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调情”何时会变成“骚扰”?

Couple at party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赞你性感迷人、将手放在你的大腿上、或一段充满挑逗意味的短讯息——是对的时机、对的人的话,这些讯号会令你感到陶醉。

但如果是错的时机与错的人,一段满是暗示的文字讯息,则会变得相当恐怖,一次的抚摸也会令你觉得不舒服、甚至感到被侮辱。

近日,随着越来越多女演员出面指控,曾被好莱坞大腕制片人哈维·韦恩斯坦性骚扰,社交网站上亦越来越多女性用“#metoo”标签,公开自己曾被性骚扰的经历。

韦恩斯坦有着极大权力,可以掌控女演员的演艺前途。但在工作场域以外,性骚扰一样会造成很大伤害。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哈维·韦恩斯坦丑闻:安吉莉娜称曾有不快经历

怎样的行为才算是性骚扰?关于这个问题,全球各地有不同的准则;而“挑逗”与“骚扰”之间的界线,更是模糊不清。

如何确保自己不会“过界”?

情感关系专家普里斯(James Preece)说,要结识一个恋爱对象,调情是必经阶段。重点是要在合适的环境之下才调情,而不是在对方猝不及防的时候。

普里斯的客户有男有女,年龄由23到72岁不等。他会建议客户,在试图调情时,应采取较安全的方式,即以玩味而非带有性暗示的方式去调情。

“表现得友好一点,先与对方建立一定关系和信任。”普里斯说,譬如在第一次约会告别时,一个友好的轻轻拥抱或在脸颊上轻吻一下,已经很足够。

“调情”何时会变成“骚扰”?

律师金恩(Sarah King)认为,若你的“调情”行为并非对方想要的、而且一直持续,就会构成騒扰。

普里斯则指,当女方已经表明不想,但男方的过份说话或动作仍然继续时,就非调情而是騒扰。

为卫生慈善组织Brook工作、在伦敦学校办讲座向青少年解说性与情感关系的Sea Ming Pak,则列出一系列构成性騒扰的行径:未经同意的触碰、男性认为自己对女性身体享有特权、以某种语调向对方说话、在街上追着女孩向她们搭讪、向不认识的女孩吹口哨、自恃身份或对方对自己的信任用不好的语气与对方说话等。

牛津英语字典则将性骚扰定义为“对方不想要的、进取的性挑逗、不雅言辞等”。

英国于2010年生效的《平等法》则指性骚扰即“对方不想要的、性方面的行为,会侵犯对方的尊严,或营造出具威吓性、敌对性、侮辱性或冒犯性的环境”。

性骚扰是违法的吗?

不一定。律师金恩指在英国,性骚扰本身不构成违法行为,但一些性骚扰行为或会触犯以下法例:

  • 骚扰电话及讯息、频繁到访对方寓所或工作地点、在未经同意下拍摄对方、在对方不想要的情况下持续接触对方或讲出令其不快的说话,或触犯《保障免受骚扰法》
  • 发出不雅、冒犯或威胁性的信件、电邮、社交网站或即时讯息,或触犯《恶意通迅法》
  • 在公共交通等地、在对方不想要的情况下触碰对方,以获得性方面的享受,或触犯《性罪行法》

与此同时,《平等法》亦保障所有人,在工作场所不受性騒扰,但相关案件属于民事、而非刑事案件,在雇佣法庭审理。

去年一份非政府组织研究报告称,超过一半受访女性表示自己曾在职场遭到性骚扰。

性骚扰为何频繁出现?

Sea Ming Pak认为,西方社会有以卖弄性感来营销的文化,强化了男性对女体具拥有权的概念,亦造就了怪责受害者的文化。

她指,年轻世代受到电影、音乐MV、电视节目及色情影片,以及觉得互相发送色情图片无问题的文化影响,接受了这些观念。

Sea Ming Pak到访不同学校时,会向青少年说明在性方面,每个人都应该有自由及选择。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怎样才算“同意”?

她同时对青少年对性的认知不足感到忧虑。每当她举出一些强暴案例作为例子,很多学生均会认为责在受害者。

有时,这是青少年之间互相模仿而出现的行为。

Sea Ming Pak有一次看到一名女生,在巴士站被一名男生上下其手。

“她明显不想被这样对待,所以我就对她说:‘你有权向他说不,他这样摸你是不对的。’”

“我向她说明女性同意与否的重要性,但她却说:‘他们经常都这样摸我’。”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Sea Ming Pak经常向14-17岁的少年少女讲解有关问题。她认为,除非新一代在年少时就被告知自己有说不的权利,否则他们面对的性骚扰问题不会消失。

她认为,应该在小学阶段就向学生说明。

Sea Ming Pak说,小学阶段这些问题就出现了。她回想自己年少的时候,自己的小学男同学会觉得扯女同学的上衣、将手放入她们的裙子、摸她们的臀部、以及弹她们的内衣,是一件好玩的事。

“那是羞辱、侮辱别人的感觉。”

Sea Ming Pak认为在小学阶段,可以向学生讲解人与人之间的行为界线,中学时期则再讲解获得对方同意的重要性、如何解读身体语言、遇事时向对方表明自己的意愿,以及在发送性感照片要事前三思等。

法例会改变吗?

民间的舆论压力正不断积聚。目前,一份呼吁皇家检控署,将厌女行为列为仇恨犯罪的联署,已有超过6.5万人参与。在诺丁汉郡,警方已开始将厌女行为记录为仇恨犯罪,此前这些案件并没有所属分类。

当地警方将厌女行为定义为“男性出于对女性的态度,因为对方是女性而作出的、针对女性的行为”,让警员得以调查有关案件并支援受害者,以及掌握厌女问题在社会上的严重性。

金恩指,目前的法例有漏洞。

她举例指,现行《犯罪与骚乱法》当中,有针对基于宗教及种族作出骚扰行为的条例︳但基于性别作出騒扰的行为则不受监管。

她认为,为基于性别的骚扰立专项法例,可以一劳永逸地清晰界定什么行为可以接受、什么不可以。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