强奸与侵害:揭开音乐产业的黑暗一面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艾美说,她受到了资深经理人的栽培 (英文)

在音乐行业里,性侵害与骚扰是一种“瘟疫”,那些“危险的男人们”在滥用他们的权力。现在,在BBC主持人维多利亚·德比希尔(Victoria Derbyshire)的节目里,一些受害者首次公开发声。

“艾美(Amy)”当时15岁,她得到了来自英国最大音乐公司之一的经理人栽培。

“我很小的时候就开始一直在写歌,然后有人发电邮给我,说他想帮助我,做我的经理人,”她解释说。

我们在这里对这名创作歌手的名字作了改动。她当时就开始与这名男子合作,很快就在音乐榜单上获得了一些成绩,然后一切变得不对劲。

“他对我说,他爱上了我,而如果我不同意做他的女朋友,他就会毁掉我的职业生涯。”

“在之后的两年里,他继续勒索我,威胁我,要我和他开始一段关系。”

“他令我相信,没有他,我什么都不是,而如果我告诉任何人,那些成功就会化为乌有。”

这名经理人仍然在行业内工作。艾美说,随着时间的推移,他的控制变得越发强烈。

“他立了一张清单,列出了我可以做和不可以做的所有事情。”

“上面写的有,比如对他表现出更多的爱慕,少一点和我的朋友和家人说话,还有确保他是我这辈子倾谈得最多的人。”

然后,他开始对她进行性侵害。

“我当时都不想活了,因为那实在是一种可怕的生活。”

“我当时想:‘我要去找一份朝九晚五的工作,我会被音乐产业抵制,但是我宁愿被禁止做我所爱的事情,也不要再花任何时间与这个男人在一起。’”

“做一个音乐人是我一直唯一想做的事,而它终于实现了。这本该是我人生中最美好的时光,但是它却其实是最糟糕的。”

“幸运的一个”

在音乐生涯刚开始时,创作歌手克洛伊·霍尔(Chloe Howl)就曾感觉自己被好些男人占便宜。

她在16岁时就与一家唱片品牌签约,之后获得全英音乐奖(Brit Award)提名。

“我有遇到过一个人颇为强势地对我下手,”她描述说,“他比我年长很多,而我们本该只是一种职业上的合作关系。”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我知道行内有人被强奸过” (英文)

“他会载我到我的酒店放下我,然后给我发信息说:‘你为什么不邀请我进去?’”

“我记得有一天晚上,他抓摸我的屁股,还说一些话,大致上类似于‘我觉得我们在床上会玩得很开心’。”

然而,哪怕遇到过这样的性骚扰,她还是形容自己是“幸运的一个”。

“我知道有些女孩被强奸了,而且总是一个有权势的男人和一个正在冒起的女孩,她的生涯还没有开始,需要尽可能多的支持。”

“我知道有男人是可以做完之后脱身的。他们被给予了这种碰不得的权力。”

“性奴”

“你要花很大力气,才能在今天的这个行业里找到一个从来没受到过性骚扰或者侵害的女人,”29岁的音乐经理人雅斯敏·拉乔伊(Yasmin Lajoie)说。她放弃了匿名报料的权利。

因为对行业内所见过和亲历过的侵害感到沮丧,她开始收集其他人关于这类不当行为的故事。

“我原本预料的是性骚扰的事例……但是我实际上收到的事例是发生在公司场所里的强奸,男人坚持要求年轻女子为其口交,男人严重地侵犯女性,在大唱片公司拥有的公寓里对她们进行强奸。”

维多利亚·德比希尔节目组交谈过的很多女性都曾被性骚扰和性侵害,但因为太害怕而不愿出来分享她们的故事。她们害怕自己不能再在这一行里工作。

Image caption 雅斯敏·拉乔伊说,她感到愤怒,认为事情需要改变

有一位女士在经过20年之后才决定分享她的故事。她是米雪儿·德弗里斯(Michelle de Vries)。

年轻的时候,她得到了一个在国外一个大唱片公司工作的机会。她说她被要求和一个比她年长、资历更高的同事待在一起,后者反复地侵害她。

“他会一丝不挂地走进我的房间。他会在我面前自渎,还说:‘我知道你其实喜欢的,’”她描述说,“我感觉像个性奴。”

“然后有一天,我和一个女孩在办公室,我们被告知要去见他。于是我们就上去他的办公室,然后他掏出了他的阴茎说:‘我想和你们玩三人行。’”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我感觉像个性奴” (英文)

“我们去找一个律师,得到的说法是,他已经犯了严重的罪行。但是律师说:‘如果你们报告这件事,你们就永远都不能再在这一行工作了。’”

于是,米雪儿和她的女同事决定辞职。

她说,这个男人仍然在这一行里工作——这令她更有决心要发声。

“我以为我遭遇的是80或90年代留下的遗风,但是很明显,这样的行为还在继续,今天的年轻女性仍在被侵害。”

对于雅斯敏来说,近期媒体曝光的事情甚至连皮毛都不算。

“音乐行业里的性侵犯和性侵害是一种瘟疫,”她说。

代表英国这一产业的英国音乐组织(UK Music)表示,“极度严肃看待任何指控,并将持续为任何投诉人提供支持和保密,尽我们所能引领他们获得所需的帮助和建议”。

雅斯敏说,她“毫不怀疑今天音乐产业里会有一些从业者是应该进监狱的”。

她说:“我很愤怒,事情需要改变。世上有那么多精彩的行业,能够鼓励女性不必在畏惧侵犯、骚扰和强奸的前提下进入这个行业,将是很棒的事。”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