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女性自诉:我在产房目睹的那些秘密

插图 图片版权 BBC Three

我是一名英国助产士,也就是人们所说的“接生婆”。

我做这个工作已经15年了,从我手中接生的新生宝宝大约有数千名,我真的都记不清了。

没有任何事情能跟见证一个新生命第一声啼哭,以及初为父母的人第一次见到他们孩子时眼中的目光更令人感动的了。

不得不承认,我非常幸运能够分享这种特殊的喜悦。

当然,每个人生产的经历都不同。在这方面,我可谓是见多识广了。

比如,有些剖腹产产妇在孩子出生后,会把自己阴道分泌物摸到新生儿的脸上和嘴上。她们相信这样做,会增加孩子未来的抵抗力和抗过敏能力等。

有些产妇希望保留自己的胎盘,把它制成药丸,或是把它埋到家里的花园树下,作为一种出生纪念。

生产过程中,孕妇及家属的种种反应包括痛苦、挣扎、嚎叫、歇斯底里等等对我来说都是家常便饭。

有些产妇由于产道扩张或用力过猛,造成大小便失禁,弄脏了床单。为了不让产妇尴尬,我都尽量在她们发觉前,就偷偷地清理干净。

当助产士不但要协助产妇生产,还要帮助和应付一些难缠的家属。

这里需要许多技巧。 产房有时就像“战场”,你必须有化干戈为玉帛的智慧。因为焦躁和紧张压力会导致人们各种各样的情感大爆发。

工作压力

图片版权 BBC Three
Image caption 助产士工作时间长,任务重。

除了应对产妇和家属,还有我们自身的工作压力。

助产士这份工作需要日夜倒班,而且工作时间长。长期下来,我最大的感受就是睡眠不足。

比如,我每周工作3到4天,每天正常工作时间为12个小时,而且不分昼夜。赶上难产或是人手不足,超忙的时候, 一个班可能要上15个小时或是更长。

可以想象,你不能把工作做了一半,到点走人。

有时回到家,我全身就像散架了一样,极其疲惫。

不仅如此,工作压力对我情感上的冲击更大。有时我回到家,真的是泪眼汪汪,第二天真不想再去上班了。

而我最大的担心是由于睡眠不足可能会导致工作中出错,比如给人用错药或用错量等。

这也是干我们这一行的共同担忧。由于每天忙于工作,我根本无暇顾及自己的饮食是否健康。

这一点很具讽刺意味。因为我是医护人员,按道理应该懂得健康饮食。

但事实上,为了应对繁忙的工作。我们经常靠加糖饮料来提供能量,支撑一天。

更糟糕的是,有一天我什么都没吃,只靠几罐可乐和巧克力干完一天的活。

我现在自己也在休产假。我真的考虑过不干了。休产假给了我一个小憩的空间,让我从工作的压力中抽身出来。

我真的在考虑是否自己还能继续从事这种高强度、压力大的工作。

由于人手不足,我们的工作环境不但没有改善,有时反而更加糟糕。

最棘手的事情

图片版权 BBC Three
Image caption 由于人员不足,给助产士的工作带来巨大压力。

但这些都不是我遇到的最难的事情。最棘手的是遇到孕妇的宝宝胎死腹中,或是由于医学原因不得不中止妊娠。这是最令人痛心的事情。

在英国,每225例妊娠中就会有一例死胎。

在女性怀孕过程中,我们通常会警告她们,如果腹中胎儿不动,应立刻到医院来。不要等待,浪费宝贵时间。

每当亲眼目睹孕妇失去婴儿的苦痛时真会让你心碎。

我还记得大约10年前,一个孕妇怀孕已经8个月了。这个孩子是通过人工授精怀上的。

当时,孕妇由于血压高和阴道出血住进了产房。经检查后发现,婴儿胎盘已经从子宫壁上剥离,这一情况在医学上被称为胎盘早剥。

我们立即把她送进手术室,医生迅速将胎儿取出,但不幸的是我们无法救活孩子。这件事真的让人无比痛心。

无论你经过多少培训,这样的悲剧都会让你猝不及防。这件事给我留下很深的阴影,很久都让我无法释怀。更可以想象,那对失去孩子的夫妇心里的感受了。

在家中分娩

当然,我的工作生涯中也有一些幸福的回忆。

记得几年前,也是我值班。当时是半夜,一位家在伯明翰的孕妇要生孩子。

她选择在家分娩。这是第二胎。在经历了一番努力后,孩子终于平安降生了。

孩子出生时,本来熟睡的老大,一名小男孩也正好醒来,走下楼来,场面非常温馨。

当然,在家中分娩并非适合每一个人。

这一切都让我深切体会到,做女人、怀孕生产真的不容易,特别是在我自己也有了两个小孩之后。

助产士的工作不好做,虽然我接生了无数宝宝来到这个世界。但每次见证一个小生命来到这个世界,仍然觉得非常特别。

故事整理:哈维·戴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