幼儿园为什么办在妓院林立的红灯区?

莎丽·弗雷彻在幼儿园外
Image caption 园长莎丽·弗雷彻说幼儿园使当地社区保持活力。

在荷兰阿姆斯特丹红灯区的两家妓院中间,有一家幼儿园——朱丽安娜公主幼儿园。

站在幼儿园外,你能听见来来往往的游客们说,完全想不到在这样一个地点会有这样一个幼儿园。

幼儿园园长莎丽·弗雷彻对这些议论早已了然于心:她那天带着孩子们出去例行散步,有个男士对她出言不逊;导游们会跟游客们乱说这家幼儿园里都是妓女们的孩子。

幼儿园虽然办在这么一个不同寻常之处,但却是阿姆斯特丹顶尖级别的:当局对幼儿园的质量按照交通灯的颜色划等级,过去4年,它已经从“红”变成了“绿”。

这样的进步来之不易,特别是政府削减了补贴,也就是降低了家长所交费用的免税额度。有的幼儿园因此被迫结业。

社区兴隆

朱丽安娜公主幼儿园建于1875年,原本设在一条名叫沃莫斯特拉特的老街,1999年才搬迁到现址,距离穿过阿姆斯特丹红灯区的运河只有几步之遥。

Image caption 朱丽安娜公主幼儿园位于阿姆斯特丹的红灯区

开办幼儿园的公司名叫“小世界”,幼儿园里共有9名老师照顾60个年龄从3个月到4岁的孩子。

幼儿园每天从早上7点30分开到傍晚6点30分,与妓院通常早10点到深夜的营业有很多时间上的重叠。

孩子们绝大部分来自附近新市场区的居民家庭,另外有些是荷兰著名乐队里的音乐界人士的孩子。

普通人

所有新到职的老师通常需要些时间来适应每天在这里的出入。

园长莎丽说,“我在这里已经工作了4年,可每次经过那些妓女的时候,我还是会觉得眼睛不知道往哪里看。”

“不过我倒没觉得有什么不对的。就想她们在那里工作一定是有原因的。尽管不知道她们是出于什么原因,不过你都接受。”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保留本地社区服务设施是防止阿姆斯特丹被旅游业完全侵蚀的方法之一。

在幼儿园任教28年的薇尔玛·寇福,在这个地方长大。她认为,孩子们在这个环境中长大并非没有益处。

“我觉得对我而言,从小土生土长在这个区很有好处,对孩子们也有好处。”

“他们所成长的地方虽然有点不同寻常,但他们却明白这些女士们其实也是正常人。”

园长莎丽也同意这种说法:“这些孩子学会把人当人来看。他们看见那些女人招手打招呼,他们也招手回应。他们喜欢这些女人,完全不带任何主观情绪和判断。”

每个星期,孩子们会由老师带着到小区里散步,通常好几个婴儿推车连在一起,在红灯区里算是一道五颜六色的风景。

旅游压力

妓院窗户里的那些女人们认识孩子们,有些人看见他们过来就把窗帘放下,有的却向孩子们招手。

有时候孩子们会问妓院是不是游泳池。

莎丽让家长们决定如何回答这样的问题,不过孩子们通常都太年幼了,完全不明白他们眼前看到的这些。

Image caption 如果没有像朱丽安娜公主幼儿园这样的托儿服务设施,普通家庭无法在城市中心生活居住。

对游客,更准确地说是对旅游业的抵触情绪,是阿姆斯特丹的一个大问题,而朱丽安娜公主幼儿园对这种抵触情绪起到了意想不到的化解作用。

比利时鲁文大学的让·伯格博士,是研究旅游业的专家。他说,阿姆斯特丹正在面对的是“威尼斯化”的过程,深受其苦。

所谓“威尼斯化”,指的是城市像意大利威尼斯一样,本地经济对旅游业过于依赖,以至于普通居民很难维系正常的生活,因为本应为居民开办的设施消失殆尽。

伯格博士说,这是一种“旅游单一文化,窒息了其他的社会活动”,而在阿姆斯特丹,这意味着各种卖木靴和郁金香的纪念品店代替了本地其他配套服务设施场所。

针对这一问题,阿姆斯特丹采取了相应的措施,禁止新开旅游纪念品商店和啤酒车,对那些接受短租游客的房东课以重税,等等。

保护幼儿园

不过伯格博士认为,政府的做法不妥。他说“更有效的办法是提升加强有别于旅游业的其它活动”,将学校继续开在游客区就是有效途径之一。

他说,如果城市有心扶持像朱丽安娜公主幼儿园这样的学校,那么“威尼斯化”问题可以得到缓解甚至化解。

Image caption 莎丽说,她的幼儿园和商店一样都属于红灯区不可或缺的部份。

如此说来,朱丽安娜公主幼儿园以及附近的两所中学,对保护阿姆斯特丹市中心的居民社区起到了关键的作用。

莎丽说:“我很难想象如果我们不在这里了,这个社区会变成什么模样。”

“有孩子的家长们怎么办呢?只要有好的配套设施,就会有好的社区。如果这种良性循环打破了,这个社区也就垮了。”

“如果所有的房子都办成了自助型旅馆,整个小区都会改变,这里也就不会有孩子们来住了。”

Image caption 幼儿园与性工作者的经营场所隔墙相处

朱丽安娜公主幼儿园所在的房子,是阿姆斯特丹区政府所有。政府认识到幼儿园的重要性。

2013年,幼儿园险些关闭。当时由于盈利下降,经营者被迫退出。如果将幼儿园搬迁到一个更靠市中心的两层楼建筑里,盈利空间将大涨。即便如此,区政府还是将这里以较低租金租给了“小世界”公司管理。

因此,来阿姆斯特丹的游客们将在可预见的将来,继续在红灯区里见到孩子和老师们出来散步。

今年夏天,莎丽带着孩子们在例行的一次散步时碰到一个游客。

“他拦下我们说:你带着小孩子来这里做什么?”

“我们回答说,我们不来做什么,我们就是这里的。”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