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的前首相:卸任后怎么过日子

特蕾莎·梅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特蕾莎·梅从卡梅伦手里接过权杖,最后挥泪下台,成也脱欧败也脱欧。

英国政局近年不太平,因为一场脱欧,三年已经先后出现三任首相。2016年6月,卡梅伦辞去英国首相职位。2019年6月,特蕾莎·梅辞职,7月约翰逊走马上任。

卸任之后的“前首相”们日子过得都如意吗?历届英国前首相又是如何扮演他们退出最高决策层之后的不同角色呢?从过去的故事来看,英国“前首相”这份工作其实并不轻松,不乏令人唏嘘的有趣逸事。

麦克米伦的电话

对于英国女王伊丽莎白二世的第一任首相麦克米伦(Harold Macmillan)来说,他的“前首相”故事从一部电话机的去留开始。

1963年10月,麦克米伦进行了前列腺手术;他误以为是癌症,于是在医院病床上他决定辞去首相一职。女王也来到医院,接受他的辞职申请。

当天下午,他午睡的时候听到细细嗦嗦的声音,便问是谁,对方回答说:“是邮局派来的,卸除您病床旁边的电话机。您不能再配电话啦!”麦克米伦说:“两小时之前我还是英国首相呢,你可以等一会儿吗?”。“不行,先生,这是规矩。”小伙子利索的回答。

麦克米伦回忆起这个细节时感慨的说:“这特别像是送走一个永远不能修复的神力一样。”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希思离开首相府前往白金汉宫辞职

希思的专车

前首相希思(Edward Heath)离任的时刻也不好过,当一架大钢琴从唐宁街10号搬出来的时候,就标志着这位热爱音乐的首相离开了最高权力之位。

更残酷的是,1974年当希思去白金汉宫辞职的时候,他去的时候坐的政府派的专车,当辞职结束离开白金汉宫的时候,车已经走了。秘书打电话问:“车去哪里了?”得到的回答是,“车去接新首相去了。”随后,一辆特别破旧的车来接希思和秘书,不到一个小时的时间,车的规格从去时乘坐的捷豹(Jaguar)专车,变成了一辆破旧的莫里斯牛津(Morris Oxford)。这就是权力消失的那一刻,从变成“前首相”的那一秒开始,你什么都不是了。

撒切尔夫人背后中刀

比起物质福利的消失,心理的创伤更难修复。曾担任撒切尔夫人新闻秘书的英厄姆(Sir Bernard Ingham)认为撒切尔夫人离任是被保守党内部从背后捅了一刀,而不是在大选中败了。她离任的时刻非常痛苦,那些串通一气强迫她辞职的的内阁成员们一个个来跟她告别,在撒切尔看来,那是一个个变节加上虚假的笑脸,最伤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梅杰是位板球迷

梅杰的精神家园

卸任首相之职的那一天如何度过,需要巧妙的安排。卸任之后如何度过,更需要智慧。资深板球迷梅杰(John Major)选择了一个稳妥的方式,在和女王见面递交辞呈之后,他和妻子、孩子去椭圆体育场(The Oval)吃午餐,然后下午看板球比赛,在球赛中忘掉失落。他还说:“椭圆体育场是我的精神家园,那是一个给我抚慰的地方,只要我去那里,任何事情都会抛在脑后。所以卸任当天对我来说,去那里是一个好选择。”

前首相:做什么?

曾任首相高级顾问的多诺霍爵士(Lord Donoughue)觉得,希思首相的继任威尔逊(Harold Wilson)离任后没有以前快乐了,“因为他的整个人生都跟政治有关,当他离开唐宁街,他就把他那个真正的自己和真正的人生丢在了那里”,他没有其他内容可以替代,也没有很多钱,他也许是唯一一位前首相中有财务危机的人, 养老金很少。不过,“他耍了点心机,当前首相希思离任的时候,他安排了专车和司机,这样当他自己离任的时候,他也有了辆车和司机。”

后任首相们的待遇要好许多,布莱尔离任的时候,除了车之外,还有每年6万4千英镑的首相退休养老金,外加8万3千英镑拨给他作为办公室经营费,他还有国会议员的工资,还有人24小时保护着他的安全,尽管麻烦的一点是由警察开的专车,车内的人不能打开窗户,自己的行踪也需要随时告知安保团队。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丘吉尔故居查特韦尔庄园现在由国家信托管理,对外开放

离任首相们一个非常实际的问题是,当你离开唐宁街十号的首相官邸,你需要有一个自己的家落脚。对于早期的拥有贵族式房产的首相们来说,这不是一个问题,但是许多战后的首相们都有房子的问题困扰,包括丘吉尔。丘吉尔孙子曾说他祖父在二战之后基本上破产了,他被迫将自己在查特韦尔庄园(Chartwell)的房子放在房产市场上卖,结果《每日电讯报》圈住了10位有钱的买主,他们每个人支付了5000英镑,总金额5万5千英镑(这在1946年是很多的钱),联手买下了查特韦尔庄园, 让丘吉尔一直住在那里,当他去世之后这个房产再变成国家信托(National Trust)财产。

写回忆录通常是首相们的常规项目,而且赚钱还不少。除此之外,寻找其他的顾问工作,也是离任首相们的一条出路。布莱尔离任之后,担任联合国和欧盟的中东大使,以及多家私人公司和政府的顾问,为他赚取了多达7千万英镑的财富,当然他也成立了自己的机构,致力于公益事业,在2017年对英国媒体表示,他会回到英国政治前线,“宣扬中立的政策主张,反对民粹主义抬头。”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英国前首相,左起:布朗、布莱尔、卡梅伦、梅杰

首相离任之后有人选择了赚钱,有人则选择了不一样的路。戈登·布朗(Gorden Brown)离任后选择了支持全球小学教育工作,2012年他被任命为联合国全球教育特使,2015年他虽然担任了全球最大的资产管理公司“Pimco”的顾问,但他和夫人的收入都会用来支持慈善事业和公共服务工作,自己不留一分钱。在英国的脱欧乱局中,他通过媒体表示了支持苏格兰继续留在英国的观点,这些都为他赢得了更多的尊重。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