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班牙首相拉霍伊拒绝与加泰自治区前领袖普伊格德蒙特对话

Spain"s Prime Minister Mariano Rajoy attends a press conference at the Moncloa Palace in Madrid, December 22, 2017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拉霍尔表示,普伊格德蒙特不是加泰地区议会选举的胜者

身在国外的加泰罗尼亚前自治区领袖普伊格德蒙特(Carles Puigdemont)在地区议会选举后呼吁西班牙政府展开对话,但西班牙首相马里亚诺·拉霍伊(Mariano Rajoy)拒绝。

正处于自我流放状态的普伊格德蒙特表示,他希望在他目前身处的比利时布鲁塞尔或者另一个欧盟成员国进行对话。

较早前,分离主义派以微弱优势取得加泰议会大多数议席,普伊格德蒙特声称,这是西班牙政府的一次落败。

“加泰罗尼亚想要成为独立政府,这是加泰人民的愿望,”普伊格德蒙特在比利时表示,“我认为马里亚诺·拉霍伊的计划没有奏效,所以我们必须找新的方法应对这次危机。”

目前尚未清楚,谁将会获得权力在加泰罗尼亚组建政府。

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政党正在争取赢得新一届地区议会的多数席位,为与西班牙政府进行更多对抗铺平道路。

然而,反独公民党成为最大党派。公民党希望加泰罗尼亚保持为西班牙半自治地区。

西班牙首相拉霍伊回应会否与普伊格德蒙特见面时称,他应该与“胜出选举”的阿里马达斯(Ines Arrimadas)对话。阿里马达斯是公民党的参选人。

拉霍伊说:“我是西班牙的首相,也是加泰罗尼亚的领导人,我们致力与胜出选举的加泰罗尼亚政府保持对话。”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普伊格德蒙特:“现在是时候对话了”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拉霍伊拒绝与普伊格德蒙特见面

选举结果

此前,马德里政府剥夺了加泰罗尼亚的自治权,并明确认定10月份的独立公投为非法,之后宣布进行选举。

拉霍伊曾希望,投票结果会给局势带来稳定,但是投票结果显示,政治僵局仍将持续。他的保守派政党人民党在周四(12月22日)的投票中遭遇了历来最差的一次选举成绩。

在计算所有选票后,支持独立的党派JxCat、ERC、CUP共同赢得70个席位,占多数席位。

在分离主义的党派中,被推翻的加泰罗尼亚总统普伊格德蒙特的JxCat略微领先于ERC。该党由他的前副手奥里奥尔·洪克拉斯(Oriol Junqueras)领导。

普伊格德蒙特在布鲁塞尔表示,“加泰罗尼亚共和国”胜利,而“西班牙被击败”。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分离主义政党在选举中仍保持多数。

他被西班牙检察官指控叛乱和煽动。 洪克拉斯面临同样的指控,目前他正在监狱中。

Cs拥有25%的选票,在135个席位议会中赢得37个。

其领导人阿里马达斯告诉BBC她的政党取得了“胜利”。 她表示组建联合政府将是“困难的,但我们会努力”。

决定取消加泰自治权的总理拉霍伊人民党在新的加泰罗尼亚议会中只赢得3个席位,低于2015年选举的11席。

选举投票率超过80%,创了加泰罗尼亚地区选举的纪录。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阿里马达斯的政党将试图组建联合政府

为什么会有这次选举?

上一个加泰罗尼亚议会由分离主义者主导,在西班牙宣布公投是非法的之后,该议会在10月27日宣布加泰罗尼亚独立。

为了阻止这次公投,西班牙警方冲击了一些投票站。然而,许多选民反抗西班牙法院和防暴警察,还是坚持投了票。

此举导致暴力冲突,数百人受伤。视频显示警方在投票站扭倒投票者。

据组织者表示,有90%的选民赞成独立,但参选人数不到一半。

普伊格德蒙决定,这些选票足以宣布加泰罗尼亚从西班牙独立了。

拉霍伊随后解散了加泰罗尼亚政府,实行直接管制,并决定在12月21日举行选举。

检方指控13名加泰罗尼亚分离主义政客叛乱和煽动叛乱,其中普伊格德蒙和另外四位逃到比利时。

在被告人当中,两名支持独立的政治人物被关入西班牙,六人取保候审,并受到监控。

各方作何反应?

欧盟委员会表示,不管周四的选举结果如何,其对加泰罗尼亚的立场不变,即加泰罗尼亚事件是西班牙的内部问题。

欧盟委员会发言人温特施泰因(Alexander Winterstein)告诉法新社说:“我们对加泰罗尼亚问题的立场是众所周知的,并且在各个层面上都经常重申,这个立场不会改变。”

他补充:“就本次地区选举而言,我们没有任何评论。”

德国呼吁各方保持对话,避免局势升级,但强调政府认为这是西班牙的内政。

现在会发生什么?

分析人士说,分离主义政党的成功意味着皮球被踢回西班牙政府的半场。

总部在伦敦的研究公司Teneo Intelligence的安东尼奥·巴罗佐(Antonio Barroso)表示,马德里的问题仍然是“分离运动不会消失”。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