现“少子化”现象的最基本原因之一。

不过,这其中仍有产业之别。任职劳力密集产业和传统产业的父母,收入有限,比较不敢生小孩。相形之下,高科技产业待遇好、福利佳,父母比较没有后顾之忧,勇于「增产报国」。

以台湾标竿企业“台湾集成电路公司”(台积电)为例,由于获利佳,员工待遇和福利相对较佳,员工也乐于生小孩。

根据统计,“台积电”员工4万人,去年孕育高达2360名「台积电宝宝」,出生率是全台平均的两倍,以全台新生儿19万人计算,出生人数占全台1.2%,换算下来,每天约有6.5个“台积电”宝宝诞生。

所幸,还有来自政府的补助。台湾已完成《公教人员保险法》和《劳工保险条例》修法工作,把生育给付一律提高为二个月薪俸,希望可以让新手爸妈手头上更宽裕。

不过,小孩未来的托育、医疗、教育等庞大花费,才是让父母不敢生的主要原因。政府的补助政策只是偏重在生育部分,诱因显然偏低,难以挽回愈来愈低的出生率。

“少子化”

台湾出生率不断下降,成为全球出生率最低的国家之一。

一般来说,每位妇女生育2.1个子女数是维持替代人口的水平,台湾早在 1984年就已跌破2.1人的关卡,2010年跌破1,只有0.895,写下最低纪录。

以去年为例,台湾出生的总人数是19.9万人,和12年前的蛇年相比较,减少了24%。

人口结构改变

台湾出生率下降以及高龄人口增加,使得人口日趋老化。

根据行政院国家发展委员会估计,台湾2016年“扶老比”(工作年龄人口扶养老人比率)将升至18.0%,首度超过“扶幼比”(17.8%)(工作年龄人口扶养幼儿比率),显示人口的结构正在改变中,工作年龄人口负担日趋沉重。

在此同时,台湾可投入劳动市场的工作年龄人口(15至64岁),正在逐年下降,加上劳动力较晚进入就业市场、较早退休离开职场,劳动力结构的骤变将使得竞争力远远落后亚洲主要经济体。

数据显示,台湾的工作年龄人口在2012年达到1730万人的最高点,2015年起将逐年下降。2012年,工作年龄人口占总人口比率高达74.2%,到了2060年只有50.7%(960万人)。

信评机构“标准普尔”(S&P)日前发布2014年台湾主权评等报告,“长期”信用评等为“AA-”,与上年相同,未来展望亦维持“稳定”,但也示警指出,如果台湾政府未能正视人口老化对财务形成的压力,导致财政赤字扩大,评等恐遭调降。

由此看来,台湾的人口结构已成为一项不稳定的因子,牵动未来发展的走势。

引进外籍劳工

“少子化”现象导致的缺工问题,台湾的因应对策之一是仰赖外籍劳工,但政府和企业或许更应该善用中高龄人力资源。

和其他国家相较,台湾的劳动参与率在55岁以上即开始减少,显示中高龄人力有自愿或被迫退出劳动市场的现象。

根据国家发展委员会的数据显示,未来 50年,劳动人口不仅人数减半,55岁以上高龄劳动人口比率将从目前的17%提升到27%,34岁以下劳动人口将从40%减少到33%。

政府应该立法推迟中高龄人力退出劳动市场,或是让已退出者重返职场,以减缓职场青黄不接的情况。

在此同时,台湾的外籍劳工人数明显快速成长。劳动部最新统计,今年4月底止,外籍劳工人数首次破 50万大关。短短3 年之内,爆增10 万人。

在战后,台湾人口激增,提供了经济起飞所需的劳动力。当时,政府一度喊出“两个孩子恰恰好"口号,大力推动家庭计划,鼓励人民节育,以免人口过度膨胀。如今,对照高雄市长陈菊提倡一个家庭最少生三个小孩,可知台湾人口老化问题的险峻程度。

(责编:董乐)

本文章不代表BBC的立场和观点,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