沙特反腐风暴骤起 王储铁腕无情

沙特王子萨勒曼和纳耶夫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2015年,沙特国王登基时,曾任命57岁的侄子纳耶夫王子(右)为王储,31岁的萨勒曼王子(左)为副王储。如今副王储成为王位第一继承人。

沙特正在发生的是大事。王子、大臣,还有顶级富商们纷纷落马被捕,被关押在一个豪华酒店,受到腐败指控,他们的私人飞机被禁飞,资产被冻结。

反腐风暴平地而起。背后呼风唤雨的是32岁的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Mohammed Bin Salman)。他是新近组建的反腐委员会首脑。

这一切究竟是怎么回事?是真的要反腐?还是王储萨勒曼要夺权?答案是二者都有。

沙特盛行腐败。贿赂、甜头、丰厚回扣历来是这个世界最富的产油国商业活动的有机组成部分。

许多受命担任要职的官员积聚了海量财富——有些高达数十亿美元——远远超过他们的官俸,其中大部分存在离岸帐户里。

国家承受不了。沙特人口年轻、增长迅速,需要为他们提供实实在在的工作,需要拨款资助能够为他们提供就业的项目。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2017年6月成为王储的萨勒曼很受沙特年轻人拥戴

在81岁的父王老萨勒曼支持下,王储开始向沙特首富群里的一部分人开刀;他有若干理由。

他希望发出一个信号,宣告旧的经商方式不再可行,不再被允许。沙特如果想在21世纪继续成功地生存,则必须改革、必须现代化。

他领导的政府希望把掖藏在离岸帐户里的私人资产充公;据估计这部分资产总额高达8000亿美元(6100亿英镑)。

那么,风暴何时消停?司法大臣宣布清洗的"第一阶段"已经结束;言外之意还有下文,还会有更多人落马入狱。

沙特王室从未透露过宫内诸王子及其家庭分别从国家的石油财富中分得多少;沙特王子成千上万。

2015年,有报道称王储从俄国商人手里给自己买了一艘游艇,花了5亿欧元(5.8亿美元,4.4亿英镑)。

因此,尽管许多沙特百姓对富豪名流的清洗表示欢迎,希望部分财富能再分配给普罗大众,但目前并不清楚反腐调查的底线在哪里。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米特卜王子曾统领沙特国家卫队。(资料图片)

当然,这也是一场权斗。

王储萨勒曼,也被称为MBS,虽然只有32岁,却已经把国家的许多关键权柄攥在手里。

他是世界大国中最年轻的国防大臣,统帅着一个经济发展宏图大略,宣称要让沙特经济摆脱对石油收入的依赖。

作为父王最宠爱的儿子,他执掌皇家法庭,还有一些有用的盟友。

王储已经访问过华盛顿,特朗普总统今年5月又到访了利亚德,现在王储和白宫之间有了亲密的纽带。

年轻人很喜欢他,即使他把国家拖入几乎无法取胜的也门战争,还对邻国卡塔尔实施代价沉重的抵制。不过,他也有敌人。

沙特的旧世界卫士受到了惊扰。

首先,把这样一位年轻且未经考验的王子提到第一王位继承人的位置,这本身就不符合王位继承常规。

上周六的清洗行动中,有一项是废黜米特卜王子(Miteb bin Abdullah)的沙特国家卫队队长职务。

米特卜王子对王储从未构成威胁,但国家卫队过去51年来一直掌握在前国王阿卜杜拉和他儿子的手里。

整个主仆护佑和部落联盟关系网被撼动了。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宗教界对改革做出一项妥协,不再坚持女性不得驾车的禁令。从2018年6月开始沙特女性可以驾车了。

王储知道,推行他的现代化改革计划很可能会遇到抵抗,而他现在正以无情的铁腕清除前进途中一切挡路的人或事。

沙特已经再也无人拥有足以挑战王储的权势基础,他完全可能登上国王宝座,成为沙特在今后半个世纪里的统治者。

皇室内部确实有人对他在如此短暂的时间里攫取了如此之多颇有怨言。不过,也许更值得担忧的是长期而言,宗教保守力量对此有什么反应。

沙特家族需要倚仗这些教士来维护它对伊斯兰教两大圣地统治的合法性:麦加和麦地那。沙特国王是两个圣寺的监护人。

到目前为止,教士们接受了对他们权力的规限,今年9月还改变了一贯的反对立场,同意取消女性不得驾车的禁令。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沙特反腐风暴第一阶段告终,但只有时间能证明它究竟是把沙特带上现代化之路还是在削弱国家凝聚力

但他们对计划将引进沙特的电影院和其他西式娱乐活动和场所会有什么反应?

庞大而神通广大的沙特商界对反腐清洗会有什么样的反弹?国际资本会涌入还是出逃?

最重要的是,王储向沙特年轻人承诺将为他们提供就业机会,这个承诺能否兑现?

随着时间推移,历史将对周六晚上启动的清洗风暴做出裁决,它究竟是把沙特带上通往更好、更清廉的现代化道路,还是开始销蚀这个复杂多元国家黏合剂?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