腾龙说事:你抱怨个啥?

地铁
Image caption 地铁里再挤再不舒服也要抿起嘴唇,或强作笑颜。

抱怨是人的天性,英国人也不能免俗。牢骚满腹的英国人,是为抱怨而抱怨还是为了不再抱怨而抱怨?

14年前第一天到公司上班的情景依然犹如昨天。

拿着头天朋友给画的路线图(好像那时候还不兴电脑上打印出一张Google map),早早的出了门。天下着雨,不大也不小,恰到烦人的程度。

雨中的行人,不打伞的倒比打伞的多,步点比雨点还急,脸色比天色还阴。

坐上地铁,支棱着耳朵听报站名。就要到该下车的Holborn车站了,扬声器里突然传出司机的声音,说是接到安全警告,Holborn站不停车。

地铁甩站不停,一车厢人一点脾气没有

一连又开了两站地,车才终于靠站。让我觉得不可思议的是,一连三站不停车,车厢里并没有炸了窝,大家好像早预料到了似的,该看报纸的看报纸,该做深沉状的做深沉状。紧贴着我的那个汉子,每次扩音器一响,眼球就往上翻翻,嘴角似咧非咧的抽动一下。仅此而已。

一开车门,轰的一下走了半车箱的人。

上到地面上,完全找不着北了。到处是警察,左一道又一道的警戒线,这儿不能过,那不能走。传说中很友善的英国警察忙着疏散行人,顾不上给我指路。

Stiff upper lip,紧抿的上嘴唇

Image caption 英国人不但爱发牢骚,抱怨起来一点不比任何其他民族逊色,尽管表现的形式可能不尽相同。

看我挥舞着一张纸比比划划像热锅上的蚂蚁,一位穿着考究像是学者又像是公司白领的中年男子停下来主动问我。他说他要去的地方离布什大厦(BBC国际广播所在地)不远,让我跟他一起走。

他说,这通折腾,是因为警察接到了炸弹警告(后来知道是爱尔兰共和军)。听他轻描淡写的口气,我终于忍不住问,这么大的动静,怎么大家连句牢骚话都没有,就这么逆来顺受?

他哈哈一乐,一脸自嘲地说,我们宁愿紧绷上嘴唇,因为我们是英国人(keep a stiff upper lip,because we are British)。

英国人也是人,是人就要抱怨

可是,在英国日子久了,渐渐的发现,英国人引以自豪的上嘴唇并不总是紧紧地抿着的。

实际上,英国人不但爱发牢骚,抱怨起来一点不比任何其他民族逊色,尽管表现的形式可能不尽相同。

出门坐车嘟嘟囔囔,一肚子不高兴;进办公室怪话连篇,牢骚满腹;泥瓦匠活糙、管工太懒、水电费说涨就涨岂有此理!英国人抱怨起来能把你的耳朵磨出茧子。

最近读到一本关于发牢骚的新书,《抱怨的快乐》(The Joys of Complaining)。作者戈里格森(Jasper Griegson)认为,英国人爱抱怨,但往往缺乏抱怨的技巧。

Image caption 要想多“吃奶”,那就得先看准了“哭”的时候,“哭”的对象,然后恰到好处的“哭”。

比如,该抱怨的时候不抱怨,憋在肚里,等到终于发作时,错过了火候,反而让人觉得不近情理。

戈里格森认为,最有效的抱怨不是当面争吵、摔门砸电话,而是把抱怨形成文字,落在纸上。白纸黑字,有案可查,最有威胁。而且,一定要不失幽默感(笑里藏刀?)。

我想起了一句谚语:The crying baby has the most milk,嚎哭的娃娃吃奶最多。

如果真是月子娃娃,干嚎就行了。如果不是娃娃,要想多“吃奶”,那就得先看准了“哭”的时候,“哭”的对象,然后恰到好处的“哭”。

为什么而抱怨,抱怨为了什么

当然,不能把抱怨一概斥之为无病呻吟,为“多吃奶”而干嚎。不平则鸣, 不满而发奋,从积极的 角度看,牢骚抱怨其实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一大原动力。

听说过艾米琳·潘克赫斯特(Emmeline Pankhurst 1858-1928)这个名字么?她是维多利亚时代的一位名门闺秀,本应在家相夫教子,喝茶溜狗。

但是,她却对妇女没有像男人一样的选举权感到不满。从客厅里的愤愤不平,到走上街头的奔走呼号,从示威喊口号,到砸窗户烧房子,潘克赫斯特率领她建立的“妇女社会和政治同盟”(Women’s Social and Political Union)诉诸了越来越极端的手段。

Image caption 艾米琳•潘克赫斯特肖像。从积极的 角度看,牢骚抱怨其实是人类文明进步的一大原动力。

潘克赫斯特和她的许多同盟成员因此都锒铛入狱,她们也不再抱怨,抿起嘴唇—绝食了。当时的政府不得不通过一项被奚称作“猫捉老鼠”的法案,即把绝食时间过长的妇女放出监牢,等她们身体恢复的差不多了,再重新抓回监狱。

经过近三十年的抗争,1918年,英国终于通过了《代表人民法案》(the Representation of the People Act),给年龄30以上的妇女以选举权。潘克赫斯特去世的那一年,1928年,英国妇女终于获得了与男人完全一样的选举权(年满21岁)。

当然,如果大家开口抱怨之前,都要先想想是否有如此伟大的意义,就太累了。明明知道抱怨也没用,还是忍不住抱怨,就是图个嘴上痛快。

发一通牢骚,让自己心里舒服点,这牢骚就算没白发。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

相关链接

BBC不为BBC以外的网站的内容负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