日本政坛另类亲中派野中广务“孤独斗士”离去

野中广务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野中广务2012年接受央视专访曾经指责日本将钓鱼岛收归国有「相当可耻」

正当日本外相河野太郎将于27日访问中国之际,日本前官房长官(仅次于首相之职)野中广务,26日病逝于京都府,享寿92岁。

一生纵横日本政坛60多年的野中,正是个日本政界眼中的「亲中派」。野中对日本在二战中侵略角色的反思,希望日本能向中国、韩国道歉的言论,更让他成为独树一格的政治家。

2012年9月,当时日本政府决定购买钓鱼岛(日本称尖阁诸岛、台湾称钓鱼台)主权,并将其国有化,引发中日间主权的争议。已退休多年的野中广务,接受央视访问时表示:「发生这种事,身为日本人我觉得可耻,向中国人民道歉」。

他曾言:「如果钓鱼岛的纷争要解决,他会建议中日双方设立共同特别财团,一起出资开发,共享周边资源」。然而,这样的回应激起日本许多舆论抨击,批评他是「卖国奴」。

不单是钓鱼岛,野中在历史问题的认识上,也给予中国当局许多同情。 1998年,野中成了自民党首任访问南京大屠杀纪念馆的干事长。

2008年,他更发言表示南京大屠杀是「非人道的事实」;同时说:「日本在思考国家的未来同时,一定要忠于历史史实」。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野中广务曾参观南京大屠杀纪念馆,并表示日本要「终于史实」

亲中发言惹议

不同于其他日本政治家,从政以来虽然隶属偏右派的自民党,但野中广务的言行却仿佛孤鸟一般。

2013年时,野中前往北京参访,会见当时中国政治第五把交椅的刘云山,野中更说出:「中日邦交正常化当时,两边领导人曾表示对于钓鱼岛问题先『暂且搁置』。我就是当场的证人」。

随后面对记者团,他再度重申:「当时田中角荣确实有这样说过,我有听到」。但在日本普遍的认识中,钓鱼岛本来是日本与台湾间的争议,中方直到1992年实施新的领海法后,才突然开始说钓鱼岛是「固有领土」。让野中的「我曾听到」说,变成政治界的一个谜。

日本报纸《每日新闻》,在他过世时,称其为「孤独的斗士,至死贯彻一至」。很多日本政治家曾批评野中,一直有着「自虐史观」、甚至「被中国政治利用」。但直到过世前,野中仍保持自己独自批判风格。

甚至当安倍晋三想修日本宪法第九条时,野中也曾批评:「听到安倍的演说,我就想起念中学时,从广播听到东条英机首相的大政翼赞会的感觉」。

出身贫苦

野中广务如此截然不同的「左翼鸽派」政治路,与他人生背景有所关联。

1925年,野中广务出生于京都,自小的成长环境贫苦,身边住着许多移居的朝鲜族与被歧视的部落民。他曾回忆,当时受到不少朝鲜族妇女照顾,让他长大后特别重视在日朝鲜族的权益,曾多次访问朝鲜。

1945年当时,20岁的野中受大日本帝国征召,入伍服役近半年到二战结束。野中见证了战争的残酷,更确立他的反战思维。 26岁时,野中当选家乡京都府园部町的议员,自此展开政治路。

从町内议长、京都府议员、副知事(相当于直辖市副市长)、再进入众议院担任众议员。 40多年的历练,让野中成为政界沙场老将。在右派当道的自民党中,野中持续保持一定影响力。

终于在1994年,当时的首相村山富市组阁,野中广务被应邀入阁,担任自治大臣与国家公安委员长。随后,村山富市即在1995年,发表著名的「村山谈话」,认为日本在过去侵略战争中,让许多国家遭受到痛苦。

到了1998年,自民党的小渊惠三组内阁,野中担任号称首相第二人的官房长官,攀上政治高峰。然而就在2000年,小渊惠三因积劳成疾病逝。时年75岁的野中,也被认定「过老」,在党内同志的劝退中,辞去多项职务,慢慢淡出政坛。

晚年的野中,担任日中友好协会名誉顾问,常访问中国。他的去世让日本政界缅怀,前民主党党魁、自民党干事长小泽一郎就说:「野中一生高深哲学、果断行动」。

前首相森喜朗说,野中一生超越党派与个人,而是以国家安定为念,每个政治家都该学习。立宪民主党国会委员长辻元清美感叹:「日本良心、和平之光熄灭了」。如今,随着野中离世,独特的政治风格正式成为绝响。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