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英中各有所求、各取所需的“黄金时代”

图片版权 EPA

(注:本文不代表BBC立场和观点)

英国首相特里莎·梅(Theresa May)上周在任期内第十八个月首次访华,在中英各界反响热烈,但英国商界、政界和学界对中英 “黄金时代”的看法多有商榷。但可以肯定的是,梅首相与前任卡梅伦相比,对中国的热情似乎没有那么高。

梅首相访华是英国通过在欧盟之外打造新贸易伙伴关系来建立“全球化英国”的一部分。除了在三天行程中签署九十亿英磅的商业订单以外, 由于英国政府自身在退欧谈判进程中的困境和中国对英国过高的期待, 双方在一带一路上的分歧也被放到聚光灯下仔细观察。

中国的期待

中国对退欧后的英国政府有三点明确期望,首先,希望英国继续为中国企业提供稳定的投资环境,以此增加中资企业在英国更好的收购机会、增强企业的品牌附加值和企业产品技术含量,並减少中资企业在欧洲大陆和美国收购企业时常遭遇到的那种巨大阻力。

第二,在与美国和特朗普政府潜在的贸易战中得到英国的支持。如果出现中美贸易摩擦, 在不以损害与欧盟其他27个成员国的关系为代价的前提下, 中国与倡导自由贸易和经济全球化的西方大国,例如英国, 建立良好稳定的贸易伙伴关系。

第三,国家实力日益上升的中国希望得到许多成熟经济体──也包括英国──的认可,以成为国际秩序的积极领导者和倡议者。中国希望英国现任政府像前财政大臣乔治•奥斯本(George Osborne)那样力促英国成为亚洲基础设施投资银行的成员,充当中国全球抱负,例如“一带一路”倡议的领头羊。

“一带一路”引英疑虑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一带一路”:中国市场是英国脱欧后的新希望吗?

尽管中国的这三点期望,或者说一个稳定良好的中英关系能够促进退欧以后英国经济继续繁荣,但是英国对“一带一路”背后的中美战略互疑、错综复杂的中俄关系, 国际体系竞争,环境、劳工等标准和透明度等问题上仍然有巨大疑问。英国政府对中国“一带一路”倡议战略动机也非常焦虑,对非洲等海外市场挤压颇有微词,中英对接“一带一路”合作仍缺乏制度化的机制性安排,因此没有给出明确的书面答复。

英国希望参与制定“一带一路”倡议和其他基础设施建设的相关规则,确保中国遵守西方在全球投资、贸易、基础设施建设等领域设定的人权、劳工、环保等各项标准,从内部影响“一带一路”相关规则制定、适用国际通行标准选择。这是英国政府对外交往一直以来的惯例,即用参与制订国际规则为自身谋利。因此,双方在重大项目决策方面会产生矛盾和摩擦,竞争和博弈在很长一段时期内无法避免。

梅首相自顾不暇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特里莎‧梅内阁貌合神离?

另一方面,中国也应意识到,梅首相政权不稳, 保守党内部党争不断,在退欧政策上与众多保守党大佬和首相府高级顾问难有共识,首相的权威少得可怜。因此梅首相和她的幕僚团分身乏术,在梅的内阁阁员中更缺少知华派,她不可能花时间和精力积极处理对华关系。加上她自己曾任六年内政大臣,对外交事物涉猎甚少。凡是涉及国家安全的基础设施投资,她一直都过于谨慎,矫枉过正。

这次中国对英国的良好期待多是由于去年十二月中两国间双边第九届“经济财金对话”所达成的72项共识,硕果累累,许多倡议和双边合作项目都落实到具体的金额和时间长短。然而,英国财政部和首相府历来行事方式方法不同。财相哈蒙徳和梅首相在退欧谈判立场上多有分歧。对华关系缺乏延续性,只不过是他们内部分歧的一个表现而已。不仅仅是对华关系, 在许多英国政府对外交往过程中,由于缺乏政策延续性,让合作伙伴任为英国不可信赖。

中国和英国有着截然不同的政治制度和机构设置。在梅首相访华中的各种跌宕起伏未常对中国不是有意义的一课。怎样处理多党制政府的领导人更替,怎样了解该国执政党内部的分歧,怎样向西方国家有效的推广自己的倡议和主张。

目前,英国对中国的出口仍然处于有限的水平。中国一直仰慕英国在金融、法律和企业管理方面的专业技能,尽管这些优点仍然不大可能像“旅游和教育”那样成为直接出口产业,但服务业是英国经济的支柱。如果梅首相和她的保守党同僚认为英国可以在欧盟之外实现繁荣的话,那么中国是一个必不可少的,长期的经贸合作伙伴。因此中英关系不管怎样起伏,双方应坚持互利互惠坚持原则继续发展。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