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英国家庭主妇追击“恋童癖”的故事

Stock image of man walking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切尔西(Chelsea,化名)每天傍晚,都会照顾下课的孩子,为他们烹煮晚餐然后哄他们上床睡觉。她日间大部分时间是一个普通的35岁无业主妇,但在小孩睡着以后,她会化身成10来岁的女孩克洛艾(Chloe),在网上追查那些试图侵犯儿童的人。

切尔西向BBC记者琳达‧塞克(Linda Serck)分享了她的经历。

图片版权 Chelsea Hunter
Image caption 每晚手机不离手已成为切尔西的习惯。

切尔西以“克洛艾”的名义,结识了74岁的阿卜杜勒拉乌夫(Abderraouf Qutteineh),两周以来,他们交流了几百段信息,内容愈来愈露骨,阿卜杜勒拉乌夫甚至会谈及对未成年少女发生性行为的想象。

一个年过70岁的男子,与一个虚假的10来岁小女生进行了一系列的色情对话。

“你深入认识他们后,他们会把所有东西告诉你,”切尔西说。

然后,两人相约见面。阿卜杜勒拉乌夫在火车站等待年纪和他的孙儿差不多的小女生,但最终出现的,是35岁的切尔西。

图片版权 Shadow Hunters UK
Image caption 阿卜杜勒拉乌夫

这是切尔西对恋童癖发动的斗争。切尔西把对话等证据交予警方,警察即场把阿卜杜勒拉乌夫拘捕。

“我们没有想过,他这般年纪也会出现。”

“当我与他对峙时,我不是感到愤怒,我是觉得有点对不起他的家人,有点内疚感,事实上他才刚和太太从医院离开。”

“多数的情况下,嫌疑人的家人也毫不知情。但突然之间,有警察上门,取走了他们家的电子用品,才知悉事件,他们其实也是受害者,会为他们感到难过。”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来自英国肯特(Kent)的切尔西从去年8月起,一直过着双面人生,白天她是平凡的家庭主妇,打理家务、照顾孩子,夜里则是一个爱在网上找人聊天的小女孩。

“作为一个14岁的小女孩,对其他人来说,我白天应该在学校。”

“我要令他们相信我只是一个小女生,所以有时我会说要做功课和晚餐,那段时间其实我在照顾小孩。”

至今她已结识了逾50名男人,曾经向她表示想发生性关系,这些男子20来岁到70来岁不等。阿卜杜勒拉乌夫是当中年纪最大的一个。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但切尔西的行径也被指妨碍警方调查。

是甚么驱使切尔西这样做,她回答说:“这是我一直以来想帮忙的事情。作为一个主妇,除了日常生活的杂事外,我没有甚么事情可做。”

“未当诱饵之前,我是完全不知道,原来世上有这么多恋童癖在线狩猎。”

“有些人长得很帅,我心想:你在做甚么?你不如把我屏蔽,但他们就是执意这样做。”

“在第一次成事后,我回家痛哭,感觉很糟糕,感到既释怀又愤怒的百感交集。”

“你要装备好自己,心里要很清楚即将面见的人,以为你是一个小孩。”

“第一次捉拿那些人时,我其实不太能想象会发生甚么事,但最后,他们真的站在那儿等你,你要面对这个现实,当下我感到很懊恼,因为他们会在你面前说谎试图瞒骗自己的行径。”

Image caption 切尔西不是唯一一个做诱饵的人。

切尔西说,以前每晚,她都无事可做,只是看看电视,但现在则是手机不离手,繁忙地收取和发放讯息。

“我晚上生活彻底不一样了,这样说有点傻,但如果现在我晚上不当诱饵,就会觉得有点不自在,或是感到苦闷。”

“我当然继续看肥皂剧,仍然会照顾好小孩,当小孩需要我时,我就要告诉那些恋童癖,我妈在叫我,你等一下。”

切尔西与丈夫同样隶属一个名为“影子猎人”(Shadow Hunters)的组织,这是一个由大人组成的组织,在社交网站上伪装成小女生,在全国追击那些想邀未成年少女发生性行为的那些人。

警方虽然会配合他们的行动,但不鼓励他们这样做,指他们的活动会阻碍正在进行的调查。

切尔西在“影子猎人”中得到很大支持,形容组织犹如她第二个家。

“我们开会工作时特别认真,但圣诞节等日子,我们会有聚会,一起开怀大笑。”

“当我们收到一些超越尺度的图片,便会在群组中分享,一起取笑,让大家放松心情,有助工作。”

图片版权 Chelsea Hunter
Image caption 她一直过着双面人生。

切尔西的脸书图像是一个少女,为求她采集的证据能够在法庭上使用,她遵守一套清晰的指引,不能够弄成一个主动引诱别人的圈套。

“我们不主动加任何朋友,是他们主动要求加我们,”她说:“我们答应他们的朋友邀请,不会主动发讯息,而我们第一件事告诉那个人的是虚假年龄,看他们会如何说下去。”

“指引订明在首8至10个讯息中,我们要告诉他们那个虚假年龄至少3次。”

“我们不能够套他们讲话,是那些男人自己主动谈及色情内容,也是他们主动邀约见面,这是他们的选择,我们不鼓励任何事情。”

切尔西向BBC分享了一些截图,显示这些对话如何迅速地变得充斥着性的内容。大部分内容越界得不能在此公开。

图片版权 Shadow Hunters
Image caption 首8至10个讯息中,切尔西要告诉他们虚假年龄至少3次。
图片版权 Thames Valley Police
Image caption 希克斯1988年起,有18宗性侵纪录。

其中一宗案件涉及有多次性侵纪录的彼得‧希克斯(Peter Hicks),这个人对切尔西是一场恶梦。

当时有一位母亲知道女儿与希克斯有接触后,把希克斯的资料放到社交网站,所以希克斯成为组织追踪的其中一个重要目标。

希克斯真的加了切尔西的少女帐号。

“他要求小孩做的事情是难以想象,作为一个成年女性,我觉得很呕心,特别是知道他以为与他聊天的是一个小孩。”

最后希克斯被判监4年,不过当时审案的法官不满切尔西等追击恋童癖的人士及组织,认为他们本身和希克斯完全没有关系。

切尔西反驳说:“这明显是警方的工作,但警方也承认,他们没有办法执行类似我们的工作。我们目的是和警方合作,不是搞对抗,我们会把所有资料、每样证物都全盘交给警方。”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根据当地警方资料显示,尝试诱惑小童发生性行为的罪案由2015年的9宗,升到2017年的90宗。BBC此前也报道过,数字显示,愈来愈多案件使用类似切尔西等人及组织自发提供的证物。

警方发言人表示,不鼓励这种行为,以免影响恋童犯罪网络的调查工作。

一些儿童福利相关的非政府组织同意警方说法,认为这会构成风险,令犯罪者更加隐秘,影响警方调查和法律程序,甚至牵连无辜的人。

面对批评,切尔西说:“我希望批评我们的人的小孩,不会被有恋童癖的人看上。”

“如果我能够作出改变,我不会管警方喜不喜欢,少一个有恋童癖的人在街头,感觉更释怀,我庆幸这些有恋童癖的人是跟我说话,不是与一个真小孩聊天。”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