建交在望?北京与梵蒂冈关系的微妙转变

Chinese Catholic Bishop Zhang Hong, right, blesses newly baptized worshippers during a special ceremony at a mass on Holy Saturday during Easter celebrations at the government sanctioned West Beijing Catholic Church on April 15, 2017 in Beijing, China. China, an officially atheist country, places a number of restrictions on Christians, allowing legal practice of the faith only at state-approved churches.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路透社引述梵蒂冈高层消息称,中国与梵蒂冈就主教任命的框架协议已经准备就绪,可能在未来数个月内便正式签署,将会为双方关系带来历史性突破,并有望重建中梵断绝了近70年的关系。

这则消息传出之时,正值梵蒂冈被揭发,要求两名获教廷认可的“地下”主教让位予中国政府承认的人选,一名香港主教高调批评教廷“负卖教会”,引起国际关注。中梵关系加深亦引来台湾外交部关注,因为梵蒂冈是台湾在欧唯一邦交国,台湾舆论忧虑梵蒂冈向中国靠拢会影响台梵关系。

风波不断

中梵关系日渐好转是有迹可寻,上一任教皇本笃十六世积极推动中梵对话,在2007年曾向中国主教、信徒等发表公开信,强调愿意与中国政府对话,克服以往的误解。

在本笃十六世辞罕有地辞去职务后,被视为开明派的方济各接任,方济各对华展示友好姿态,多次表达访华意愿,又赞扬中国“伟大文化”和“无穷尽的智慧”,世界无需为中国权力增长感到担忧,他避免在人权及宗教自由问题上着重墨,一度令部分评论员感吃惊。

三年前,中梵重启了暂停多年的谈判。不过,中国打击境内教会的情况愈见严重,多次以“建筑违规”为理由清拆教堂与十字架,其中浙江省特别严重,据《纽约时报》报道以及一些温州地下教会在网上列出的清单,当地近年逾千教堂的十字架被强拆。

中国在今年2月正式实行新修订的《宗教事务条例》,要求所有举行宗教活动场所、团体、院校,要向当局登记,据中国国家宗教局政法司司长韩松称,条例是要加强宗教事务依法管理。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放弃任命主教权?

中梵关系在过去多年都为“任命主教”议题争持不下,中国认为需要在任命主教议题上有话语权。一些获罗马承认的“地下主教”,被中国当局打压,例如天主教“地下教会”温州主教邵祝敏,去年5月怀疑被中国当局扣押,梵蒂冈表达关注,至今年年初才获释。据天亚社中文网报道,邵祝敏被要求签署支持爱国会和独立自主自办教会文件,不过他拒绝。

梵蒂冈在任命中国主教上有时态度亦会较强硬。路透社2016年报道,梵蒂冈拒绝承认8名获中国政府认可的主教,并对其中三人处以绝罚,报道引述教廷消息指,8人之中其中两人有子女或女朋友。

本笃十六世2007年的公开信中强调,任命主教是教会“生命的核心”,批评未获教皇授命擅自祝圣的主教及受祝圣者是严重违纪,强调梵蒂冈方面希望在任命主教事务上“完全自由”。

不过方济各亦在主教任命议题上立场软化,与本笃十六世的坚持梵蒂冈任命权不一样。例如在2016年,方济各首度接见中国苏州教区主教、中共承认的徐宏根领导的朝圣团,被视为中梵关系破冰的象征。

而近期亦有消息传出,梵蒂冈要求两名“地下主教”,让位予中国承认的人选,其中一名是曾经被教廷拒绝任命、并被绝罚的黄炳章。这则消息最先由天主教媒体“亚洲新闻”(AsiaNews)传出,其后获香港荣休主教陈日君枢机证实。

图片版权 UCNA
Image caption 教皇方济各与中国主教徐宏根领导的朝圣团在圣伯多禄广场拍照留念。

路透社引述梵蒂冈消息人士透露,梵蒂冈去年12月派出教皇支持的代表团到中国,提出把一名87岁主教退休,让位予中国政府承可的人选,变相中国政府会承认该名87岁主教为荣休主教;而另一名同样获教廷认可的主教,则成为一位中国政府认可主教的助理,虽然地位较低,但同样获中国政府认可。

消息人士形容,此两人正在为教会作出“牺牲”。

除此之外,七名获中国政府认可的主教,其中五人已向教皇寻求宽恕,未来七人均好可能获教廷承认。

“悬崖勒马”与“笼中鸟”

陈日君在脸书(Facebook)发表公开信,批评教廷“负卖教会”,并指中国政府“奴化,侮辱”主教,认为教廷不应该让“非法”、“被绝罚”的主教来接班,并透露在一月中获教皇接见,提出这个问题。

梵蒂冈第二号人物国务卿伯多禄‧帕罗林主教在梵蒂冈内部通讯(Vatican Insider)发文,不点名称陈日君只是抒发个人观点,并非中国天主教发言人,又指教皇与在北京的谈判员立场一场。

帕罗林表示,教廷不会忘记中国教徒以前和现在的苦难,希望日后不再区分地下和官方教会,两个社群要逐步团结起来,但同时承认这或许需要一些人的“牺牲”。

教会声明指,对教会内一些人带来混乱和争论感到惊讶和遗憾。陈日君则认为他发声就是为了引起争论,并希望教廷知错,认为他们需“悬崖勒马”。

就在这场风波发酵之际,路透社便引述梵蒂冈消息透露中梵关系或有历史性的发展,好可能在未来数月,就主教任命签订框架议。

消息人士对路透社表示,这份协议一旦落实,梵蒂冈将会就任命未来主教谈判上有话语权,但拒绝透露细节。消息人士承认这并不会是一份好协议,但担心未来10年至20年,情况会恶化。

“我们就好像笼中鸟,那个笼可以变得大一点。”消息人士说:“这并不容易,痛苦会持续,我们会争取为这个笼子扩大每一分吋。”

这份协议有望为中梵建交铺路,重启中断近70年的外交关系,预料重点工作是增加中国天主教徒数量。目前中国约有1200万名天主教徒,基督教徒则增长迅速,美国学者及智库估计有六千万至七千万。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