英国大选:撩开各大政党背后大金主的面纱

Cider, steam train and Thailand
Image caption 捐款资助英国主要政党的是些什么人?跟苹果酒、古董蒸汽机和泰国有什么关系?

政治离不开金钱,政治选举的开销也是与日俱增,政党组织或候选人接受来自本国公民、团体、企业的无条件捐款,是民主政体的一部分。为了避免权钱交易,政治捐款在实行选举制的国家都有详尽的法律予以规范,但世界各地涉及政治献金的丑闻仍时有所闻。

比如,英国法律规定,选举捐款超过7500英镑属于大额政治捐款,需要向选举委员会通报备案。

BBC英国议会记者马克·达西(Mark D'Arcy)翻开英国选举委员会的"金主名录",梳理出几大政党的最大金主和其他一些值得关注的名字。

保守党

Image caption 约翰·戈尔(John Gore)捐100万英镑,彼得·哈格里夫斯(Peter Hargreaves)捐100万英镑
  • 约翰·戈尔(John Gore)是百老汇音乐舞台剧制作人和拥有者,JGO公司老板。JGO旗下的舞台剧在纽约、伦敦、日本、加拿大和北美40多个市场上演,比如《汉密尔顿》(Hamilton),另外还有一些跟舞台戏剧有关的资产。他有英国国籍,以英国公民身份向保守党捐资。过去两年他总共捐了180万英镑,2019年大选又捐了100万英镑。
  • 彼得·哈格里夫斯(Peter Hargreaves)是英国最大的金融投资服务公司之一,HL (Hargreaves Lansdown)的联合创办人。除了大选捐资百万英镑,他在英国脱欧公投时是坚定的脱欧派,捐资320万英镑。

值得关注的其他几位捐款人

  • 卢波夫·切尔努欣(Lubov Chernukhin),20万英镑:她的丈夫是前俄罗斯副财长,后来是一家国有银行行长。他跟普京总统闹矛盾后被解职,夫妇俩遂移居英国。卢波夫现在是英国公民,过去一年内捐了45万英镑给保守党。
  • 安·罗斯玛丽·萨伊德(Ann Rosemary Said),20万英镑:她的丈夫是亿万富翁,出生在叙利亚,为军火商当中间人。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当政期间英国和沙特阿拉伯签了一单英国历史上金额最大的军火交易,为期20年、合同金额430亿英镑,中间商就是萨伊德。萨伊德夫人曾为约翰逊竞选党魁捐资1万英镑。2000年前,英国法律没有规定外籍人士不得政治捐资,萨伊德先生本人也是保守党的捐资人。
  • 拉克西米和乌莎·米塔尔夫妇(Lakshmi Usha Mittal),15万英镑,夫妻各捐一半:拉克西米·米塔尔曾经是世界第三大富翁,世界最大钢铁公司阿塞洛米塔尔钢铁集团(ArcelorMittal)首席执行官,持股38%的大股东。他还是大投行高盛的董事会成员,持女王公园巡游者足球俱乐部11%股权。约翰逊竞选保守党党魁时他曾捐资1万英镑。
  • Aquind Ltd 公司,5万英镑:这家电网公司正在筹备跨英吉利海峡的海底电网互联电缆,总监亚利克桑德·特莫科(又译特墨科,Alexander Temerko)出生在乌克兰,2011年获英国国籍,是保守党的重要捐款人之一,迄今为止捐资超过130万英镑。特莫科1990年代曾是俄罗斯国防部官员,后来在俄国石油天然气公司尤科斯任高级主管和总监。

工党

Image caption 英国联合工会(Unite)为工党大选捐资300万英镑。工会秘书长莱恩·麦克卢斯基(Len McCluskey)

英国联合工会(Unite)在2019年大选中捐资300万英镑为工党助力,是此次大选金额最大的单笔捐款,也进一步巩固了联合工会是工党最大金主的地位。

2017年大选投票前几个月,联合工会向工党捐款440万英镑;2015年给工党的选举捐款是350万英镑。

联合工会秘书长莱恩·麦克卢斯基(Len McCluskey)是工党领袖杰瑞米·科尔宾(Jeremy Corbyn)最坚定的支持者,在阻止工党改变立场支持第二次脱欧公投或支持留在欧盟这件事上起到了关键作用。

联合工会还有几笔较小的捐款,都是几万英镑,来自伦敦以外地区和一些筹款活动。

工党的另一大金主是对科尔宾不太看好的GMB,竞选捐款25万英镑。这个工会2015年曾向工党捐资100万英镑;当时工党领袖是埃德·米利班德(Ed Miliband)。

值得关注的其他几位金主:

  • 环保电力(Ecotricity),3.5万英镑:风力发电公司,位于英格兰格劳斯特郡,首席执行官是戴尔·文斯(Dale Vince)。
  • 哈罗德·伊曼纽尔(Harold Immanuel),1万英镑:工党老党员。他2003年曾在一次地方选举中公开反对工党,抗议当时工党政府的伊拉克政策,抗议全民医疗保健服务(NHS)被“偷偷摸摸地私有化”。

脱欧党

Image caption 克里斯托弗·哈伯恩,竞选捐款200万英镑
  • 克里斯托弗·哈伯恩(Christopher Harborne:他曾经是保守党的金主,现在支持脱欧党,但刻意保持低调,所以知道他的人不多。他贡献的200万英镑竞选捐助占脱欧党竞选预算的90%。

2019年稍早时,他分别为奈杰尔·法拉奇(Nigel Farage)和他的党派捐款3次,每次都是100万英镑,另外还给脱欧党总部捐了一台咖啡机。

哈伯恩的竞选捐资为脱欧党提供了强有力的财政支持,足以使他们在传统上属于保守党的选取拉选票。

他名下的公司中有两家跟私人飞机和民航有关 — AML Global 从事飞机燃油业务,Sherriff Group卖私人飞机。

哈伯恩有英国国籍,但大部分时间住在泰国。

  • 杰瑞米·霍斯金(Jeremy Hosking),25万英镑:曾经也是保守党的金主,后来转为支持脱欧党。2016年脱欧公投时,他曾为脱欧阵营捐款170万英镑。

自民党

Image caption 诺埃尔·海顿(Noel Hayden),竞选捐资10万英镑
  • 诺埃尔·海顿(Noel Hayden),10万英镑:他是一家“软博彩”网站公司的大股东,持股31.2%,市值约6千万英镑。2009/10财年,这家名叫Gamesys的公司盈利2.1千万英镑。
  • 大卫·塞拉(Davide Serra),6万英镑:塞拉出生在意大利,是全球资产投资管理公司Algebris Investment的创办人和首席执行官,公司管理资产113亿美元。他是强硬的反脱欧派,2017年大选投了工党的票,还形容自己是个“信天主教的好孩子”。

绿党

Image caption 朱利安·邓克顿(Julian Dunkerton),休闲服装品牌极度干燥(Superdry)联合创始人,竞选捐资10万英镑
  • 朱利安·邓克顿(Julian Dunkerton),休闲服装品牌极度干燥(Superdry)联合创始人,自己酿制有机苹果酒。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