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寻常的英国故事:“爸爸变性让我自豪”的背后

夏洛特、安琪、梅、乔
Image caption “我们一家人关系很紧密,整天在一起。”

“她是个怎样的男人,我真想不起来了。那都是两年前,现在感觉一切正常。”

阿梅今年17岁,和夏洛特共用衣帽间。她们一起挑衣服,选中一件绿色印花的连裤装,俩人异口同声地说,不错。

阿梅(音译)不愿意回忆“父母”中有一人是男性时的那些事,并不是因为会引起痛苦,而是因为已经淡忘了。

她心中的夏洛特,就是今天这个样子。

6年前的一天,阿梅推开父母卧室的门,眼前的那一幕,成了永远改变她生活的一瞬间。

“我记得我走进房间,看到妈妈在帮夏洛特化妆,那是夏洛特第一次化妆。我很困惑,这是发生了什么事?男人一般是不化妆的啊。

当时我不懂什么是变性。我只有12岁。”

Image caption 阿乔说,刚开始夏洛特妈妈并不自信,很在乎外人的看法和反应

夏洛特热情开朗、活泼大方。她胸、颈、手上都有纹身,在人群中很显眼。

看起来,成为吸眼球的中心人物,夏洛特并不在意。但是,14岁的阿乔(音译)说,原来并不是这样。

阿乔形容,爸爸的变性曾给全家所有人都带来困难。最开始,夏洛特很敏感,自我意识很强,非常在乎外面的世界对自己新身份的反应。

阿乔说,“听到别人指指点点、看到别人说三道四,她会很难过,伤心。有时候整整一星期关在家里不出门。真的会影响她。”

“确实烦人。你们为什么要谈论她,为什么要说那些难听话?不要干涉她!”

面对欺凌、歧视行为,孩子们表现出的承受力和坚强令人肃然起敬。但是,给人留下更深印象的是,从夏洛特变性开始,全家人对她表现出的理解和关心,特别是妈妈安琪。

丈夫成了妻子,安琪不仅不离不弃,而且一直支持、帮助。

Image caption 夏洛特变性过程中,安琪一直支持、帮助她

更多英国故事:

安琪承认,“实际上,最开始听说她想变性,也很难。”

安琪和夏洛特是在德国认识的,当时他们在同一间唱片公司工作。

两人手拉手,向我们讲述当初相识、恋爱的经历,不时开心大笑。但其实,安琪和夏洛特并不是在公司内一见钟情,在工作场所以外的交往让他们迅速坠入爱河。

15年的婚姻,一次迁居海外,3个孩子,一人变性,今天,他们的爱情依然强大。

安琪说,“我想了一两天,决定放手。我想通了,她被困在一个自己不想要的身体内。

有点像哀悼。共同生活许多年的那个人消失了......”

图片版权 Google
Image caption 阿乔说,我们家真的很幸运

让人耳目一新的是,孩子们自己认为,他们并没有受到同龄人的欺负。

更加暖心的是,阿乔说,他懂得,自己家庭的现状并不是普遍现象。

“我们很幸运。大多数(父母一方)变性的家庭结局都不太好,变性的那一方通常会离家独居。但是,我妈一直支持夏洛特,一直帮她,总是说她很漂亮。”

打开家门,全家人排成一队,分别拿起旱冰鞋、滑板或者背包,出门,上车。虽然天阴沉沉的,但是,他们还是要去海边小镇的海滨大道。

夏洛特说,她不愿孩子总闷在家里。“我们经常出去探险。我们希望孩子的一生就是一次探险。一家人关系非常紧密,24/7都在一起。”

但是,变性并不是一帆风顺的游戏。

Image caption 阿梅说,她很为夏洛特自豪

夏洛特说,她的变性也曾给家庭带来了“创伤”。但是,每个人都战胜了自己遇到的挑战和障碍。

用阿梅的话说,成了“更好的人”。

“从抑郁悲哀、不愿、也不敢走出家门,到不怕见任何人,真了不起。夏洛特愿意与人分享一切、与世界分享正能量、让身边所有的人快乐。”

“爸爸变成这样出色、优秀的女人,我真的很自豪!”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