跨性別儿童奥顿的故事:“你不觉得她现在更开心吗?”

Autumn Norris 图片版权 Fran Norris
Image caption 奥顿7岁的时候表示自己是个女孩。

像许多小女孩一样,九岁的奥顿·诺里斯(Autumn Norris)喜欢打扮和开始尝试化妆。

但是,奥顿出生时名叫安东尼(Anthony)。 在告诉妈妈说自己感觉身处“错误的身体”之后,她在过去两年里被定性为一名女孩。

当奥顿第一次谈到身为女性的这些感受时,她刚洗完澡。

“她想要两条毛巾,一条用来擦头发,一条用来擦身体,‘就像个女人’。”

“洗完澡,她带着两条毛巾走出浴室告诉我说:‘妈,我有事要告诉妳,我不是安东尼,我不是男孩,我是女孩’,”妈妈法兰·诺里斯(Fran Norris)说。

“当时我不知该说什么。我只是给了她一个拥抱。”

“当晚我辗转难眠,脑子里一堆东西打转,想说该从何开始。”

来自英国中部什罗普郡(Shropshire)希夫纳尔(Shifnal)的诺里斯女士认为,奥顿有这样的想法应该有好长一阵子了,并一直“扮演女性角色”来探索她的性別认同。

图片版权 Fran Norris
Image caption 奥顿之前是安东尼。

因为,小奥顿经常会来找她,要求她穿上妈妈的衣服,化妆、做指甲或戴头发。

“开始的时候,她是在复活节假期的两星期里打扮成女孩。”

诺里斯女士说:“那是一次全面性的尝试,让她可以直接探索自己是谁。”

“在那两个星期之后,她变回安东尼上学,回家改变为奥顿。”

最后,他们通知了奥顿的学校。

图片版权 Fran Norris
Image caption 奥顿的妈妈、哥哥艾利克斯(Alex,左)、奥顿本人以及弟弟艾登(Aiden)

诺里斯女士说,“学校出人意料表现得非常支持。”虽然学校孩子们“反应不一”,但教师们“正解决此问题。”

“他们会说:你还记得安东尼吗?你还记得他有多难受,他有多愤怒吗?难道你不觉得奥顿现在更快乐吗?他们还会解释说,奥顿才是安东尼想成为的人, ”诺里斯女士说。

诺里斯女士表示,他们直到晚些时候才去见了全科医生(GP),当时奥顿被引荐给英国国民医疗保健服务“塔维斯托克和波特曼基金会信托中心”(Tavistock and Portman NHS Foundation Trust)。

这家位于伦敦的信托中心为英国许多自己性别认同有所疑虑的儿童提供性别认同发展方面的咨询服务。

诺里斯女士说:“奥顿在中心的咨询,纯粹是让她说自己是谁,她觉得谁住在身体里面,她又是如何认同自己的。”

塔维斯托克和波特曼中心对奥顿的未来转变尚未有太深入的讨论。他们谈到了激素阻断剂( hormone blockers)的使用,但这只会用在未来——也就是奥顿的女孩认同没有改变时。

图片版权 Fran Norris
Image caption 妈妈希望奥顿可以永远地“表达自己”。

奥顿说,她很享受信托中心提供的服务。

“我非常开心,因为我能谈论我正在经历的事情以及感受,” 她说。

诺里斯女士说她计划写一本关于他们这段“情感之旅”的书,以澄清许多人关于历经这种过程所收到的“错误资讯”及其对儿童及其家庭的影响。

“我希望能得到些收获,让我们更深入地了解整个过程,并让大家意识到它如何影响整个家庭。” 她解释道。

儿童和性別认同障碍 (gender dysphoria)

Image caption 2017-18被转诊至塔维斯托克和波特曼信托中心性别认同咨询的年龄段分布(18岁以上人群的转诊会被拒绝)
  • 如果孩子出现生理性别和性别认同“不匹配”所导致的痛苦,NHS(英国国民医疗保健服务)建议去看全科医生 (GP)。
  • 18岁以下的人有性別认同障碍,通常会被转介到儿童和青少年性别认同专科诊所进行评估。NHS表示,现阶段大部分治疗都是心理治疗而非手术治疗,因为多数性別认同障碍的儿童一旦进入青春期就没有这种情况。
  • NHS表示,孩子拒绝穿典型男孩或女孩的衣服,通常只是成长之一部分,虽然对于性别认同障碍的人,此困扰将持续到成年期。
  • 精神分析师马克斯·埃文斯博士(Dr. Marcus Evans),英格兰唯一NHS系统下的“青少年性别诊所”塔维斯托克中心(Tavistock Centre)前主任,最近表示他担心该中心给儿童和“青少年性別重置”(变性)治疗(gender reassignment treatment)的速度太快。
  • 该中心否定上述说词,称其有很长的一段评估期让年轻人自己决定什么是对他们最好的。

诺里斯女士最近也一直与她期望奥顿就读的中学联系。该中学还有一名跨性別学生。

她已经和这位孩子的妈妈聊过,并说学校“十分宽容,且有一个性少数(LGBTQ)课后小组。”

图片版权 Fran Norris
Image caption 奥顿的父亲与母亲分居,但仍定期探望孩子们。

“起初,当奥顿告诉我们这是她想要发生的事情和想花时间打扮成女性时,我们觉得她只是想要试验一下。”

“可正是在她开始做这件事的时候,奥顿明白这也许是正确的选择,而未来这是否仍是正确的道路还不知道。”

“但如果奥顿没有选择自己认同之自由,那么就会产生更多问题。”

“不过,现在一切都尚未定论。因为奥顿还没有进行任何身体干预之手术,没有任何改变生理的手段 ;所有用的都是化妆品,就像她留长发一样。”

图片版权 Fran Norris
Image caption 妈妈说自从奥顿成为女孩后,比以前快乐多了。

诺里斯女士又说:“此刻,奥顿对身为女孩很笃定,当她谈到未来和梦想时,是关于成为一个母亲,并与她梦想的男人结婚的事。”

“我不能100%地说,奥顿在青春期后,会持续她的女性认同;因为激素可能会有所变化。”

“但是现在,我有一个女儿,我并为此感到骄傲,并将竭尽全力支持并帮助她实现愿望。”

“我只希望奥顿觉得她能一直表达自己。”

如果您对这篇文章有任何想法,可通过BBC Action Line获得支持和建议。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