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石油禁运:韩国扣查涉走私油品货轮我们知多少?

被扣留在韩国平泽港的KOTI号油轮(1/1/2018)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KOTI号在新年前夕被韩国当局截获扣押。

联合国安理会去年12月通过对朝鲜的新一轮制裁决议后,韩国在2018年将要到临之际,先后扣押两艘运油轮,调查其向朝鲜运送石油产品之嫌疑。而此事同时把中国大陆与台湾牵扯其中。

这两艘船分别是香港注册的方向永嘉号(Lighthouse Winmore)与巴拿马注册的KOTI号。两艘船只分别被扣押在丽水港和平泽·唐津港。

中国外交部被追问此事时并未正面评论,但强调一贯主张全面、严格执行安理会通过的各项涉朝协议,绝不允许中国公民和企业从事违反安理会决议的活动。台湾检察部门则于星期三(1月3日)逮捕涉嫌租赁案中油轮的商人调查。

不过,公开数据信息显示,两艘油轮均由中国轮船企业拥有。

被扣油轮的具体身份清楚了吗?

BBC中文记者综合九大国际港口监督公约机构之一——《东京谅解备忘录》港口国监督委员会(东京MOU)——以及两家知名船舶追踪网站—— MarineTraffic.comVesselFinder.com ——得出两艘涉案运油轮的综合信息,以及它们被扣押前的受检纪录:

方向永嘉號 Lighthouse Winmore

登記船東:廣州方向海運管理有限公司

中國香港

註冊

2014年

建造

  • 總噸位 11253公噸

  • 載重噸位 16500公噸

  • 船舶總長 144米

  • 最大寬度 23米

Reuters

方向永嘉号( Lighthouse Winmore )最近三次受检纪录

  • 2017年12月4日——韩国光阳
  • 2017年11月24日——韩国光阳
  • 2017年1月8日——印尼杜迈

资料来源:《东京谅解备忘录》港口国监督委员会

韩国政府此前表示,方向永嘉号涉嫌在公海上向朝鲜三钟2号轮转移油品600公吨,去年10月19日在韩国丽水港靠港转运油品后出港,11月24日再次进港时被扣查。

船上载有25名船员,其中23人为中国公民,两人为缅甸人。他们全数受韩国当局扣查。

据东京MOU系统信息,方向永嘉号的船东方向海运位于广东广州番禺区。香港《南华早报》记者本周到该处接触到其副总经理曾海波。曾海波称对其船舶涉嫌违反对朝制裁并不知情,“我们只是把船租出去”。

曾海波称,方向海运正透过中国大陆律师与韩国、大陆和香港有关部门交涉。

香港媒体发现,方向航运在香港设有数家公司,多数由龚锐强担任唯一股东,一些则由曾海波共同持有。

曾海波对《南华早报》称,租用方向永嘉号的台湾公司此前从未与方向海运合作,“龚锐强只是给一家台湾公司租船用几个月……我们不知道那家台湾公司与朝鲜的任何交易”。

KOTI號

登記船東:大連宏洋船舶管理有限公司

巴拿馬

註冊

2008年

建造

  • 總噸位 5182公噸

  • 載重噸位 8008公噸

  • 船舶總長 106.4米

  • 最大寬度 18.6米

EPA

KOTI号最近三次受检纪录

  • 2018年1月2日——韩国平泽
  • 2017年12月22日——韩国平泽
  • 2017年12月17日——中国威海

资料来源:《东京谅解备忘录》港口国监督委员会

韩国方面并未透露KOTI号更多和调查相关的信息。据韩联社报道,目前该油轮正接受韩国关税厅与国家情报院的联合调查。船上船员主要为中国和缅甸公民。

KOTI号在东京MOU数据库上的登记船东为中国大连宏洋船舶管理有限公司(Dalian Grand Ocean Shipping Management),但宏洋船舶一名职员星期四(1月4日)回答BBC中文记者查询时称,该公司名下并无KOTI号这艘船,也没曾租船到韩国一带作业。

BBC记者向这名职员提供了东京MOU纪录上的英文名字和国际海事组织(IMO)登记号码后,他表示:“就我所知的话,大连叫Grand Ocean的就我们家了。”

宏洋船舶表示愿意再次核查相关情况,但BBC中文暂未收到进一步答复。

另一方面,从东京MOU纪录所见,KOTI号12月17日停靠中国威海受检时才改用现名,并悬挂巴拿马旗。它在此之前称为Semua Sejati,为马来西亚注册轮船,最后一次于2016年3月8日在新加坡以原名受检。

那是谁雇的船?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北京称方向永嘉号自2017年8月以来未曾停靠中国港口;台北称油轮11月曾到台中靠港补给。

此前韩方表示,方向永嘉号是由台湾 Billions Bunker Group 租用,台湾交通部航港局确认该公司中文名字为比利恩油品集团,但表示该集团是在马绍尔群岛注册。

台湾高雄地方法院检察署1月3日以犯罪嫌疑人身份传唤商人陈世宪接受侦查庭盘问。检察官发现陈世宪“明知所使用之船舶其目的地均系前往公海贩卖油品,却于出口报单上填载目的地为香港地区等不实字样,认其涉犯《刑法》行使业务登载不实文书罪之犯罪嫌疑重大”。

高雄地检署检察官继而改以被告人身份,准许陈世宪取保候审。

高雄地检署的声明并未直接证实陈世宪与比利恩油品集团有关,但证实其经营盈荣渔业集团,下设高洋渔业公司。《联合报》发现,高洋渔业曾与比利恩油品集团联号,在人力银行(求职网站)上刊登招聘广告,而高洋渔业的登记业务包括海上加油。

据英国独立风险评估企业 InfoSpectrum 所载,比利恩油品集团登记地址为马绍尔群岛首都马朱罗,公司登记目的为持有一艘油轮。

至于KOTI号由谁租用,目前仍无任何信息。

北京与台北当局都怎么说?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金正恩(中)去年接连举行导弹试射引发美国推动联合国加大对朝制裁。

中国外交部连日来都强调会严格执行联合国各项制裁决议,并“严肃处罚”违反制裁命令的中国公民和企业。发言人耿爽星期二(2日)被问及KOTI号情况时,纠正了记者该船国籍为巴拿马,并简单申明中方立场后,并未进一步评论。

另一位发言人华春莹元旦前被追问方向永嘉号问题时则说:“针对媒体报道的有关个案,特别是所谓今年10月19日,一艘中国船只涉嫌在公海向朝鲜船只输送石油,中方已立即进行了调查。事实上,相关船只自今(2017)年8月以来未再停靠中国港口,没有进出中国口岸记录。相关船只是否前往过其他国家港口,中方不掌握。”

台湾交通部航港局12月29日发布的声明说,方向永嘉号2017年曾到台湾港口补给两次,“该油轮目前尚非属联合国安理会所公告世界各港均应拒绝进港之船舶”。

台湾外交部发言人李宪章也对外表示:“中华民国做为国际社会负责任一员,向来积极配合国际制裁北韩(朝鲜)的行动。”

航港局业务组长赖炳荣隔天再向媒体记者补充说,方向永嘉号最近一次进出台湾的纪录是在11月6日,于台中港加油、加水后,11月7日离港,目的地韩国丽水港。

按此说法,方向永嘉号从离开台中港,到抵达申报目的地丽水港并被韩方扣押,前后相距17天。

违反制裁的船舶会面对哪些惩罚?

安理会去年9月通过的第2375号制裁决议规定,联合国成员国不得以“船对船交货”方式,向朝鲜供应任何物品。12月22日通过的2397号决议案再次重申这项禁令,同时订明每年只许对朝供应50万桶已提炼油品和400万桶原油。

第2397号决议案授权联合国成员国:

  • 在有合理怀疑下,在其港口、司法管辖区和领海内收缴、查验、冻结(扣押)任何涉嫌运输决议案所禁止物品的船舶
  • 禁止其国民或受其司法管辖之个人或企业,向有关船舶提供保险或再保险,或检验船舶并核准等级
  • 撤销船舶登记
  • 禁止该等船舶进港
  • 充公并处置相关货物,包括将其销毁

朝鲜对进口石油依赖有多大?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朝鲜进口石油的官方数据极难获取。

国际社会普遍相信朝鲜依赖外来石油供应。美国智库外交关系协会2017年11月底发表的一份研究报告强调,“朝鲜重度依赖中国获取石油(和食品)也是个重要的弱点”。

韩联社2016年初曾引述韩国能源经济研究院(KEEI)高级研究员金景述说,1990年代以来,俄罗斯停止对朝供应石油,朝鲜的原油进口已完全依赖中国,中国只须断油一周,朝鲜便会陷入严重混乱。

不过美国《外交家》杂志指出,第2397号决议订定的年度原油进口限额,与外界估计中国每年对朝输出原油数字——364万桶——基本相若,因此虽然朝鲜的石油供应本来就不足,但这次制裁“不太可能让朝鲜缺油”。

日本共同社12月份派员入境朝鲜,正值平壤大雪纷飞,但记者察觉许多设施在寒冬下仍然没有供暖。虽然日常商品价格未见显著波动,一些当地居民向共同社表示,生活变得艰苦。

共同社报道称,截至2017年秋季为止,朝鲜汽油价格已比2016年翻一番,但有当地居民称,油价最近些微回落,原因不明。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