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新外相亨特关键词:有钱、华裔太太、前留欧派

JEREMY HUNT 图片版权 Reuters

英国首相特里莎‧梅(Theresa May,文翠珊)星期一任命杰里米·亨特(Jeremy Hunt,侯俊伟),接替突然呈辞的约翰逊出任外交大臣。

亨特被英国政圈封为少数的“生还者”,在脱欧阴霾下,保守党内阁人事变动频繁下,他能够担任卫生大臣6年多。

而他与亚洲亦甚有缘份,曾在日本工作,亦有一位来自西安的中国太太。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亨特比太太年长11岁。

“很有钱的内阁成员

今年51岁的亨特,是牛津大学毕业生,当年与前首相卡梅伦和刚辞职的约翰逊是同学。

刚毕业后,他曾经任职顾问公司工作,然后到日本做英语老师,回流英国后,最成功的生意,是在1996年与友人创办教育指导公司“热门课程”(Hotcourses),透过网上平台,向世界各地的大专院校及学生提供不同种类的课程资讯。

2017年1月,Hotcourses卖盘给了澳洲IDP教育集团,亨特从中赚取1400万英镑,令他成为英国最有钱的政客之一。

事实上,他之前尝试多次创业,例如把果酱卖到日本和建造儿童游乐场,但都不算成功,他曾经如此分享创业之道:“许多人创业,是认为这是赚大钱的良方,但当你实行起来,这是生死存亡之争,每一天都十分艰辛,这是为何小企都会较为务实和实际。”

华裔太太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亨特经常带同太太出席公开活动。

Hotcourses这门生意不单为亨特带来财富、也为他带来桃花。

2008年,他在英国华威举行的Hotcourses活动,结识了来自西安的中国女子露西亚‧郭(Lucia Guo,译音)。当年亨特41岁、露西亚30岁,露西亚在华威大学工作,负责帮助吸引中国学生到当地留学。

亨特对英国《泰晤时报》说,两人是一见钟情,让他可以“寓工作于娱乐”一阵子,他问到了露西亚电邮后,两人一年后便结婚。

据英国媒体报道,亨特专程飞到西安,拜访露西亚的父亲,希望他把女儿交给他,由于露西亚父亲不会英语,亨特不会中文,露西亚要充当翻译,两人举行了一场中国传统的婚礼。

“中国是一个迷人的国家,约翰‧列侬(John Lennon)曾经说过,令上帝发笑的最好方法是告诉上帝你的计划,我猜上帝真的在笑,因为我去日本、学习日语,浸淫在当地文化中,甚至学会书写日语,但最后我与露西亚(中国人)结婚了。”他在保守党活动中说。

两人诞下三个孩子。亨特领导全民医疗保健服务(NHS)时,曾经在一个电台节目表示,不希望自己的混血孩子会受到移民政策的影响。

“我不希望我的孩子会在这样的情况下成长──身边人会对着移民说:我得不到医疗服务,就是因为你们,所以我们需要有合理、平衡、可控的移民政策。”

有一个华裔太太会否令亨特变得亲华,目前言之尚早,但这段婚姻也曾经成为被攻击的目标。

时任卫生大臣亨特在2015年的保守党大会中表示,如果减少税项优惠,可以让英国人好像中国人般勤劳,结果引来不少反对党抨击,其中工党议员海伦‧古德曼(Helen Goodman)在推特(Twitter)开火:“如果中国这么好,为甚么亨特太太要来英国?”

不过古德曼这番言论被指“种族主义”,亦有人批评她不应该把议员家人拉进政治,最终古德曼删掉帖文,并作出道歉。

他与太太共同有开设了一家地产公司,专门购买豪宅,他早前被媒体揭发没有为这门生意在限期申报利益,最后他承认错误,并归咎于行政失当,并在6个月后予以修正。

前留欧支持者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这位新外相亨特表明,会全力支持特里莎‧梅。

约翰逊与英国脱欧事务大臣戴维斯(David Davis,戴德伟)因为不满新脱欧计划而辞职,约翰逊在辞职信中表示,英国在与欧盟的谈判中“举白旗投降”,称脱欧原本是充满机遇和希望,但这个梦想正在幻灭,目前这方案令英国“半脱欧”,或成为欧盟的“殖民地”。

内阁成员纷纷辞职,首相特蕾莎‧梅的脱欧方案能否顺利展开存在疑问,亦可能面临逼宫的压力。

而这位新外相亨特表明,会全力支持特里莎‧梅。

“全世界也在关注我们,在脱欧后会成为甚么样的国家,我想对他们说,英国将继续是可靠的盟友,捍卫人民坚守的价值,在国际间有强而自信的声音。”亨特说。

但值得留意的一点,特里莎‧梅在2016年脱欧公投时,是支持政府留欧的立场;而亨特在2016年脱欧公投时属于留欧派,但之后,他却突然说自己已改变主意,支持脱欧,令一些评论质疑,他们并非有一个“真正的”脱欧方案。

为何亨特会突然转风向?他对英国媒体说,公投时他认为脱欧后会影响英国经济,但现在觉得这种忧虑是“错误”,而他在英国与欧盟谈判过程中,感受到欧盟的“傲慢”行径,令他立场更强硬。

“坦白说,欧洲委员会在公投后的行为令人失望。我们看得出那种傲慢,每次我们提出大方、开放的选项,都不够。”他说:“这不是软脱欧、硬脱欧的问题,这是关乎我们是延续友谊还是惨烈地离婚。英国已作出选择,希望有一段紧密的友好关系。”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