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巾帼百名:炸沉中国渔船的印尼女部长

Susi Pudjiastuti
Image caption 普吉亚斯图蒂乘着小艇巡海。印尼总统佐科•威多多(Joko Widodo)说自己需要"一个疯子来尝试有所突破"。

印度尼西亚从来没有出现过像苏西•普吉亚斯图蒂(Susi Pudjiastuti)一样的政治人物。

这位渔业部长是一名高中就纹身并辍学的创业女商人。她领导了一场对非法捕鱼的严酷镇压,下令炸毁了成百上千只渔船。

当被问到为何在2014年选择苏西作为渔业部长时,印尼现任总统佐科•威多多(Joko Widodo)说自己需要"一个疯子来尝试有所突破"。

如今,直言不讳的风格已经使苏西成为一个流行文化标志。她也因此入选"BBC巾帼百名"名单。

巾帼百名是什么?

BBC巾帼百名每年都会提名100名来自全球各地深具影响力及鼓舞人心的女性。今年我们向她们提出挑战,尝试解决现代女性面对的四大问题:“玻璃天花板”(女性仕途上遇到的障碍)、女性识字率、女性街头被侵犯、运动的两性不平等。

我们希望读者们能够积极参与,想她们提出你们的主意。欢迎各位在社交平台FacebookInstagram及推特上使用#100Women与她们交流。

这一切发生在一个拥有全世界最多穆斯林人口的国家,这里的民众对政客印象极差。

在一处公共场所的壁画上,普吉亚斯图蒂被描绘称了一个女超人,她成为一个一半身体是美人鱼、另一半是勇士的卡通玩具娃娃。

她在社交媒体上精心塑造的形象,也正在撼动印尼保守的政治传统。

"我不想把自己改变成主流政治形象。如果我尝试(和现在不同的)其它形象, 我不会成功,"说这话的时候她发出一阵标志性的嘶哑笑声。

"这样做并不容易,但现在我觉得占优了。很早我就决定要保持开放,"

"我没有改变自己,因为我觉得自己面对的反弹压力太强大,我会被吞噬。"

Image caption 一处公共场所的壁画上,普吉亚斯图蒂被描绘称了一个女超人。

普吉亚斯图蒂视察一艘海军舰艇后在甲板上模仿披头士跳舞,他还在海中央的单桨小艇上喝咖啡,这些视频在网络上疯传,民调显示她受到了广泛喜爱。

但每当内阁面临重组的时候,都有传闻称佐科总统受到压力要将她拿掉。批评者说她的政策没有经过认真思考。

当BBC打电话采访她的时候,普吉亚斯图蒂刚从海上回来,而且爽约了。

"我在海上游泳划船,后来就疲倦了,抱歉,"她说。

"我需要一天时间远离一切。待在大海里是最好的选择。"

图片版权 Susi Pudjiastuti
Image caption 印尼女渔业部长苏西•普吉亚斯图蒂

通常情况下渔业部长是一个低调角色,但普吉亚斯图蒂现在生活在广泛关注之下,她吸引了史无前例的注意。

对于从政的女性来说,社交媒体可能是一个肮脏之地。

"我获得任命后,一张我在皇宫角落抽烟的图片迅速被疯传。我仔细阅读了几千条负面评论," 普吉亚斯图蒂说。

"他们在网上说,'作为一名母亲你非常有名,我女儿很喜欢你,我现在担心女儿会像你一样抽烟!'"

"我感觉遭透了。我承诺停止这样做。后来我就再没有在公共场合吸烟,"她又笑了起来。

名叫哈姆扎(Farid Hamzah)的议会官员在推特上发了一张她左脚纹身的图片,并把她称做"街头流氓"。

"毫无疑问在印尼女人纹身被认为是耻辱," 普吉亚斯图蒂说,"但我30多年前做了这个纹身,原因是我的朋友都这样做而且他们都是好人。"

"一开始我确实试过穿长裙或者长裤,不露出纹身。但我感觉自己快要疯了,"

"最近两年我胖了差不多9公斤,因此也被议论纷纷。你只好不去想这些事情。"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普吉亚斯图蒂说炸掉渔船是一种威慑战略。

炸渔船

普吉亚斯图蒂希望大家不要谈论她自己,而是关注她正在努力推行的打击非法捕鱼工作。

把那些在印尼海域从事非法捕鱼的渔船炸掉正是她的主意。

"我们需要一种威慑效应。我们监管的海域太大了,不可能真正监控,"她说。

因此她决定在媒体面前把那些抓到的非法渔船炸掉。

图片版权 Inpho
Image caption 划着小艇巡海印尼女渔业部长苏西•普吉亚斯图蒂抽烟的图片引发过争议。

"看到自己的船被炸掉当然不高兴。这是一种震慑和恐吓的战略。"

在她的监督下印尼已经炸毁了成百上千只渔船,其中一些来自中国。中国宣称纳土纳群岛周边海域是中国传统捕鱼地点。

她的行动还导致两国外交关系紧张,国会有批评说她的风格过于富有对抗性。

普吉亚斯图蒂承认自己并不太清楚局面。

"我不知道这事有多大,也不知道这些人(非法捕鱼者)是谁。我并不考虑这些。"

但她坚称自己的策略已经见效。

她的行为甚至赢得了环保主义者以及好莱坞影星迪卡普里奥的赞扬,但批评者说她的严厉监管政策也重创了本地渔民。

普吉亚斯图蒂说,印尼的女性在充当领导角色时会碰到天花板,但她从小就认为自己和男孩是平等的。

普吉亚斯图蒂的母亲在12岁时为了逃避包办婚姻而离家出走,当时家里要把她嫁给一个老男人。

"那是在1930年代,这种事很普遍," 普吉亚斯图蒂说。

"她和修女一起生活了很多年,很晚才结婚。生我的时候她已经32岁了。"

普吉亚斯图蒂在西爪哇南海滩长大,她说父母对自己要求很严,对她和对其他男孩没有什么区别。

"他们从来不说,这应该是男人的事,这应该是女人的事,他们一视同仁。这对我来说很有帮助,"她说。

"我现在总是对一些女性组织说这样的话。如果你总是谈论男女区别你很难前进。首先要做的应该是不要想这些(区别)。我认为想得少一点通常是最好的,"

"生活已经允许我按照自己想要的方式去做事情。"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