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家公司在3D打印人的鼻子耳朵及其他

An ear that a Cellink machine has printed 图片版权 Cellink

埃里克·戈登霍姆(Erik Gatenholm)面带微笑地按下3D打印机上的启动键,发出打印一枚实物大小的人鼻指令。

随后30分钟,打印机能量迸发,细细的金属针在培养皿里转圈,根据精心编制的程序释出浅蓝色墨汁。

整个过程就像一台高科技缝纫机在服装上绣徽章。

但是,很快这个图形开始增厚,一个人的鼻子从玻璃器皿的底部升起,由包含了人体细胞的生物墨汁组成,在紫外光照射下茵茵发光。

这就是生物打印。显然,它的潜力恰如科幻小说中的描述那样,无庸赘言。

迄今为止,这项技术主要用于生成适合用来测试药物和化妆品的软骨及皮肤细胞。不过,埃里克(28岁)相信20年之内就可用它来生产可用于人体移植的器官。

埃里克是这家瑞典公司的联合创办人兼首席执行官,公司名叫Cellink,一年前在哥德堡成立。这家公司在生物打印领域全球领先。埃里克对公司的未来雄心勃勃。

图片版权 Alamy
Image caption 生物印墨是一种液体,人体细胞可以在其中存活

“(从一开始),我们的目标就是改变药物王国——就那么简单,”他说。

“我们的想法是让我们的技术进入世界上每一个实验室。”

埃里克上学时选修管理专业,3年前从父亲那里初次接触到3D生物打印机。他父亲是哥德堡的查尔姆斯理工大学生物聚合技术教授。

埃里克生性富有创业精神,当时就意识到生物墨汁市场存在一个空白,即一种能在其中混合人类细胞然后输入3D打印机的液体。

Cellink公司生产的这种生物印墨,原料是来自瑞典森林的纤维素和用挪威海海藻提炼的海藻酸钠。

2014年,学术和医药公司用作细胞研究的生物墨汁通常是自己调制,不可能在网上购买。

埃里克为查尔姆斯理工大学的生物墨汁技术设计了一个营销方案,成为世界上第一个提供网购用于混合各种细胞的基准生物墨汁。他的做法是卖价格平易的3D打印机时兼售这种打印墨汁。

图片版权 Cellink
Image caption 有人在道德层面对生物打印技术有保留

2015年的某一天,埃里克突然来了灵感。2016年,25岁的他就跟查尔姆斯理工大的细胞组织工程专业学生赫克托·马丁内斯(Hector Martinez)创办了Cellink公司。

很快,投资者们被Cellink吸引了,公司成立10个月后就在美国纳斯达克创业板上市,市值1680万美元(1280万英镑)。

第一年,公司营销额150万美元。现在,公司有30名员工,除了瑞典总部,还在美国开设了3个办事处。它自称客户遍及全球40多个国家。

“我们说了,公司要扩大,从第一天起就是全球业务,”埃里克说。“我们认为到处都有客户。”

图片版权 Cellink
Image caption 埃里克(左)和联合创办人赫克托·马丁内斯对Cellink有远大抱负。

公司出售的生物墨汁价格在9美元至299美元之间不等,打印机价格在10000美元和29000美元之间不等。

Cellink的产品迄今为止大部分卖给了美国、亚洲和欧洲的学术研究机构,包括麻省理工大学、哈佛大学和伦敦大学学院。

不过,制药公司也开始在产品研发中更多使用Cellink的技术,在生物墨汁打印生成的人类细胞组织上测试新药;这将有助于减少用动物作药检。

公司认为,其业务在全球的迅速扩张,原因有多种,包括已经开发的标准3D打印技术的普及,通过视频和社交媒体确立和扩大网络知名度,另外还有各种传统的、跟客户的一对一接触。

“我们去拜访客户。我们在他们那儿呆上数天,给他们做培训,保证他们的设备安装完毕、顺利运作,”埃里克说。

“花时间跟客户在一起的时候才能真正了解他们的需求。”

Image caption 全球生物打印市场预计将迅速扩大

艾瑞斯·奥恩(Iris Ohrn) 是瑞典政府资助的非盈利投资公司哥德堡商业区(Business Region Gothenburg)的生命科学投资顾问。这个公司的宗旨是为哥德堡扩大招商引资。奥恩说,埃里克的自信和友善的性格也有助于Cellink公司的发展。

“跟埃里克打交道时,你会觉得‘这人能成功’,不管他办什么公司,”她说。

但是,奥恩补充说,敢于冒险也是Cellink扩张的根本原因之一。

她说,虽然生物打印在“药物测试、器官移植和创口愈合”领域“潜力巨大”,Cellink公司在人体组织市场发展完善之前就率先推出产品,其实是赌了一把。

图片版权 Cellink
Image caption Cellink 在美国马萨诸塞州的波士顿开设了第二个办事处

奥恩还补充道,Cellink迅速在海外开拓市场做得很对,因为“瑞典市场很小”。

Cellink火箭般上升的过程中也有挫折和争议。

埃里克承认,他的核心团队需要更细致认真地熟悉相关的地方法律和安全法规,同时要为全球客户提供24小时服务。

埃里克希望,公司最近把美国总部设在波士顿,将有助于利用美国生物制药公司和高等院校的“员工溢出”效应,推动业务增长。

“在那个地区设点,就能择取世界上最优秀的人才,”他解释说。

图片版权 Cellink
Image caption Cellink的打印机和墨汁

同时,Cellink也在为实现长期目标作准备——帮助缓减供移植器官的短缺问题。

许多行家预计,再过10到20年就能通过生物打印技术生成用于移植的人体器官,而这就带来了许多道德伦理方面的问题,成为公司增长途中的一片雷区。

埃里克承认,许多人认为生物打印无异于“充当上帝”。

但是,他申辩说,他的公司支持与时俱进的市场监管和审核,并指出,Cellink已经开始与相关的医疗机构和组织密切合作。

他说,在测试安全和标准方面的合作有助于确保新兴的生物打印产业不至于把科幻剧本演绎成恐怖片。

”这是我的信念,我的激情所在。这是我的人生目的,无怨无悔,“他说。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