学者点评:朝核危机-摆脱危险幻想 开拓思维新路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今年1月1日,一名男子在首尔一个火车站观看朝鲜领导人金正恩新年演说的电视新闻直播。

"人类思想之旅不是从快乐走到快乐,而是从希望走到希望"——约翰逊:漫步者#2(1750年3月24日)

2017年9月3日,朝鲜进行核武器试验。从监测到的地层震动几乎可以肯定是研发初期的氢弹。 此前,8月28日朝鲜中程导弹发射飞越了日本北海道;之后11月28日朝鲜成功发射了能够携带核弹头的洲际导弹。当下的核武危机爆发以来,朝鲜至少进行了15次导弹试射和6次核试验。这些测试的目的是威胁美国,使美国不会采取推翻朝鲜政权的行动,而且在朝鲜半岛南北统一的冲突之中不愿将美国本土置于危险之中。那些认为事态发展并不意味着实质性的重大变化的人是完全错误的。前美国国家安全顾问布伦特·斯考克罗夫特(Brent Scowcroft)于1994年预见了这一变化,2006年前美国国防部长威廉·佩里(William Perry)再次预见了这一变化。 两人都认为美国不能袖手旁观,让致命的威胁成熟起来。

目前美国似乎只有三种选择:(1)实施经济制裁,外交上与朝鲜阶段性谈判,希望以最终解除制裁来诱导朝鲜冻结核武计划,停止进一步导弹测试,并最终放弃其核武计划; (2)武力警示,震慑朝鲜核武雄心,或实际摧毁那些雄心勃勃的武器设施和发射装置; (3)默认能够向美国境内核攻击的朝鲜核武,威胁警告如美国被袭朝鲜将招致的核报复后果。

美国承认在任何上述选择当中,中国都会起到重要作用。鲜为人知的是,所有这些选择都会给美国而且为中国带来灾难。还有另外一种可能性,我将在稍后描述,但只要这三种选择被倡导者抓住不放,继续陶醉在一厢情愿的危险幻想之中,新的选择将不会得到实际评估和实施。

首先,让我们来看看以上每个选项对美国和中国会带来多么昂贵的代价。

第一个选择取决于国际社会对朝鲜实施经济外交压力的积极性。自2006年以来,在美国的促动下,联合国安理会通过了八项越来越严厉的对朝鲜制裁决议,包括对其武器贸易、银行业务和各种金融交易的严格限制。中国是最关键的执行者,因为朝鲜约90%的国际贸易是与中国进行的。 然而我深信,国际社会和中国不会通过制裁而达到金正恩放弃核武和导弹计划的目的,因为金家政权把这些计划视为安全的保障,它不惜其人民所受之巨大痛苦,同时招致包括中国在内的许多国家的敌视,以巩固它的权力。

我认为,多数采纳这种选择的人都私下里意识到这一点。但他们认为,谈判至少会放慢朝鲜的核计划,结果朝鲜人民不是最后起义,就是通过被政权边缘化的某些高层来推翻这个政权。朝鲜将其公民同外部世界彻底隔离开将会越来越困难,而且,据说这将驱使金正恩要想方设法搞好经济,增加国际贸易和寻求产量增长。但实际上朝鲜政权已经果断地拒绝了早些时候中国所建议的这些政策,事实清楚地表明,只要不是政变或革命什么都不能真正改变朝鲜走向拥核国家的方向。也没有任何迹象表明有可能的政变或革命。

图片版权 Reuters/KCNA
Image caption 平壤当局近年发展核武器的进度增快,着力发展让它能向美国本土发射载有核弹头的导弹。

第二个选择是针对朝鲜的军事攻击,我看目前完全不现实。提出这个方案的人似乎忘了为什么反对朝鲜核计划的初衷。美国介入的本意不过是保护盟友韩国。美国对朝鲜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将使首尔成为一片废墟。这是美国不会被原谅的行为,也可能会颠覆以美国军事力量与核制约力量来维护的美国国际联盟和区域核不扩散的努力。中国为此也不可能不付出巨大代价。美国对朝鲜的军事打击将引发中国与朝鲜的军事联盟。中国将不得不在朝鲜部署军力,至少是建立一个防止数百万朝鲜人涌入中国的缓冲区。军事打击下朝鲜政权可能会崩溃,但其后果,包括韩国在边界的军事存在,中国是不愿接受的。 而且必须考虑到,朝军余部会掌控美国打击后残存的常规武器和核武器而继续一场漫长而残酷的冲突。

第三个选择,是"围堵战略"的一个版本,不比前两个更现实,意味着接受朝鲜核武威胁美国本土的能力并任其发展。也有人说,美国亦曾接受敌对的苏联和中国这种能力。如果美国本土受到袭击,美军会有效地通过核报复来摧毁这些国家,美国国家安全因此得到保障。无论怎样这就是当年肯尼迪政府决定不先发制人打掉中国核计划的原因。问题在于朝鲜的战略目标与中苏两国大不相同。朝鲜的首要目标是统一,没有什么比统一因战争而分裂的朝鲜半岛更宏伟的目标。核威慑无疑会保护美国本土,而核打击美国本土并不是朝鲜的目的。其目的是逼迫韩国要求美国离开朝鲜半岛,以避免朝鲜和韩国破坏性的冲突。对韩国人来说,这不是个不切实际的选择,他们可能认为美国对韩国政府的军事维护意味着对韩国社会的破坏。这种情况表面上可能也会吸引中国。毕竟,美国撤离这一地区放弃区域联盟,不正是中国的政策吗?事实上,这对中国可能是最危险的,因为它直接导致核武器扩散到全部朝鲜半岛及日本。是美国的核保护伞阻止了这些国家获得核武能力; 撤走核保护伞后,日韩两国均有技术、人力与财力获取自己的核武能力。

面对上述选择,没有新思路,显见美国政策正在漫无目的寻找新希望,使明显不太成功的方法得以为续,同时以一种无奈和沮丧的方式准备接受可能发生的更严重的灾难。

但这并不是必然的,还有一种选择从未没有被考虑过,相信亦有很好的成功机会。

把朝鲜纳入中国的核保护伞是这一选择的基础,尽管它需要大规模较复杂的磨合过程。在美国入侵或发动对朝核战的情况下,如果中国能够有效地保证对朝鲜的核保护,朝鲜就不需要冒风险硬性发展远程核武。这个方案不应与目前的《中朝友好合作互助条约》相混淆,因为该条约有一个中国不首先使用核武器的前提。在中国的核保护伞之下,朝鲜政权可以长期生存而不必担心受到美国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或受到美国反弹道导弹技术的制约。实际上,我认为可以证明,没有中国的核保护伞,金正恩的国防战略几乎注定会导致其垮台,而给朝鲜半岛带来巨大的灾难。

中国的核威慑是我提出方案的一个关键元素,但不是唯一重要环节。重要的是把它融入一个更大外交和法律框架内。1951年2月,中国及盟友朝鲜,同以美国为首的联合国开始和平谈判, 前后持续两年多,期间军事形势出现了僵局。1953年7月27日签署的最终协议只是约定了停战,并在北纬38度线上建立了一个2英里宽的非军事区。这个停战协议至今仍然有效。法理上讲,因为没有产生各方同意的最终和平条约,朝鲜战争只是暂停并未结束。朝鲜和韩国均自称是朝鲜半岛唯一合法政府。这种情况在某些方面与苏联在七十年代中期面临的情况相似,那时苏联盟友第二次世界大战后的边界尚未得到承认,苏联和西方国家之间也没有达成和平协议。虽然不是具约束力条约,1975年的《赫尔辛基协议》,终于结束了第二次世界大战,并承认了战后边界的不可侵犯性。

图片版权 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曾多次声言要以武力解决朝鲜核危机。

我提议召开类似的联合国会议,把朝鲜、韩国、日本、中国、美国和俄罗斯包括在内,以便最终结束朝鲜战争,承认两国的边界。粗略地讲,美中两国处于《赫尔辛基协议》中美苏两国的地位。

为什么中国会愿意出头呢?如果这样,对中国如此警惕的朝鲜,又为什么会接受这个提议呢?

如前所述,中国的选择是不多的:国际社会目前的外交部署是让中国负责向朝鲜施加压力,最终的结果一定是使中国和美国在该地区看起来虚弱无能。中国则要为一个不可能达到目的的外交任务的失败去负责。上述三种选择的结果都会给中国带来致命的不可估量的后果。另一方面,除了我所说的作为最终结束朝鲜战争的共同召集人所发挥的领导作用之外,而摆脱这些灾难性的选择,是非常符合中国利益的。中国会有经济增长无法得到的大国外交影响力,同时化解了与美国的区域冲突。它提供了遏制与中国同床异梦的麻烦盟友的唯一务实手段 。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朝鲜官方电视台公布氢弹试爆

为什么朝鲜会接受中国这样呢?朝鲜的理由似乎可以这样:美国或国际社会对朝鲜的承诺均不可信任,因为朝鲜确信一切都是由美国策划的。只有部署能够摧毁美国城市的远程核导弹,才能为政权提供铁的保证。朝鲜认为,仅为朝鲜半岛事务美国不会去拿数百万美国人生命安危去冒风险。相信这个的不在少数。许多政治人物曾经表示,如果利比亚和伊拉克掌握核武器,其极权政权会至今尚存。在朝鲜眼中,一旦测试证实了他们的能力,政权则会安然无忧。

然而,这种推理存在一个错误,那就是,除非朝鲜采取紧急措施化解局势,否则朝鲜政权几乎肯定会导致最终毁灭。如果仅是盟友日韩受到朝鲜的威胁,美国没有迫切需要采取行动清除金正恩政权。这就是为什么1994年斯科克罗夫特(Scowcroft)和2006年佩里(Perry)的建议没有受到重视。据说如果美国耐心等待,导致华沙条约国分崩离析的内部矛盾最终也会在朝鲜发生。等待之中很多事情可以发生,比如内哄导致政变(或许会联合亲中派),金氏新一代继承人会倾向经济增长和国际贸易,所有这些早已成为破灭的幻想。但现在,无论是设计还是失算,无论朝鲜政权或是其中一派,由国家或者民间以购买和以货易货军品,已经将美国本土纳入危险。给了美国巨大的动力去发展反制核武技术,也就是使朝鲜核武不能威胁美国本土的技术。由快速运算能力的革命引发的技术变革还在加速发展,将无疑瓦解朝鲜的核打击能力。

目前朝鲜用于保护核武的固化和隐藏手段会在精确度、引爆时刻精准度和遥感器技术的进步下变得毫无用处。正是新型制导系统,快速运算和通讯、人工智能以及许多由计算机革命带来的衍生技术促进了这些技术的发展。如果没有朝鲜对美国本土的新威胁,美国很可能会放弃开发反制核武能力,因为这会带来,诸如发射预警协议等其他风险。是朝鲜为保护自己的未来所采取的对美国如此致命手段会最终导致其毁灭。

只有获得中国可信的核保护可以拯救朝鲜。如果朝鲜不再对美国的城市构成致命威胁,很难想象美国会冒中国核报复的危险去打掉金正恩政权。事实上,目前朝鲜在谈判中实力处于鼎盛期,但没有中国的这样担保其危机日益增长。我们的目标必须是校正金正恩的偏执,使他更怕失去一个显而易见的有吸引力的巩固安全的机会,而不是害怕去依赖中国。

菲利普·博比特(Philip Bobbitt是美国哥伦比亚大学 赫伯特·韦克斯勒(Herbert Wechsler联邦法学教授, 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国家安全中心主任。 他是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前战略规划高级总监。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