时装模特的辛酸:光鲜靓丽且债务缠身

Getty creative image of catwalk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早春二月,世界几大时装之都又开始流光溢彩,纽约、伦敦、米兰、巴黎,时装周接踵而至。

对于无数时装模特而言,这意味着繁忙的工作旺季开始了,他们要在几大时装周之间穿梭奔波,打工揾食。

如果以为这些美女帅哥在这一季走秀之后都能赚一大笔,那就想错了。大部分人其实是赔钱倒贴的。

安娜(化名)17岁开始当模特,为普拉达(Prada)、迈宝瑞(Mulberry)和川久保玲的Comme des Garcons 和很多其他品牌走过秀。

她从出道第一天就背上了债务,模特经纪行借给她10000英镑。3年后,她还没有还清这笔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模特的旅行和其他相关开支通常从经纪人那里预支,事后需要偿还。

安娜签约的第一家模特经纪行预支给她350英镑用来支付摄影费用。

稍后,她从本国飞到伦敦参加面试,那笔开支也算在她的借贷账上,包括吃住行等日常开支。她很快就债台高筑。

她记得,“他们会问我要不要雇一个司机,但不提这很贵,而且这笔钱需要我自己付。”

时装圈里的常规做法是经纪人垫付模特与工作相关的旅行和日常开支,但这笔钱属于借贷,需要偿还。

如果一个模特从外地、外国飞到伦敦,希望在伦敦时装周找到走秀的工作,但最后没有成功,经纪人预支的这次旅途开支就成了他/她的欠债。

安娜18岁时就遇到过这种情况。她当时飞到美国去面试纽约时装周走秀的工作,但到了那里就病了,根本无法上T台。

连着两年,她几乎没有分文收入,因为她在巴黎、伦敦和纽约的经纪人把她走秀挣来的钱用来偿债了。

图片版权 Aurélien Nobécourt-Arras
Image caption 法国第一个模特权益组织的联合创办人叶卡特林娜•奥奇佳诺娃说,模特们通常不愿意透露自己挣多少钱。

叶卡特林娜•奥奇佳诺娃(Ekaterina Ozhiganova)觉得模特债台高筑的问题到了必须正视、必须设法解决的程度。

她是俄罗斯模特,在巴黎工作,是法国第一个模特行会 Model Law 的联合发起人。这个行会旨在保护模特的权益。

模特行业的禁忌,她说,曾经是性暴力,现在这个问题已经再公开不过,人人都在谈论性剥削。

”但是没有一个人愿意谈钱。每个人在这件事上都守口如瓶。“

因为这跟形象有直接关系:模特的事业成功与否,衡量标准之一就是挣钱多寡,因此还在走秀的模特宁愿不提债务缠身的苦恼。

不过,奥奇佳诺娃的行会组织在幕后做了不少努力,帮助模特们了解和掌握自己的财务事项。

最大的问题是资讯,她说。”模特们不知道她们应该得到多少酬劳。“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9年2月纽约时装展

债务不分国籍,但来自较贫穷国家的模特在这件事上处境更糟糕。

奥奇佳诺娃解释说:”这跟外国劳工到发达国家谋生一样。语言不通是最大的困难。他们看不懂合同文件,闭着眼就跳进去了。“

雪上加霜的是模特市场人才济济,供大于求,薪酬高低相差极大 。

比如,杂志刊物的一些广告就不付模特酬金。付费的工作,有的是一天50英镑劳务费,或者1000英镑在时装周上走一场秀;参加某个品牌的广告营销属于肥差,酬劳可以是数万英镑。

图片版权 Aaron J Hurley
Image caption 霍纳(右一)说,如果模特决定改行,退出这个行业,那她/他欠的债就成了经纪人的坏账注销,也不用还了。

不过,模特背负的债务跟普通意义上的个人债务还不一样。

据英国时装模特协会(BFMA)会长约翰•豪纳(John Horner)解释,如果哪个年轻模特出道后事业始终没有起色,决定退出这个行业,那么她的“欠债”就不必还。她的经纪行会把这笔投资作为坏账注销。

经纪行垫付、预支、借贷的钱跟英国借贷机构Wonga的高利贷不一样,他说。最终承担这笔债务的是经纪行。

他自己在伦敦开经纪行,Models 1,账上有60000英镑的模特欠款,如果欠债的模特最终也没能挣钱,就得作为投资失利处理。

他还说,经纪行必须每个月提供一份开销明细单,逐项列出预支款额,至于模特是不是每份月接单都仔细过目,那就不得而知了。

绝大部分成功的模特都很快还清债务,开始给自己个人账户挣钱。

图片版权 jakub koziel
Image caption 艾瑟尔•金尼亚-德朗斯(右)认为,为模特们提供必要的个人财务知识是时装行业的责任

伦敦有一家规模不大的模特代理公司,Linden Staub,3年前成立,联合创办人之一叫艾瑟尔•金尼亚-德朗斯(Esther Kinnear-Derungs)。

这家公司希望尝试改善模特的待遇。

金尼亚-德朗斯说,预支和回收是这一行的特点。

问题在于许多经纪行或代理人把模特视为”可抛型“商品;行内一个公开的秘密是,时装周期间,许多大经纪行采取的策略是把数百个模特撒出去,”甩到墙上,看哪些能粘着不掉下来“。

她说,通常最容易陷入债务泥潭的是来自东欧的模特。

这些姑娘年龄不大,她们的父母还以为自家闺女终于时来运转,也没过多打听清楚各种细节,而模特们自己又不懂自己的财务,也不会管理自己的职业生涯。

金尼亚-德朗斯说:“我们认为我们有责任从一开始就为模特们提供教育,不管她来自西伯利亚、非洲还是伦敦。”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模特们通常不善于管理自己的财务

坎迪斯(化名)是法国时装模特,祖籍东非。她承认自己刚出道时不知道经纪行为她支付旅行和其他费用开支是借贷,她日后要偿还的。

你第一次拿到工作,完了去跟他们要酬金,然后被告知“你没有钱,因为你还欠着债呢”,这时你就知道,一切都不是免费的。

在她看来,即使最终承担财务风险的是经纪人,模特们自己也是有心理负担的。

”每次去时装周,心里都觉得像是一场赌博,不知道自己回家时欠债是比出发前多了还是少了。“

焦虑由此而起。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