BBC中国博客:深入中国“女德”学校

图片版权 Pear Video
Image caption 网上流传的一段影片中,“女德”学校的学员被迫跪着擦地

近年,中国各地冒起一些教导女性“从德”的学院,强调女性身份与事业并不能并存,强迫女学员学习家务。这些“女德”学院内里是怎样的呢?

早前当地媒体报道,中国辽宁抚顺市“抚顺传统文化教育学院”向女性教授“女德”后,引起中国舆论不满。

这间学校向女学员传递的主要讯息包括:

  • 事业女性没有好下场
  • 女性应该安于社会最底层,不应尝试上爬
  • 女性必须遵从父亲、丈夫或儿子的命令
  • 被丈夫虐打时不可还手,丈夫训斥时不可还口
  • 女性与超过三个男性发生关系,就会染病身亡

抚顺当局迅速回应。该市教育局指这些女德班“教学内容存在有悖社会道德风尚的问题”。

在不断升温的媒体与社交网络批评下,市政府勒令该营办了六年的学院关闭。

曾在该学院参加女德班的17岁少女阿静(音译)向BBC表示,她很高兴看到这个结局。

阿静13岁时,她的母亲认为她太顽劣,将她送到抚顺传统文化教育学院,期望文化教育会令阿静变得更守规矩。

与该学院其他学员的父母一样,阿静的母亲出身农村,没受过多少教育。

阿静对当时的苦况记忆犹新:“接受学院训练时,我被逼徒手清洁马桶,多恶心啊!”

学院教导阿静,这就是一个女性应该做的事,又指女性生来就是为了服侍男性。阿静至今不明白,为什么他们不准她戴上手套洗厕所,亦不明白为什么教育女性要受这些毫无必要的折磨。

图片版权 Pear Video
Image caption 女德班一名讲师,不论丈夫要求什么,女性均应回应“是、好、马上”

另一项主要教学内容,是要求女学员向家长及祖先承认自己的过错。

阿静说,女德班的课程范围,从背诵古老教诲,到手把手家务实习,还包括心理治疗式的小组分享。

最令阿静受不了的,是班上会播放“治愈女性”的访问片段。

“她们声称自己曾与多于一个男子做爱,因此全身出现溃伤。”阿静回忆:“但她们说,在学习‘传统女德’成为好女人之后,这些伤势就奇迹似的痊愈了。”

“那七天的训练营真不是正常人待的。我不能忍受他们的洗脑,第四天夜晚就爬栏逃走了。”

在北京、上海等大城市,受过教育的白领阶层或许会对“女德班”感到震惊及不可置信。

但在现实中,这种过时的观念仍深植中国的次级城市、小县城,尤其是农村地区。

图片版权 Pear Video
Image caption 在中国封建时代,这些"女德"是被广泛接受的

今年五月,江西九江市的大学生,被教导贞操的重要性,并被告知穿着暴露是不能接受的行为。 2014年,广东东莞一间文化中心,教导会员说要成为一个事业女性,不如先切除胸部及子宫。

2005年,深圳一名年轻女性移民工,为了逃离被迫卖淫,从一幢建筑的七楼一跃而下。她将贞操置于生命之上的做法,被视为“勇敢”,其轻生行为在全国范围内广受赞誉。

数千年的封建制度中,这样的“女德”一直被广泛视为女性必须顺从的价值。

传统观念要求女性服从父亲、丈夫及儿子,重视及守护自己的贞操,并信服“女子无才便是德”。

在古代中国,这些观念在家庭及学校传播,是奴化及压抑女性自主的工具。

直到毛泽东在1949年中华人民共和国成立后,喊出“女性撑起半边天”,中国女性的社会地位才渐渐提升。

然而,封建价值以“传统文化”之名反击,是中国社会中很多人的忧虑。

有利可图

当然,营办这些“女德”学院的动力,绝对不止意识形态。

今次事件中的抚顺传统文化教育学院,就是获抚顺民政局登记的社会团体,一直没有营办教育机构的执照。

但这并不妨碍其创办人,在中国各个城市开办学校。根据当地媒体报道,被勒令关闭前,该校有超过一万名学生。

据学院院长在宣传影片中声称,该校资金全数来自学生捐款。该校亦有在网上售卖中国传统服饰,或为文化活动提供服装。

图片版权 Pear Video
Image caption 学员要向孔夫子像下跪并承认自己的过错

学院针对有“问题少女”的家庭,承诺透过教授传统价值改变她们。学院亦会向企业宣传,指他们的教导可以营造更“和谐”的办公环境。

另一间在东莞开设的同类中心,则以活动及表演公司的名义注册,但会招募学员及收取学费。该中心在2014年因以慈善名义营利,遭当地政府勒令关停。

舆论质疑,这些学院与中心以宣扬传统中国文化为幌子,目的是图利,不少均已因为法律问题或无证教学被关停。

但目前仍有不少同类机构在运动中。即使“抚顺传统文化教育学院”的抚顺最大分校关闭,同集团其他院校仍在运作。

支援小组

这样的意念在中国真的有市场吗?

这些学院的大部份学员,均为教育程度不高、来自农村的妇女,她们在课堂上被教导女性的地位较男性低,似乎为她们本来面对的困境,提供了解释。

在一段外泄课堂片段中,一名女学员表示,自己会报名参加课程,是因为她的丈夫想她回归女性“柔弱”、“顺从”的本性。

图片版权 Pear Video
Image caption 大部份这些学院设在小县城

透过课堂,她们定期聚集,互相分享故事,彼此间形成了支援小组。很多学员渐渐会成为学院的义工、或教导其他新生的讲师。

“最根本的协助,应该来自政策制定人。”中国妇女问题专家、《农家女》杂志主编谢丽华表示。

“女性缺乏教育、社会支援,农村女性权益亦缺乏法律保障,这样的环境令这些意识形态得以滋长。”

谢丽华指出,没有制度保障,农村妇女面对其他更严重的问题,包括对幼女的性侵犯、无权拥有土地等,也无法得到解决。

对于“女德班”,谢丽华则认为毋须太认真对待。

“历史的潮流是无法逆转的。中国社会正步向性别平等。我们应该做的是笑一笑,然后忘记它们。”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