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大选:华裔崭露头角改变英国政治生态

A ballot box with a BBC election logo in the background

近50万华人常居英国,华人在英国的历史也可以追溯到18世纪。多年来,英国华人参政却十分鲜见。不过,这种现象正在悄然改变。

本周举行的英国大选中有9位华裔参选人。他们来自不同的党派 ——从保守党、工党、绿党,再到脱欧党。他们的背景也十分不同——从英国出生长大的BBC(British Born Chinese)到千禧年后从中国大陆来的新移民。某种程度上,这些华裔参选人的活跃,也是英国多样政治生态的缩影。

新移民参政

Image caption 崔琦(Catherine Cui)对BBC中文说,正因英国政治"不成气候",才让她下定决心进入政坛。

来自中国山东青岛的崔琦(Catherine Cui)2003年在曼彻斯特大学和剑桥大学求学,曾供职于英国央行。她是人们印象中典型的新移民:中英文双语交流,着装打扮讲究,从商重商。在本周的大选中,她是当前英国最具争议的脱欧党的唯一华裔参选人。

“英国浪费了3年多,还没有成功脱欧,真让人气愤,”她对BBC中文说,正因英国政治“不成气候”,才让她下定决心进入政坛。“我们要把脱欧进行到底,脱欧后要与中国、新加坡和日本等东亚国家做更多生意。”一讲到脱欧,催琦和脱欧党主席法垃吉一样滔滔不绝。

大选迫在眉睫,但崔琦不仅在自己的选区竞选,还把海报贴到选区外的伦敦唐人街。她说,虽然唐人街的选民并不在自己的选区内,但亲临此,是想让华人群体知道她愿意在英国代表华人社区。

与崔琦大谈英国脱欧后的商业机会不同,另一位新移民王鑫刚则更关注他的“地方政策”:治安、医疗和环境。出生在中国东北的王鑫刚2001年来到英国帝国理工求学, 毕业后从事工程与会计。在邻居眼里,他是不折不扣的“华裔好好先生”。

这已经是王鑫刚第三次参加大选。在华人中他算是“政治老人”了。从政前,王鑫刚工作之余帮有意参加地方选举的朋友派发传单。时间久了,他也开始对在英国参政有更多了解。4年前,他受到朋友鼓励参加大选。经过党内面试、考核后正式被保守党提名参选。

Image caption 这已经是保守党的王鑫刚(中)第三次参加大选。在华人中,他算是“政治老人”了。

相比王鑫刚从下而上的参政,10岁随父母从香港来英国的李泽文(George Lee)可谓是受到“钦点”。2010年,年轻的保守党党魁卡梅伦誓言将把保守党从“恶心党派”(nasty party)转型成现代政党。这对华裔是个良机。他在上议院提名华裔韦鸣恩成为男爵;在地方,卡梅伦鼓励诸如李泽文这样的少数族裔参选。

如今道来,似是多年往事。英国的脱欧不仅改变了这个国家,断送了卡梅伦的政治生涯,也改变了李泽文的政治认同,此次大选他代表自民党。“脱欧对英国极其具有摧毁性,”他在伦敦的一间酒馆对BBC中文说。“如果约翰逊赢得这次大选,我在他任期内不会再次卷入政治。”

人生阅历丰富的李泽文算是今年最有资历的华裔参选人了。他的奇特经历——出生在香港棚户区,成年后加入警队并成为首位华人总督察,53岁赴剑桥念博士——都是他独特的“卖点”。与其他参选人不同,事业有成的李泽文对英国政治充满着批判。“我讨厌政治,更讨厌政客。”

图片版权 libdems.org.uk
Image caption 人生阅历丰富的李泽文算是今年最有资历的华裔参选人了。他代表自民党。

“中国是母亲,英国是丈母娘”

北京近年活跃的外交政策让中国成为几乎每个国家不可回避的话题。虽然今年英国大选更加偏重脱欧,但选后伦敦如何与北京打交道,如何处理香港、5G和华为等议题,无疑将摆在这些政客们面前。

有意思的,BBC中文记者采访的几位华裔参选人均表示若成功当选,愿意将成为连接中国与英国的“桥梁”。

“看到(香港)正在发生的事情,我感到很难过,”今年29岁的保守党参选人陆勤业(Johnny Luk)说,虽然中国有时备受争议,但相比俄国与英国的关系,中英关系还是要好很多。“我希望能够在中英间架起桥梁,增进双方理解。”

图片版权 Johnny Luk
Image caption 今年29岁的保守党参选人陆勤业(Johnny Luk)说。“我希望能够在中英间架起桥梁,增进双方理解。”

陆勤业的父亲来自香港,母亲来自台湾。可能因为他的华裔背景,常常被人问起他对中国的态度。“我长相是中国人,但我并不代表中国这个国家。我首先是英国人。我对我的血统感到骄傲,但这不代表我都同意中国的决策。”

王鑫刚与崔琦对中国的态度则更加实际。“我出生在中国,中国是我的母亲;我现在英国定居,成家立业,英国好比我的丈母娘。我当然希望母亲和丈母娘关系处理好,比如促进相互的投资和交流,”王鑫刚对BBC中文说。

王鑫刚坦言,作为成年后移民英国的华裔第一代,确实经常会有人“打探”他对中国的态度。不过他认为,相较于美国和澳洲,英国的态度更加开放。他说,英国言论自由的传统,让保守党议员们对中国有不同看法变得很正常。

在脱欧党的崔琦看来,中国是英国脱欧后的巨大市场和经济机会。就她个人而言,第一代的中国背景也是十分正面,因为她既懂中国也了解英国。不过,政治毕竟不只是贸易。当被问及英国应该如何回应香港等“敏感问题”时,崔琦的回答也很有脱欧党的特色:“香港的抗议,是一代年轻人的声音没有被听到,就像英国支持脱欧的那些选民一样。”

自民党的李泽文则将英国社会对中国的讨论理解为“文化冲突”。他认为,西方总是看到问题的一面。拿香港问题举例,他认为人人都应当享有民主。作为曾经的警察,他工作的一部分是保护人们抗议的权利,但这不是纵容暴力。在他看来,相对西方国家的警察,近期香港警察的表现已经十分克制了。

华裔政客为何稀少?

图片版权 Alan Mak
Image caption 2015年,Alan Mak成为英国首位华裔议会下议院议员。

2015年,Alan Mak成为英国首位华裔议会下议院议员。相较南亚裔在英国政坛的活跃,华裔却很少出现在主流政治阶层中。

这多少与华人文化有关,但也与华人社群在英国的分布密不可分。“在英国,华人并不聚居,而是分散在全国各地,没有一个核心的群体。”有一半华人血统的工党参选人莎拉·欧文(Sarah Owen)对BBC中文说,这样的人口分布就让组织动员工作变得十分困难。

欧文说,在英国无论种族背景,参与政治十分容易。不过,英国的华裔在草根阶层十分活跃,但到了前线政治,就并不是那么回事了。

图片版权 Sarah Owen
Image caption 一半华人血统的工党参选人莎拉·欧文(Sarah Owen)说,英国的华裔在草根阶层十分活跃,但到了前线政治,就并不是那么回事了。

这就是为何近年人们对华人参政给与了更大的关注。“迈出第一步总是最困难的,尤其对那些来自并没有从政传统的社群(包括英籍华人社群)而言,”Alan Mak对BBC中文说,随着越来越多的华人来英国定居,华裔二代和三代的数量也在增加,今后会有更多的华人加入政治。“榜样也越多越好。”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