津巴布韦为什么需要中国?

General Li Zuocheng, of China, and General Constantine Guveya Chiwenga, of Zimbabwe 图片版权 MND
Image caption 奇文加(右)在中国受到军方领导层接待

津巴布韦军队在首都哈拉雷夺取政权之前,军方领导人访问北京,中国外交部称这是“正常军事交往”。中国与津巴布韦之间,关系到底有多深?

国防军司令康斯坦丁·奇文加(Constantino Chiwenga)在津巴布韦军事政变前几天到访中国,这是一个无法被忽略的巧合。

在中国表示正在密切关注事态进展之后,各方猜测也随之而来,中国并没有遣责将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赶下台的举动。

中国是津巴布韦第四大贸易伙伴,也是其最高金额的投资来源——总额以数十亿英镑计,领域遍及从农业到基础建设等多个方面。

津巴布韦是需要依赖中国的贸易伙伴,中国为津巴布韦的出口提供了最大的市场,也给非洲国家脆弱的经济带来了支持。

中国与津巴布韦之间,从罗德西亚丛林战争时期开始就建立了很深的渊源。

1979年,罗伯特·穆加贝(Robert Mugabe)未能取得苏联的支持,于是就转向了中国,后者为他的游击队员提供武器和训练。

在1980年津巴布韦独立后,两国正式建立外交关系,而穆加贝也在之后那年以总理的身份访问北京。

此后,他就成为了中国的常客。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津巴布韦总统穆加贝多次与中国领导人会面

多年来,津巴布韦官员一直试图借中国的影响力与西方抗衡,标榜“东望”的政策,特别是在2002年欧盟对其实施制裁之后。

确实,在十年前,穆加贝在哈拉雷一座由中国建造的国家体育场内向满场的集会民众说:“我们已经转向东方,那是太阳升起的方向,我们将背向西方,那里是日落。”

在津巴布韦“东望”政策期间,中国军队对该国事务的参与度也有所加深。

津巴布韦向中国购买了重大的物资,包括“教练-8”战机、JF-17枭龙战机,以及军车、雷达和武器等等。

然而,在2008年一场有争议的武器运输之后,北京决定将津巴布韦列入军方贸易的限制名单。

尽管津巴布韦多番努力,“东望”政策并没有带来期望中的大量投资。近十年之后,在2015年8月,穆加贝在他的国情报告演说中公开要求西方重新参与。

现在的实情是,中国与西方——特别是英国——的利益越来越走向一致。

在哈拉雷城郊,英国和中国驻津巴布韦大使馆就在彼此的不远处。

在其他大使馆逐渐缩小规模或者关闭的同时,北京的大使馆却在扩大。

英国外交官与商界、民生社会以及反对派人物有广泛联系,而中国则致力于对执政党津巴布韦非洲民族联盟-爱国阵线(Zanu-PF)提供“技术支持”,包括国家安全事务和总统职务等。

当涉及执政党的政治和宗派主义时,中国外交官有着广泛的人脉和深刻的洞见,并且与西方的同行一样关注社会稳定、良好的投资环境以及法治等。

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在2015年访问津巴布韦,而穆加贝总统则在2017年1月访问北京。

在公开场合,习近平表示,他的国家愿意鼓励有能力的企业在津巴布韦投资。

但在私底下传达的信息,则是在津巴布韦稳定其经济之前,不会再有更多的贷款。

Image caption 津巴布韦国防军莫约少将(Maj Gen Sibusiso Moyo)表示,军方并不是在发动政变

2016年,两国之间的贸易总额达到11亿美元(8亿英镑)。中国是津巴布韦烟草的最大买家,也进口该国的棉和各类矿物。

而津巴布韦则进口中国的电子产品、布料和其他成品。

中国国有的基建企业同样活跃,在津巴布韦修建基础设施,包括价值1亿美元(7500万英镑)的国防学院。

去年,中国同意在哈拉雷投资一座650个方位的新国会大楼。

但是,中国的外交官以及很多企业都在等待津巴布韦状况改善的一天。

一些公司已经发现,该国的投资环境艰难,已经另求替代市场。

两周前,我在中国出席一个有关中非关系的会议,津巴布韦的名字从未被提及。

与埃塞俄比亚、苏丹、安哥拉这些战略伙伴或者像尼日利亚、肯尼亚和南非等大市场不同的是,津巴布韦远不是北京最新计划当中的优先项。

所以说,北京关心的是津巴布韦要有更好的投资环境。

哈拉雷有一个清晰的过渡安排进而通过选举产生一个合法政府,无论对于北京还是伦敦来说都是符合利益的。

“东望”政策和要求西方重新参与进来,都没有带来津巴布韦所需要的信心和投资。

津巴布韦需要的是一个稳定和有公信力的政府——然后亚洲、美洲、欧洲的投资才会真正将津巴布韦看作是有投资前景的地方。

这就是穆加贝在今年一月从北京那里得到的信息。

津巴布韦军方司令在上星期得到的,也是同样的提示。


关于本文

本篇分析文章是由BBC委托机构外的相关领域专家撰写的。

亚历克斯·韦恩斯博士Dr Alex Vines)是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Chatham House)非洲项目主管,也是考文垂大学的高级讲师。

英国皇家国际事务研究所自称是一个独立的政治机构,帮助构建一个可持续、安全、繁荣和公平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