1917俄国十月革命:俄罗斯男同性恋者曾享受过的短暂自由

Gay wedding organized by Afanasy Shaur, 1921 图片版权 Olga Khoroshilova
Image caption 1921一月,彼得格勒举办了一场“同志”婚礼。

1921年一月,俄罗斯波罗的海舰队成员阿凡斯.舒尔(Afanasy Shaur),在旧称“彼得格勒”的圣彼得堡,筹划了一场前所未见的男同性恋婚礼(gay wedding,又称“同志婚礼”)。

来参加婚宴的宾客包括95名前军官,以及其他军阶较低的陆军及海军军人,还有一名穿了男装的女子。

这座城市从未出现过这样的景象。

舒尔为此使出浑身解数,因为如果这只是一场派对,宾客不会有兴趣来。他为此赌了一把,严格按照俄罗斯习俗行礼,有双亲祝福,有音乐会娱宾,这样的婚礼应该会令人无法抗拒。他赌赢了。

当时,俄罗斯社会对男同性恋社群有过一段短暂的包容时期。

在1917年十月革命之后,布尔什维克党人废除了俄罗斯律法,要到1922及1926年才另立刑法,两部刑法均未有将同性之间的性行为列为违法。

图片版权 Central State Library of St Petersburg
Image caption 1916年,俄罗斯水手与作女性打扮的年青男子
图片版权 Olga Khoroshilova
Image caption 1920年代走红的德国著名易服表演者斯特姆
图片版权 Olga Khoroshilova
Image caption 1920年代中期的列宁格勒潮流指标人物

但彼得格勒的这场婚礼,并不如表面看来那么值得庆贺:在喜宴结束之时,所有宾客都被逮捕了。

舒尔的真正身份,是秘密警察的一员,举办这场婚礼是为了向上司邀功。他指控这些军人是反革命,企图从内部摧毁方兴未艾的红军。

但舒尔的指控未获接纳,这宗案件最后不了了之,“反革命”们虚惊一场,没有受到惩处。

如何认出“同志”?

早在革命爆发之前,男同性恋者(gay men)已是俄罗斯地下社群的一部份,彼此之间以服装为“暗语”相认。

在圣彼得堡,红色领带是一个记号,其他记号包括缝上了长裤口袋的红色披肩。往脸上抹粉、涂睫毛液也是。

图片版权 Olga Khoroshilova
Image caption 彼得格勒的“平民”阶级同志
图片版权 Alamy
Image caption 打扮成著名芭蕾舞者玛蒂达的易服表演者

在十月革命后,浓妆艳抹的“默剧明星”造型变得大行其道,不再局限于年轻的男同性恋者。

革命与内战带来的不稳定,令俄国同性恋者在艳丽服装与奢华饰品方面,不得不落后于欧洲其他国家的男同性恋者。

合法但仍受迫害

布尔什维克党人,间接地受到德国科学家赫希菲尔德(Magnus Hirschfeld)影响。赫希菲尔德在柏林创立了“性学研究所”,并经常公开表态,认为同性恋并非疾病,而是人类性倾向的自然体现。

然而,虽然布尔什维克党人在1920年代通过的刑法,没有关于同性性行为的条文,但男同性恋群体仍遭到迫害,时有男同性恋者被殴打、勒索及无故解职。

图片版权 Olga Khoroshilova
Image caption 1910年代的俄罗斯衣服表演者

一些受害的俄罗斯男同性恋者致信精神病学家别赫捷列夫(Vladimir Bekhterev)倾诉自己的苦况,并将别赫捷列夫视作自己最后的希望。他们向他敞开心扉,请求他协助自己抵抗抑郁,甚至“治好我的病症”。

这些流传下来的信件,以及其他文件显示,当时俄罗斯男同性恋者勇敢得难以置信——当中一些人甚至曾经穿着女人的服装及束胸衣,留长发,打扮成女性的样子。

贵族与平民

有趣的是,虽然十月革命废除了阶级藩篱,但“同志”社群却仍然阶级森严,包括知识份子、贵族、官员、军官的“贵族”圈子,与由兵士、水手与文职人员组成的“平民”圈子,两大群体鲜有互相渗透。

“平民”一词由“贵族”们定下。这些“平民”们在十月革命前,不能踏入圣彼得堡时的沙龙,在革命后,也未有被“贵族”们接纳。

图片版权 Olga Khoroshilova
Image caption 对于俄罗斯女同志在十月革命前后的处境,则没有太多史料可以参考

1920年代,德国的“易服者”剧场在俄罗斯男同性恋社群中流行起来,其中以柏林夜店“El Dorado”的台柱斯特姆(Hansi Sturm)最受欢迎。

“贵族”只会在偶尔的情况下,邀请“平民”中较为俊美的“同志”,出席他们那些奢华的晚会,但易服表演的男扮女装演员,则不受阶级所限。

他们成为明星,擅于模仿名媛,例如沙皇尼古拉二世的情妇、著名芭蕾舞者玛蒂达(Matilda Kshesinskaya)。

这些易服表演者的衣柜里,放满了由专业裁缝们缝制的精致华服。他们经常光顾的裁缝,包括在革命前曾为俄罗斯皇室制作服装、并为马林斯基剧院制作戏服的彼得格勒名裁缝雷弗特(Leifert)。

自由之终结

在舒尔为捕获“反革命”筹备的那场盛大男同性恋婚礼之后,整个1920年代,俄罗斯再无如此高调的“同志”婚礼。

而在1930年代,曾经获得寛容对待的男同性恋社群,也开始渐渐失去自由。

1933年七月,175个来自社会不同阶层的同性恋者被捕,是为“列宁格勒同性恋者案”(Case of the Leningrad homosexuals)。

这宗案件的资料至今仍然是机密。目前已知的情况是,所有被捕者均被判入狱,而罪名则由为英国情报人员工作,到“恶意反革命”及“败坏红军道德”,不一而足。

一般认为,舒尔在1921年筹办的“婚礼”,在1933年的抓捕中有重要角色。作为秘密警察,舒尔始终认为“肛交者正在腐化军队与海军”。

在1930年代初,这样的指控再现,秘密警察手上有不少男同性恋者被强迫作出的供词。

“列宁格勒同性恋者案”最终导致同性恋行为被列非法,写入1934年通过的刑法中。俄罗斯对同性恋者的短暂包容期,至此结束。

本文为BBC俄语记者安娜·科辛斯卡亞(Anna Kosinskaya )对奥尔加·霍罗希洛娃(Olga Khoroshilova)的访问。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