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印洞朗对峙后:洪水泛滥殃及印度村民

Bimati Hajarika 图片版权 Navin Khadka
Image caption 因为洪水,哈扎莉卡已经失去了四个家园

“我已经因为这条河失去四个家园了。”在印度东北部阿萨姆邦布拉玛普特拉河(Brahmaputra River)河畔,60岁的哈扎莉卡指着河水说。

“我之前住的四条村,现在都在水底下。”

因河水泛滥,哈扎莉卡住过的四条村落被河水淹没,她现在住在附近一个用竹枝搭建的临时居所。最近,她这间临时屋又遭洪水威胁,令她非常紧张。

“如果河水又泛滥,我真的不知道自己还可以去哪里。”

BBC记者到访过阿萨姆邦多条村落,同样的故事不少。年老的村民指向河水,指出他们旧时村落被水淹前的位置,很多人都已被逼迁居数遍。

布拉玛普特拉河的上游位于中国,自从中国停止与印度方面分享对洪水预警至关重要的河流数据后,阿萨姆邦的民众对洪水的忧虑不断增加。

关于河流的流动、分流及水质等等资讯,有助断定水位,以向下游国家发出洪水预警。

“我们也是在看到媒体报道后,才知道中方(停止与印方共享资料)的决定。之后我们一直很担心。”Dhansirimukh村居民杜雷(Sanjiv Doley)说。

杜雷表示,他们至今一直做好随时有洪水的准备,包括如何疏散村落的准备。“想像一下,现在我们不会收到任何来自中方的数据,”杜雷说:“如此一来,这里没有一条村落可以安全。”

布拉玛普特拉河是亚洲最长的河流之一,源头位于中国西藏,流经印度再进入孟加拉,于孟加拉湾出海。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布拉玛普特拉河每年都会在阿萨姆邦造成泛滥,令数万人流离失所

布拉玛普特拉河每年都会在阿萨姆邦造成泛滥,令数万人流离失所。今年至今,阿萨姆邦已有近300人因为洪水而罹难。

印度与其上游国中国之间有一项双边协议,在每年的雨季(5月15日至10月15日)期间,共享河流的相关资料。

但在八月,印方官员表示今年没有收到这些资料。

这个时间,与中印双方在洞朗地区发生军事对峙的时间重合。该军事对峙持续了两个月才缓解。

九月,中国当局表示至今没有共享数据,是因为中方的水文站“由于去年遭遇洪水损毁需进行复建,以及进行升级改造等技术原因,目前暂不具备搜集有关水文数据的条件。”

这是中方关于此事的最后一次表态。

但BBC发现,中方仍有与孟加拉分享同一条河流的资料。孟加拉位于布拉玛普特拉河最下游。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卡齐兰加国家公园,是印度独角犀牛的栖息地,也经常受洪水肆虐

孟加拉国水力资源部长穆罕穆德(Anisul Islam Mohammad)九月向BBC证实,孟加拉收到了中国提供的数据。

中国政府未有回应BBC的置评请求。目前不知道中方会否、或何时会恢复与印方共享数据。

当地人向BBC表示,在中方仍会与印方分享数据、印方可提前预备应急时,洪水爆发已经很难应付,忧虑印方没有了上游的数据,水灾的破坏性会更大。

“他们在上游做什么,中国一直都不说,”阿萨姆邦议员、“拯救布拉玛普特拉河”行动领袖辛哈尔(Ashok Singhal)表示。

“我已经申请过几次许可,到西藏的布拉玛普特拉河上游地区看看,但一直不获中方批准。”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2016年,阿萨姆邦有34人因洪灾死亡

中国政府在其境内的布拉玛普特拉河流域修建了数个水力发电堤坝。在西藏,这条河名叫雅鲁藏布江。

但中方坚称,他们没有截流或分流,亦不会做任何有违下游国(印度、孟加拉)利益的事。

印度阿萨姆邦的官员则指,他们看到了很多不好的征兆。他们认为,自今年五月中方没再共享数据开始,泛滥越来越频繁。

“过去,我们在雨季会有一至两次的洪水,但今年,在上游没降雨的情况下,已经有过三到四次的洪水。”阿萨姆邦财政及卫生部长沙尔马(Himanta Sarma )向BBC表示。

“这一切要放在洞朗对峙的背景下去看。”沙尔马表示。

有阿萨姆邦的科学家认为,对于这个问题,印方目前所做的并不足够──可做的包括在中印边界地区,设立自己的水文站。

“科学界、政界与官僚之间,目前没有对话。”古瓦哈提大学地质学教授保哈拉(Professor BP Bohara)说。

与此同时,印度也被孟加拉等下游国家批评无视下游国家处境。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