台湾来鸿:上班族与现代“奴工”

台湾手机软件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 caption 台湾愈来愈多上班族手机安装LINE、WhatsApp等通讯软件,

新通讯时代,下班后主管用LINE交办工作,上班族24小时待命,成为现代数字奴工 。

台湾愈来愈多上班族手机安装LINE、WhatsApp等通讯软件,成为联络上的好帮手,但许多企业老板主管透过这类的通讯软件,下班后继续交办工作,不仅造成劳工“隐藏性工时”快速增加,更使得劳工处于全天待命状态,对劳工的身心影响巨大,让原本已不佳的上班族劳动条件有如雪上加霜。

不少上班族抱怨,即便已是下班时间,仍会时刻查看LINE,以免漏接老板或上司的指令,根本没有所谓的“下班时间”,精神时刻处于紧绷的状态,让人喘不过气。

事实上,因此而“过劳死”的不幸案例,已经在台湾社会发生了。日前传出,一名从事媒体公关业的年约40岁女性,由于主管习惯在下班后用WhatsApp交办工作而经常加夜班,最后中风过世。劳保局后来判定,这是“过劳死”,也就是职灾死亡,成为台湾“通讯软件加班族过劳死”首宗案例。

由于现行法律只有规定劳动期间与时数,却没有明文规定因通讯软件所产生额外加班工作,国民党籍立法委员卢秀燕于是提案修订《劳动基准法》,未来员工下班后若被以“任何形式”交代工作,其中包括LINE等通讯软件,须视为加班,可领加班费。

至于加班时间如何计算,是从主管“交付”工作开始算起,或是劳工“开始工作”算起,卢秀燕建议政府订定标准。

卢秀燕并且透露,她接获陈情,有金融界老板会在清晨五点半“请安问早”,下属不敢“已读不回”,只好提早上阵;下班后也常被交付工作,形成极大生活压力,员工希望她帮忙发声。

根据台湾一家求职网站调查,高达六成受访者下班后接过主管或老板打电话问公事,超过五成收过简讯,四成二收过公务电子邮件。由此可见,类似的情况十分普遍。

针对此一情况,劳动部回应指出,现行《劳动基准法》并未限制以何种形式交办工作才算加班,劳工只要在约定的工作时间外接到工作讯息,就算是加班,若公司拒给加班费,劳工可提出申诉。

只不过,在台湾当下的职场氛围中,为了保住工作,鲜少人会提出申诉。

台湾工时过长

台湾1984年制定《劳基法》作为劳动保障的依循标准以来,工时逐步向下修正,目前是双周不得超过84小时,也就是隔周休二日制,但年总工时依然在全球名列前茅。

根据台湾劳动部研究报告,2012年全球主要国家中,台湾以年总工时2141小时名列第三,仅次于新加坡(2402小时)和墨西哥(2226小时)。这也就是说,台湾劳工的工时远远超过英、美、加、德、法等欧美先进国家,也高过亚洲的日本与南韩。

台湾工时过长,“上班打卡制、下班责任制”已是常态,以致近年来过劳死的案件频传。根据统计,台湾去年有32位劳工“过劳死”。如今,手机通讯软件让情况更加恶化,老板和主管下班后用通讯软件交办工作的加班型态出现,劳工成了24小时劳碌命,意外沦为新通讯时代的受害者。

由此观之,通讯科技改变传统的工作模式,打破工作与生活的界线,形塑了新的社会风貌和文化。

面对通讯科技带来的劳工过劳问题,欧洲先进国家已计划透过立法与企业自律,以保障劳工的身心健康和生活质量。例如,德国打算立法规定“下班后禁止联络员工”。法国劳资双方达成协议,为确保员工下班后真正“脱机”,员工可以拒接主管的来电和电子邮件。

台湾劳动部计划,搜集用LINE等通讯软件要求加班的相关个案以及处理经验,以建立认定标准,并且邀请劳资双方开会凝聚共识,届时再提出修法草案。

(责编:尚清)

网友如要发表评论,请使用下表:

Your contact details
Disclaimer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