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育治疗:那些提早进入更年期女性面临的事业挑战

贝基 图片版权 BECKY KEARNS
Image caption 贝基提前进入更年期,给生育带来问题。

世界上大约每6对夫妇就有一对面临不育问题,在英国也是一样,这意味着英国大约有350万人受到不育问题的困扰。

但我们今天的这个故事,讲述的是一个特殊群体,她们都是一些相对来讲比较年轻的女性,却提早进入更年期。于是,她们不得不面临生育治疗和事业之间的平衡与抉择。

贝基的故事

图片版权 BECKY KEARNS
Image caption 贝基全家

27岁的贝基刚刚开始一份新工作,并准备在新岗位上好好表现,做出点成绩来。

然而,这一切都被打乱了,因为贝基提早进入更年期。为了将来能有机会要小孩,贝基必须立刻接受不孕症治疗,要抢在彻底停经之前收集和冷冻自己的卵子。

接受体外人工受孕(IVF)治疗过程复杂、繁琐。同时,还要费时、费心以及金钱和情感的投入。

用贝基自己的话讲,几乎是她的第二个“全职工作”。这无疑给贝基的工作带来巨大的挑战,因为接受荷尔蒙激素治疗耗时耗力,必须请假。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携程CEO孙洁:资助冻卵让女员工们有选择

此外,注射荷尔蒙也会让人的情绪波动起伏,影响情绪和精神健康,继而影响工作出勤和表现。

在18个月中,贝基就接受了5轮IVF治疗,其中还经历一次流产。

贝基感到压力巨大,最后决定还是告诉自己的经理。

同时,也不得不放弃朝着自己心仪位置的努力,选择了一个压力较小的角色。她甚至考虑全休一段,因为实在无法应付这一切。

缺少支持

Image caption 莉莎接受BBC广播电台采访。

英国人力资源协会希望雇主能给予那些有生育问题并接受治疗的员工更多的支持和帮助。

但据英国慈善机构生育网络统计揭示,只有不到一半有生育问题的员工觉得他们得到了自己雇主和同事的支持。因为许多有生育问题的人觉得这种事难以启齿,同时,他们也不知道雇主能提供什么样的支持?

贝基最后决定减少自己的工时,即使这样,许多时候她也不得不“强颜欢笑”,摆出一副勇敢面孔,特别是当生育治疗失败,身心交瘁的时候。

贝基最终决定到海外接受治疗,她使用了别人的捐赠卵,现在是一个3岁女儿和一对一岁多双胞胎的母亲。

开诚布公

莉莎现在是职业社交网络领英(LinkedIn)的资深人事经理。但在那之前,她为一家美国的跨国公司工作。期间,她曾接受过两次IVF治疗。

虽然,她两次怀孕,但最后又都以流产而告终。

这毫无疑问地影响了她的工作业绩,她当时请了一些病假,也没告诉她的经理自己请假的真实理由。

她觉得很难跟经理敞开心扉,讨论自己的这种难言之隐。

之后,莉莎决定换工作。到领英工作后,她接受了第三轮IVF治疗。这次,她决定与新老板从一开始就开诚布公。

莉莎跟老板说,自己最需要的是工作的灵活性以及一些理解。

虽然,第三轮的IVF最后还是以失败告终,但最大的区别是莉莎这次感受不同,因为有了老板和同事的理解和支持,也不用再谎称病假了。

任何事情都是双向的,有了工作单位的支持,莉莎希望能够继续工作下去,并以最佳表现来回报自己所得到的支持。

在乎别人的看法

图片版权 FRANCESCA HOCKHAM
Image caption 弗朗西斯卡从2013年就开始接受生育治疗。

弗朗西斯卡也有同感。她在经历生育治疗时总是担心别人对她的看法。

弗朗西斯卡从2013年就开始接受生育治疗。虽然她的经理给予她大力支持,但由于治疗时间不确定,在时间安排上仍然十分困难。

但她的第二份工作让她感觉容易许多,因为公司允许灵活工时以及在家办公等等。

有些雇主在这方面可能做的更进一步,例如苏黎世保险公司从今年9月起新出台了一项政策,为公司接受IVF以及流产的员工提供带薪假。

角色转换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中国单身女性为何选择到海外冻卵?

生育治疗影响的不仅是接受治疗的女性。戴维(化名)有一份高薪的好工作。

他和太太之前曾流产过一次,之后接受了三轮IVF治疗,但都没有成功。

尽管戴维得到了单位老板的大力支持,但在接受生育治疗的一年当中还是承受了巨大的工作压力,包括自己对工作的热情都受到影响。

因为戴维的职高薪厚,所以即使可以灵活工作和有自主权,但总觉得不太适合自己。

最后,戴维决定换一个“更低薪”的工作,因为这样会觉得压力少些,对自己的健康有利,同时也能给妻子更多的支持。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