好莱坞性丑闻:前员工爆料“哈维‧韦恩斯坦是一头怪兽”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前员工爆料哈维曾要求替他按摩和擦背。

1988年,22岁的莉萨‧罗丝(Lisa Rose)在伦敦工作,受聘于米拉麦克斯影业。当她开始工作时,有人警告她:“哈维只会包着毛巾应门,会问你需不需要按摩,你要回答不需要,不要理会他。确保和他保持距离。”

好莱坞著名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Harvey Weinstein)性丑闻风波愈演愈烈,他被多名女星指控过去30年有“不轨行为”,哈维‧韦恩斯否认性侵指控。

图片版权 Alamy

莉萨是其中一个肯走出来的人,并向BBC 用户原创内容及社会新闻组Georgina Rannard讲述她的故事:

当时我刚刚从演艺学校毕业,怀着兴奋的心情,走进纸醉金迷的电影界,曾遇到不少向我提供电影方面意见的制作人。

我会参加苏豪(Soho)的派对,曾出席《听我细唱》(Hear My Song)和《我不是坏女孩》的放映会,里头有很多演员、编剧和导演。

我在米拉麦克斯影业做行政工作,派驻在贝尔塞斯公园(Belsize Park)一座新的顶层公寓,帮忙预订、接听电话。我试过为丹尼尔‧戴-刘易斯发送剧本,又试过帮哈维订协和客机机票。

我遇见他时心中盘算着:“噢,我一定要留下好印象,或许他能让我当上演员。”

当他到达伦敦时,所有事情都是围着他转。他就犹如短暂停留的飓风,每人都会深呼吸一口,知道他几天后便会离开。

他每次来伦敦开会时,都会在萨伏依酒店(Savoy Hotel)准备一套度身订造的西装,离开时就把它留在衣柜。那时候我想:“这挺浪费钱的。”

他喜欢把喝掉一半的可乐四处乱摆,他离开入住的酒店房间都会一片狼藉,十分呕心。

每个人都很紧张和提心吊胆,因为他脾气暴躁,时常对人大呼大叫。大家对此都避而不谈,惟有努力适应。

有一次在酒店,他对着试镜的人“大爆发”,一边尖叫、一边怒骂脏话。几小时后,他指示我送花给他们深切道歉。

当他开会的时候,我会坐在酒店内,享受酒店的送餐服务,我记得那时候吃着薯条,望向窗外,心想:“这钱真容易赚。”

虽然我对他的名声早有耳闻,但我仍然选择在这家公司工作,因为收入高、工时有弹性,算是不错的工作,但是我也知道有些事情不妥。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哈维·韦恩斯坦丑闻:安吉莉娜称曾有不快经历

“我可以对谁说?”

每到萨伏依酒店,也知道哈维会在场。

我最终也和他发生了一场风波。

那天,所有人都忙得不可开交,我也在接听电话和预订东西,然后他们告诉我:“你今天到萨伏依酒店工作吧。”我听随指示,乘坐计程车到酒店。

我与哈维单独共处一室。他叫我替他擦背和按摩。但我已有所警惕,我拒绝。就是因为曾遭警告,让我可以知道如何摆脱这个情况。

他怒气冲冲地说:“其他人都这样做。”

我立即走到套房,从那儿可以看到门。

当时我被吓得心跳加速,我心想:“这就是权力所引发的事情,而他则是一个有手握大权的男人。”

他最终没有碰我,只是说了难听的说话。

我对朋友透露过这件事情,但没有人能够说些甚么。他们只能尴尬傻笑,有人说:“就是会有这些事情。”

图片版权 AFP/GETTY
Image caption 英美警方调查韦恩斯涉嫌性侵指控。

每周我都会开一张900镑的支票给一名女子,她应该是一个编剧,但我知道她不是。

另外又有一名女子,会替哈维保管一本日记,详细记录发生过甚么事情。

当我见到有人进他的房间,或是见到有人被他搭着肩膀合照,我就会想:“噢,可怜的人。”

我最终辞职。

和我共事的人,没有一个会刻意“送羊入虎口”,没有人会愿意说:“去做受害人、做这食人魔的猎物、我们要你牺牲。”每个人对他也是胆怯畏缩。

我有没有为不举报他而感到罪疚?

但我可以对谁说?警察?

有谁会愿意倾听?

过去也从来没有人举报他。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格温妮丝·帕特罗(Gwyneth Paltrow),安吉丽娜·茱莉(Angelina Jolie),卡拉·迪瓦伊(Cara Delevingne)、蕾雅·赛杜(Lea Seydoux)、罗赞娜·阿凯特(Rosanna Arquette)米拉·索维诺(Mira Sorvino)(从左至右)都谈了与韦恩斯坦的相处经历。

“怪兽”

我只是大公司内的一个小人物,我猜别人也只会取笑我,或是认为这根本没可能发生。

哈维是令人恐惧的大男人,是一头怪兽。他控制着电影业,如果当时我说出真相,将永远当不上演员。

但他的天赋异禀,也令我质疑自己,到底是否我的错?

或许事实就是如此,我不是那种干练的女人,可以去玩这种游戏。

性骚扰令人觉得可耻、尴尬和受辱。我也不想重提旧事,惟有多年来守着这个秘密。

图片版权 Lisa Rose
Image caption 利萨多年前曾经希望当一位演员。

但现在大家都站出来了,我也要发声。

我希望女性能够直斥其非,让别人听见她们的声音,揭发这种需要制止的滥权、欺凌行为。

这个秘密多年来也困扰着我。我愤世嫉俗地看待电影业,认为只有某种女人才能够生存下去,忍受这种事情。

我猜因为我拒绝了他的要求,令我无法踏上演艺之路。

我也不希望走男人所期望的性感诱惑路线,也许这就是我无法更上一层楼的原因。

我在巴士上看报纸时见到哈维的照片也令我感到作呕,我到现在也很害怕,担心发声会伤害我。

我希望当初我能够警告其他女子,就好像当初我受到警告一样,避免她们遇上这情况时选择妥协。

我或许可以阻止别人有同样的遭遇。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