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美国奥运体操队队医拉里·纳萨尔性侵156人获刑175年

Larry Nassar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这名娈童者曾声称受害者“杜撰”了有关指控,借此出名和捞钱

156名年轻女性——她们是别人的女儿、姐妹,有些已经是母亲,有些则是奥运会选手——在过去一个星期当中,都在法庭上公开作证,她们曾受到同一个男人的性侵害。

在美国时间周三(1月24日),前美国奥运体操队队医拉里·纳萨尔(Larry Nassar)因为多项性侵罪名,被判监禁40至175年。

在性侵指控如多米诺骨牌一般被陆续揭发之际,纳萨尔经过司法程序被绳之以法,为这个从好莱坞开始继而席卷全美直到蔓延世界多个地方的社会议题立下新的注脚。

“永远不值得被释放”

周三,露丝玛莉·阿奎莱纳法官(Judge Rosemarie Aquilina)在宣判时告诉纳萨尔:“就像倾听这些幸存的姊妹们是我的荣幸一样,给你判刑也是我的荣幸。”

“因为先生你永远不值得再从监狱里走出来。”

法官进一步向这名娈童者说:“你尚未承认你所做的一切。先生,我连我的狗都不会愿意交托给你。”

“我刚刚已经签署了你的死刑令。”

这名54岁的前美国体操奥运队队医承认10项性侵女孩和年轻女性罪名,受害者当中包括奥运选手。

他此前已经因为一项持有儿童色情物品罪被判监禁60年。

纳萨尔在庭上曾试图道歉,但是法官却指,他的道歉不真诚,并说他将会“在黑暗中度过余生”。

过去七天,纳萨尔的性侵受害者陆续在庭上声泪俱下地指证他的罪行,最后,纳萨尔有一个机会向法庭陈词。

在一个满座的法庭中,他说道:“与你们所有人所承受的痛苦、创伤和情绪崩溃相比,我现在的感受微不足道。”

“对于所发生的事情,我的歉意没有言辞可以形容。”


一个关于幸存的故事

BBC记者拉吉尼·瓦伊迪亚内森(Rajini Vaidyanathan)发自美国密歇根州兰辛市

在七天的听证当中,每一个故事都出奇地相似——一个前美国体操队队医将这些女子召去做护理,但是他所做并不是减轻她们身体的任何疼痛,而是玷污她们的纯真。当中一些人当时年纪太小,甚至要在多年后才意识到自己被性侵了。

拉里·纳萨尔坐在他的围栏后面,距离这些受害者仅几米远。她们一个接一个地两眼直视着他,向他重述,他曾经对她们做过什么。而这正是整个听证过程当中最不寻常的画面。

她们作出的指证内容令人惊骇,但同时也发人深思。对于性侵受害者来说,重拾这些经历已经是一件艰难的事,更别说那个加害者就在你的面前。

关注瓦伊迪亚内森的Twitter:@BBCRajiniV


给法官的信

然而,阿奎莱纳法官却透露,纳萨尔在此前认罪之后曾给她写了一封信,声称这些指控者“杜撰”了一些指控,借此出名和捞钱。

当法官读到信件中纳萨尔指自己被“操纵”从而不得不认罪的时候,法庭上的旁听者倒吸了口气。

纳萨尔写道:“我是一个好医生,因为我的治疗是有效的,而现在出来说话的那些病人,正是那些表扬过我并且一次又一次回到我那里去的人。”

他还在信中引用了英国剧作家威廉·康格里夫(William Congreve)写过的一句话:“遭怠慢的女子,比地狱之复仇更加可怕(Hell hath no fury like a woman scorned)。”

在法官宣读完判词之后,满堂的见证者们都站了起来,为她的判决鼓掌。

“他们不愿听”

在一个星期的指证过程中,数十名出席的女性里包括了奥运体操金牌获得者艾莉·莱斯曼(Aly Raisman)和乔婷·韦伯(Jordyn Weiber)。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丹霍兰德在庭上作供(英文)

她们的队友麦凯拉·马罗尼(McKayla Maroney)、加碧·道格拉斯(Gabby Douglas)以及西蒙·拜尔斯(Simone Biles)也透露,她们曾受到纳萨尔的不当对待。

2015年,掌握该国体操运动的管理机构美国体操协会甚至他受到有关专业操守的指控而低调地与纳萨尔解除关系。

2014年的一项调查就已经使得纳萨尔在他所工作的密歇根州立大学(MSU)被停职三个月。

不过此后他继续接待病人,一直到2016年,《印第安纳波利斯星报》(The Indianapolis Star)报导他被公开指控性骚扰的消息。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经历过性侵创伤的姊妹们(英文)

那一年稍后,他因为涉嫌与一名儿童进行性接触而被密歇根警方拘捕和检控。

一年后,他由于电脑中被发现存有娈童的影像而被判刑。

其中一个最先出来公开指控纳萨尔的是瑞秋‧丹霍兰德(Rachael Denhollander)。她在周三的法庭中将矛头指向了密歇根州立大学。

“一个小女孩值多少?一个年轻的女子值多少?”现在已经是一名律师的丹霍兰德在庭上忆述在她15岁时受到的侵害时发出这样的诘问。

她表示,好几次受害者们都向密歇根州立大学报告这些事件,但是,她说:“当时没有人相信,因为他们不愿听。”

“受害者们被禁声,被恐吓,被告知她们是在接受治疗,而且有些时候还会被送回去受更多的侵害。”

“当机构本身建立起了一种文化,令一个加害者能够无顾忌地作为,就会是这样的状况。”

丹霍兰德说,她受到侵害所造成的创伤,在她生育自己的三个孩子(其中两个是女孩)时令她对医疗护理有“可怕的阴影”。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据称,密歇根州立大学校长将会辞职

后续调查

周三的法庭休会时,美国奥委会(USOC)宣布,将对这宗性侵害丑闻展开独立调查。

该委员会会长斯科特·布拉克门(Scott Blackmun)在一封公开信中写道:“美国奥委会决定启动一项由第三方负责的调查,检视这种程度的侵害何以在如此长的时间里没有被发现。”

周二,美国全国大学体育协会(NCAA)表示,将会调查密歇根大学最初在体操队员报告性侵时的处理手法。

纳萨尔的判词宣读之后几个小时,密歇根州众议院的议员们以压倒性的票数通过动议,要求密歇根州立大学校长辞职。

该动议称:“我们已经对露·安娜·K·西蒙(Lou Anna K Simon)校长的能力失去信心,她不能领导一个透明的调查,不能实现改变令这样的事情不再发生,不能保护学生,不能领导密歇根州立大学前行。”

密歇根州立大学的学生报纸报导,西蒙将在本星期结束时离职。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