遭日本团体阻挠 “慰安妇”向联合国申遗失利

杭州图书馆、杭州图书馆事业基金会主办的70位国际幸存慰安妇图片、实物展在杭州图书馆开展,展出中国、韩国等地的70位慰安妇幸存者的肖像照、日常物品和手印等展品。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慰安妇”申遗失败是政治原因吗?

联合国教科文组织周一(10月30日)宣布,把“慰安妇”项目列入“延期决定项目”,意味今年“慰安妇”项目申遗失败,无法加入《世界记忆名录》的名单。

为甚么会失败?

根据教科文组织的文件,今年有两个组织提出“慰安妇”相关的项目,其中一个是由8个国家组成的民间团体,提出申请名为“慰安妇之声”的项目,另一个则是与“日本及美国的非政府组织”提出的名为“慰安妇与日军纪律的文献”。

“慰安妇之声”是中国和韩国等主导的项目,中方首席专家苏智良向中国媒体《新京报》透露,这次申遗上报的资料超过2700件,中国材料占比不算大,但经过遴选,分量很重,主要分为历史文献、幸存者证言两个部分,还有少量照片和录像资料。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目前中国慰安妇余下的人数并不多,许多也年纪老迈,但多年来向日本争取赔偿不果。

苏智良表示,当年日方曾大量有计划地销毁文件,申报材料中,仍然有一些“劫后余生”的文件,但文件保存状况很差、破烂,有的只剩下纸片,他认为申遗可以更完善保护这些不可再生、又散落各地的文件。苏智良对今次申遗失败表示遗憾。

2015年,中国亦单独提出就慰安妇项目申遗,苏智良表示,当年教科文组织明确指申报资料是“真实”和“不可替代”,但因为慰安妇问题涉及多个国家,建议中国与其他国家联合申报,所以今次是8国联合申报。

他认为今次失败是日本右翼势力阻止有关,因为另一个“慰安妇与日军纪律的文献”项目,是由日本右翼团体提出。

据日本媒体及右翼网站报道,申请者包括日本的“抚子行动(Nadeshiko Action)”和美国的“日本再生研究会”等,这些组织都是否认慰安妇是性奴隶,指慰安妇是“合法受薪工作”。

因为两个组织持有相反立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方面表示,建议两个申遗组织以及关注团体“在方便的时间和地点”展开对话,目标是把相关文件联合申请。

但两个阵营对立态度明显,能够把慰安妇项目联合申请的机会微乎其微。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美国和以色列相继宣布将退出联合国教科文组织,财政上对教科文组织构成压力。

会费争议

外界认为是日本政府施压,以教科文组织的会费作威胁,导致申遗失败。

日本政府认为教科文组织“采取了合适的对应”。日本外相河野太郎表示,日本正评估对所有国际机构的经费的捐献,“教科文组织也不能例外”,日本媒体分析指,这意味着日本暂时仍然不考虑支付教科文组织的经费。

在美国早前宣布退出教科文组织后,日本媒体已引述消息,指日本政府或会跟随美国的步伐。

继美国后,日本是教科文组织最大捐献国,占教科文组织收入近一成。

并未就“慰安妇”申遗失败回应的中国外交部早于9月18日曾表态,指“按时足额缴纳会费是国际组织会员国应尽的义务”,促请日方应正确对待慰安妇申遗,不要“抹黑干涉”。

而韩国外交部对申遗失败决定表示遗憾。

图片版权 CNS
Image caption 以慰安妇为题材的《二十二》报名参选今届奥斯卡纪录片单元,戏名原本是《三十二》,因为想取材于32名慰安妇,但因为部分人已离世,纪录片最终只能访得22人。

下一步?

中国的侵华日军南京大屠杀遇难同胞纪念馆对申遗深表遗憾,但坚信“公道和正义终将到来”。

苏智良表示,参与联合申报的团体将举行会议,讨论下一步的具体措施。

而中国民间对日索赔联合会会长童增对《新京报》表示,申遗受阻也不影响日军侵略战争罪证的固定工作,申遗、索赔工作,更重要的意义,是不让后人忘记那段历史。

目前中国方面转移在国内向日本企业索偿。

例如日本三菱材料公司去年与中国二战被掳劳工受害团体达成和解协议,向受害者及其家属赔偿及谢罪。

童增表示正协助中国受害劳工在中国向日企索偿,目前在北京、河北唐山、河南新乡立了三个案件,正在审理当中。

童增说:“在中国法院起诉主要是因为那些事情都发生在中国,按照国际法和国内相关法律,在国内索赔是有法律依据的。”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