观点:摩尔性丑闻凸显美国丑陋的部落文化

,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最近,与性相关的报道甚嚣尘上。更确切地说,是很多与性骚扰相关的报道。毫无意外,它们都十分肮脏,也展现出人类本性最糟糕的一面。

本周发生在阿拉巴马州的事件,堪称教科书级别。女性受害者们控诉一个颇具权力的长者,在她们还是青少年时被其猥亵。其中一个声称,她当时仅仅14岁。

罗伊·摩尔(Roy Moore)现年70岁。他正在参选下一任阿拉巴马州的联邦参议员。一些民调显示他有可能获胜。

据《纽约客》杂志报道,因为有纠缠少女的倾向,摩尔被一个当地的购物中心禁止入内。要知道,被一家购物中心禁入并不容易。

这类故事已经不少。我真诚地希望它们能够改变我们的文化。尤其在有些行业,因为不出名,这些男人并不容易被暴露出来。还有,那些在经济上高度依赖自己的工作,因为无法承担拒绝他们好色老板后产生的代价。

但是,阿拉巴马州罗伊·摩尔法官的故事揭示出了另一些与性骚扰毫无关系的问题。那就是部落文化。

在过去几天,华盛顿的共和党政客们纷纷抨击摩尔,称他应该退出参议员选举。

他们表示,比起摩尔的否认,他们更相信控诉者们。但是在阿拉巴马州,对这一事件的反应则十分不同。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11月17日,摩尔的夫人在一场活动中为丈夫拉票,她说自己相信摩尔能够赢得参议院席位。

在阿拉巴马,几位共和党官员和当地的共和党委员会站出来为摩尔法官辩护。

艾德·亨利(Henry)是共和党州议员。他暗示,指控摩尔先生的女人应该被起诉,因为她们没有及时站出来,说出她们的遭遇,而让被控的性捕猎者自由行动。

阿拉巴马州比伯县共和党主席杰瑞·鲍(Pow)告诉一名记者,他会投票给罗伊·摩尔,即便这些指控都是真的。而他曾有过针对青少年女性的性犯罪。

深吸一口气,仔细思考一下这个事情——现在是2017年,一名阿拉巴马州共和党官员说他会给一个恋童癖投票。

如果放到部落文化的背景来看,杰瑞·鲍的理由着实能够揭露真相。他愿意给摩尔投票,因为他不能给民主党人投票。

杰瑞·鲍相信任何民主党人事实上都比任何共和党人更差——甚至是猥亵女孩并因此撒谎的共和党人。

这已超过虚假新闻范畴。这是在认识到事实后,将它们和垃圾一起扔掉,然后十分开心地形成自己的观点,仅仅基于无比肤浅的纯粹的偏见。

部落文化的程度延及最高层,特朗普总统对于罗伊·摩尔事件明显地默不作声,但却在发推特批评民主党人艾尔·弗兰肯(Al Franken)。

阿拉巴马州的共和党州长发声,她相信那些女人,但尽管如此还是会投票给摩尔,以为共和党争取到一个参议院议席。

令人意想不到的是,研究表明,我们都有这么做的倾向。你,我,我们的朋友,我们的孩子,我们的新闻编辑,是的,还有阿拉巴马州的人民。

政治科学家们多年来深知我们的这一特点。在2010年,两位心理学家做了一个具有标志意义的研究,表明事实难以动摇我们的观点。确实,布伦丹·尼汉(Brendan Nyhan)和杰森·瑞福勒(Jason Reifler)都表示,事实审核(fact-checking)可以让我们在自己的政治偏见上更加根深蒂固。

当有人想我们展示与我们的信念相左的证据时,我们会感到遭到围攻,反而会更加坚持己见。这貌似就是本周发生在阿拉巴马州的情形。

就特朗普而言,政治科学家最近发现选民们并不愚蠢——他们事实上能分辨一个政客是否在撒谎。但是这并不能改变他们对他的感觉。

这点变得愈发极端,因为政治变得不仅两极分化,而且具备部落文化特征。思维相似的我们结成团体,俯下身子准备为保卫我们的团体而战斗。

政治氛围越来越有毒,被社交媒体充斥使得辩论越来越个人化和恶毒,我们感到必须更强硬地战斗以保卫我们的群体。

这意味着残酷无情地攻击对手阵营,而且拒绝就我们的观点让步,即使面对不合时宜的真相,比如我们支持的人实际上是恋童癖。

我愿意相信杰瑞·鲍,相信这位阿拉巴马州议员是不诚实的。他并非真的认为一个共和党的恋童癖者比任何一个民主党人都要好。

我愿意相信,是因为另一选项太过令人惊恐。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