伦敦“精英化”深层逻辑:城市富有与普通人成功机会原来成反比

London skyline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伦敦与香港、纽约、巴黎等国际都市一样,精英化趋势明显:商贾巨富云集,聚积巨量财富,但普通人在这里取得成功几乎已成奢望。

社会精英化,就是所谓有背景或家境殷富人家子女与生俱来的竞争优势,会一代代不断保持和扩大;如果制度使得他们依赖天然优势便可获得更多机遇,则普通人想出人头地势必越来越难。

英国慈善组织萨顿信托(Sutton Trust)2020年1月发布的最新社会流动性调查报告结论认为,如今年轻人来到伦敦创业,除非家境富裕,否则即使有抱负、雄心、天资和努力也很难出人头地。

房价高门槛

报告指出,原因主要是伦敦房价太高。高房价成了一道高门槛,无形中把家境不富裕的众人档在城外,进得了城且能站稳脚跟闯出一番名堂的,大部分非富即贵。

于是就成了一个循环,其结果是伦敦越来越“精英化”,成了全球“精英聚核点”。

报告依据的数据来自伦敦政治经济学院的调查研究。作为比照,报告指出伦敦以外地区社会流动性更大,个人奋斗实现理想更有可能。

Image caption BBC1999年曾根据狄更斯小说改编拍摄了电视剧《大卫·科波菲尔》。大都市里的三教九流、高低贵贱,都有栩栩如生的刻画

伦敦、伦敦

水往低处流,人往高处走。按理说,大都市的各种资源和便利条件使得成就一番事业、出人头地的理想有可能实现。但萨顿信托创办人彼得勋爵((Sir Peter Lampl) 说,现在就别再做这种梦了。

以伦敦为例,过去15年来,城市发展了,经济实力强了,各种机会多了,但享受到发展红利的却越来越局限于特定群体。

出生在伦敦的孩子比外地孩子有更多发展机会,但伦敦那些前途远大、薪酬优厚的顶级工作岗位上很大一部分是来自伦敦以外的富裕家庭。

因为富裕家庭的孩子有机会、有资源、有实力争取高层职位。

比如一个曾引起热议的话题是学生在伦敦的公司从事无报酬实习/工作经验。实习经验对求职很重要,但能接受无偿工作条件的基本上只有富裕家庭。

如果你生在伦敦,家境一般,还有“本地人优势”,比如人脉,但一般很难跟外来的“精英”竞争。如果你出生在其他地方而想到伦敦闯荡出一番成就,还是穷人家的孩子,那伦敦基本上就不要考虑。

2005年,萨顿信托发表一份关于英国社会流动性的报告,把这个话题摆上桌面。社会流动指人们以某种形式改变自己所处的社会阶层,比如出身贫寒但日后事业有成,侪身社会精英阶层。

阶层固化就是这种流动的渠道消失了。科幻小说《折叠北京》的背景设置就是一个阶层固化的社会。

摆脱底层命运难上难

那时,英国年轻人通过个人奋斗向社会更高阶层攀升的梯子已经比他们的父辈和祖父辈少了很多,社会不平等程度明显加剧。过了15年,最新调查发现处于社会顶层的精英群体跟其他社会群体之间的机会不平等现象没有减少,差距甚致在拉大。

统计数据显示,20世纪后半叶,专业技能岗位和管理层岗位大增,但家境不宽裕的年轻人获得这类工作的机会却显著减少,从职场底层爬升到管理层的比例锐减。

近几十年来伦敦金融服务业造就了许多超级富豪,还从世界各地吸引了许多富豪来投资、置业,吸引各地的人才来从事高薪工作。

伦敦和周边的私立中学和大学也吸引了世界各地的学生,其中不乏各国富家子女。他们把更多财富带进伦敦,同时也在分享更多本地的资源。

萨顿信托致力于推动社会平等,缩小贫富差距,主要政策诉求包括人人享有平等的机会。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城市“磁力”

伦敦的“精英化”程度可以从另一个侧面考量:“磁力”。城市的“磁力”类似于人的魅力。

根据全球城市实力指数(Global Power City Index,GPCI)排名,2019年世界上“磁力”最强(最具综合吸引力)的城市,伦敦居榜首,后面分别是纽约、东京、巴黎和新加坡。

GPCI由日本森纪念财团(Mori Memorial Foundation,MMF)城市战略研究所发布,始于2008年,即最近一次全球金融危机大爆发那一年。

这个年度排名对40多个国际大都市在吸引全球创造性人才和企业的整体实力方面做评估、排名。这两点构成城市的“磁力”,具体体现在经济、研发、文化互动、宜居、环境和便利程度等六个方面。

科尔尼(AT Kearney)发布的《全球城市综合排名》伦敦连续10年居前三,2019年还在《全球城市潜力排名》榜上高居榜首。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磁力最强的城市未必就是最适宜居住、最令人向往、最有活力、最有影响力的城市,但这几个圆圈可能有一些重叠。

生活成本是衡量生活质量的一项指标。经济学人智库( The Economist Intelligence Unit)对全球140个城市评估,从中选出10大最宜居城市,评估标准包括社会稳定、医疗服务、文化与环境、教育和基础设施。

综合几大指标衡量结果,2019年全球10大最宜居城市分别是奥地利维也纳、澳大利亚墨尔本、悉尼、日本大阪、加拿大卡尔加里、温哥华、多伦多、日本东京、丹麦哥本哈根、澳大利亚阿德莱德。

伦敦、纽约、巴黎、香港、上海、北京、新加坡......都没进入前10。

图片版权 PA Media
Image caption 2020年萨顿信托的报告说,伦敦”精英化“的主要原因是房价太高,而高房价又反过来推动了城市的“精英化”程度。

硬币的正反两面

衣食住行、柴米油盐,富人也要食人间烟火,但萨顿信托和LSE的最新调查报告声称,“精英圈”与人间烟火相隔较远,甚至没有概念;“圈里人”之间交流、互动、往来,跟外界很少接触,这又加深了精英跟大众的现实脱节的程度。

这个群体很难意识到自己“特别幸运”,报告说,因为他们身边和平时接触的都是跟自己一类的人。

能进入精英俱乐部的也只有跟已经在圈子里的人属于同样阶层的人。

不过,拿下伦敦并非人生终极目标。

报告说,有三分之二蓝领阶层家庭出生而成为律师、医生等专业人士的“成功者”都是在故乡或离家不远的地方实现阶层跨越的。

也就是说,避开精英扎堆的地方,机会相对而言更多,社会流动性更大。

萨顿信托提出,政府的目标应该包括英国各地都有优质的学校,这些学校招生时贫富一视同仁;推行学徒制改革,让经济、社会地位最落后的社区有机会改善生存环境,“翻身”,实现阶层跨越。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