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女人的自述:为生孩子我发了广告征男人

杰西卡,是英国伦敦一个30岁出头的女老师。姨妈住院无人照顾的惨状让她坚定养儿防老的念头。

几段恋爱都没有结果让她决定,先把孩子问题解决了。她向BBC Radio Five Live(BBC电台第五台)讲述了自己非同寻常的做法。

主人公用的都是化名,但故事是真实的。

10个月前,年过30的我心急如焚想怀孕生孩子。因为之前的好几段恋情都没有开花结果,我情急之下想到了一个新办法——在网上发个广告试试运气。

广告是这样写的:“安全、直接,旨在造人!”

“年届30的我,不再幻想如意郎君,只想生个宝宝。”

我把这则广告登在了以卖二手货而广为人知的一个网站上,要求孩子的生父必须“身高175公分以上、40岁以下、愿意接受性病检查。”

当然,他还有必要“频繁房事力争造人”。

公事公办

这样的口气显得很公事公办,可是这也没有错吧。

我们的爷爷奶奶们也没有一年又一年住在一起,看电视连续剧呀。

他们一开始就是直奔主题养儿育女。

看看身边很多朋友都是先“疯狂恋爱”再结婚生子,结果却在吵吵闹闹中离婚收场。

所以我决定,为了孩子能有关爱他们的父母,我愿意省略谈情说爱。

发出这则广告时,我正搭公交汽车从郊外的家里往伦敦市中心去。车开到伦敦繁华的牛津街时,我已经收到了好几个回复。

当天晚上我就安排了与最符合条件的一个应征者见面。

恋爱无果

我曾有一个固定的男友——大卫。跟我一样,他也很想有孩子,不过他没有我的紧迫感 。

他没有目标。他想等到生活工作都更稳定时再说。而我的想法是,要生就赶紧。

自打满了30岁后,我就想要孩子,很羡慕那些已经有孩子的朋友们。自打去医院看了一次生病住院的姨妈,我的感触就更深了。

姨妈没有子女。我觉得医生们之所以对姨妈不那么关心,就是因为她没有子女为她张罗。

我觉得自己如果没有孩子,老了也很有可能像姨妈一样。养儿可以用来防老,不是吗?

2016年3月,我跟大卫分手了,马上开始约会同事斯考特。他也很愿意生宝宝,可是努力了半年却毫无动静。于是我们一起去看医生,按医生的建议去验血。结果出来,我很正常,斯考特却有不少问题。

听到这个结果,他的反应很大,基本上就崩溃了。我觉得自己没有能力再这么一路支持他下去。另外,我也不想走人工授精这条路。

2016年圣诞节,我和斯考特度了个假,回来后就分手了。

另辟蹊径

我去看了妇科医生,医生建议找人捐精,人工授精。可是我想孩子有个实实在在的爸爸,对这个建议不怎么感兴趣,不过还是跟朋友谈起这个想法。

朋友问,你干嘛要花700镑买精子,你可以去酒吧,那里肯定有人很乐意免费给你。

可是我不想去酒吧,跟一个没有做过性病检查的人不用保护措施发生性关系。我也不想把什么人硬拉进一个父子关系中。

尽管有这些顾虑,我还是在一个共同育儿的网站上发了一条广告。网站上有不少感兴趣的人回复,其中包括好几对同性恋。我觉得,如果孩子有三个父母,自己会吃亏。

我担心,孩子最后不是五五分,而是三七分,他们俩对我一个,胜数大。

后来我在网上跟一个单身男人聊得不错,却碰到一个不可逾越的问题——脱欧。

他投票支持脱欧,我是留欧派。我说,我们俩这样,一起养儿育女不合适。

婴儿篮、超声波照片

广告招“亲”

那个网站是有月费的,我就停用了,想过用约会App。可是我是个老师,不愿意把自己的照片公布出来,于是想到了这个二手货网站。

我不想用约会网站,怕学生们万一看到我的照片。我知道二手货网站很多人看,而且免费。

2017年3月,我在去牛津街的巴士上打出了这条广告。我给孩子爹设的条件并不多,只有身高、年龄和性健康。

我只想找一个有共同价值观的人。

很快,我收到了一些乱七八糟的回复,其中包括一些阳具的摆拍照片。有不少男人宣称他们曾帮过不少女人,这一点让我退避三舍。

我最不想看到的场景就是,孩子去开生日派对,结果找到了亲兄弟姐妹。

有个男人回复说,他的前任流产了,让他想孩子想得要命。我觉得这样的男人太软弱了,不靠谱。

接着我收到了罗斯的电邮。

应征男郎

他33岁,也住在伦敦。他说自己有过几次痛苦的恋爱,很喜欢当叔叔,希望有自己的孩子。那天晚上,我们同意见面聊一聊喝点东西。我觉得他本人比照片更好看。

我俩宗教信仰不同,不过还是同意用“伦敦方式”对待宗教问题。我们同意有一个深爱世上每个人的上帝,希望我们的孩子跟任何有信仰没信仰的人都能舒服相处。

排卵表 烤火鸡

第一次见面结束时,我俩亲了一下才离开。我觉得跟他在一起很自在舒服。

几天以后,我们一起吃了晚餐,安排去做性病检查。第四次约会后,我们决定直奔主题发生性关系,看看彼此是不是身体上很和谐默契。

感觉好极了,我们决定开始造人,都想着需要些时间才有结果。

可是,我发出广告六个星期后就怀孕了。还真挺意外的,这肯定不是我预先设想的那样。

我们没有书面合同,不过都同意不再跟其他人发生性关系了。

我不想界定我和罗斯之间到底是什么关系。我很高兴怀了孕,不过也警惕不让自己觉得爱上了他。

怀孕期间,罗斯积极参与,陪我去医院做各种产前检查。

奉子动情

我们之间也不是完全没有分歧。

譬如说,宝宝的超声波照片原版归谁,是不是该花钱查实宝宝的性别,等等,我们就有不同意见。

这让我意识到一个以前不曾想过的问题:我打广告征求的是孩子的父亲,而不是生活上的伴侣。不过这些争吵让我意识到自己开始对罗斯有感觉了。

我意识到跟他生气让自己难过。这么说吧,我爱上他了。我又想可能他关心体贴都仅仅因为我怀了他的孩子。

怀孕12周后,我们告诉了两边的家人,不过没有透露我俩是通过我发的广告认识的。

我们两家人很合得来。可能因为有个孩子,不过每个人都很包容接纳。

我一直自己住,直到孩子出生前两个月,罗斯才搬来同住。

分娩时孩子不顺产,我不得已做了剖腹产手术,在医院住了一个礼拜。这个过程中,罗斯每天晚上都在我床边打地铺睡在睡袋里。医院里还有另外一个爸爸,他只陪了一个晚上就说睡在地上太不舒服,回家了。

为人父母

照料初生婴儿,让我俩累得骨头疼。不过,我觉得这倒让两人关系更紧密了。我们彼此适应,一起面对,也有可能是我们都累得没有力气吵架吧。

我现在在休产假,罗斯有时候可以在家上班,承担父母应尽的责任。有时候孩子尿片该换了,我可以把宝宝交给爸爸说,“你来换”。这种感觉挺好的。

我们已经在一起快一年了,当父母也两个月了。现在还在发现对方身上的新东西。例如,原来我俩都喜欢爵士歌手比丽·霍利德。

我总是等他下班回来一起吃饭。应该说我俩喜欢在一起,这样养育孩子也容易多了。现在我们正在考虑是不是再生一个。

我很高兴自己选择了用这样一种非传统方式养育孩子。我不后悔发那条“征爹广告”。

毕竟天上是不会掉馅饼的,坐着干等没有用。

插图:凯特·霍维奇( Katie Horwich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