谍海钩沉:007与刺杀列宁、契卡与伯爵夫人

fleming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退役情报军官伊恩•弗莱明在战后成为洛克哈特的好友并从他那里听到许多历险故事,后来弗莱明根据这些故事塑造了詹姆士·邦德的间谍形象。

许多人认为,英国外交官/间谍洛克哈特(R. H. Bruce Lockhart)就是电影007特务的原型。洛克哈特在十月革命后在俄罗斯从事反布尔什维克的活动,经历了革命,背叛和浪漫。

二战后,洛克哈特和作家弗莱明成为好朋友,并对他讲述了自己的亲身经历和其他人的冒险。后来,弗莱明根据这些故事塑造了世界最著名的间谍形象007。

十月革命前后,洛克哈特两次被派到俄罗斯担任外交官。据说在十月革命后,英国情报机关让他携带当时价值648英镑的钻石去俄罗斯发展间谍网。他在俄罗斯见到旧相识穆拉·布德贝格(Moura Budberg),两人堕入情网,但他不知道那时候穆拉已经在为布尔什维克收集情报。

穆拉·布德贝格出身俄罗斯贵族家庭,她后来成为苏联著名作家高尔基的情人。她年轻时候出入波茨坦霍亨索伦家族的宫殿(无忧宫),经常同沙皇和德皇共舞。在柏林的时候,她在德国上流社会社交圈结识英国外交官洛克哈特。

1917年,她嫁给了沙俄外交官约翰·冯·贝根道夫伯爵。贝根道夫伯爵在革命动荡中被杀后,她又嫁给另外一位来自爱沙尼亚的贵族布德贝格伯爵。此后她一生都用布德贝格伯爵夫人的名号。

刺杀列宁案

Image caption 1918年列宁遭遇暗杀受伤,之后契卡展开“红色恐怖”,英国间谍网成员被抓,许多反对者被处决。

1918年,洛克哈特和另外一名英国间谍赖利被指阴谋暗杀布尔什维克领导人列宁,对此洛克哈特和英国政府都坚决否认,说那是苏维埃政权的宣传。

1930年代,洛克哈特出版了自传《一个英国特务的回忆》,其中他否认与暗杀列宁有关。他们的确一直在俄国发展间谍网,策划推翻苏维埃政权的活动。不过,洛克哈特和赖利的间谍网似乎从一开始就在布尔什维克的头号间谍捷尔任斯基的掌控之中,间谍网的许多人都是"契卡"(全俄肃反委员会,克格勃的前身)安插进来的线人,其中可能就有穆拉。

在1918年8月列宁遇刺前,赖利秘密会见对布尔什维克不满的军官,密谋在9月人民委员会和苏维埃代表在莫斯科大剧院开会期间发动武装政变。

但是在8月底计划发动政变的前夜,政变计划被打乱,当时一名年轻的沙俄军校学员为给自己被杀的亲人和朋友复仇,开枪打死彼得格勒的契卡负责人。同一天,社会革命党成员范妮·卡普兰(Fanya Kaplan)在工厂集会期间开枪打伤了刚讲过话的列宁。

出身乌克兰犹太人家庭的卡普兰是个坚定的反对沙皇理想主义者。但十月革命后,社会革命党与布尔什维克发生对立,卡普兰认为列宁成了"革命的叛徒",于是计划刺杀列宁。

她被捕后,在契卡审讯中始终坚称刺杀完全是她个人行为,与他人无关。三天之后卡普兰被枪决。后来的许多资料说,那时候的卡普兰的视力接近盲人,因此为刺杀列宁事件增添了疑问。

伯爵夫人

Image caption 1936年高尔基临死前,她穆拉·布德贝格去苏联见了高尔基最后一面。1974年穆拉最后一次去苏联并在同年离世 。

未遂刺杀招致契卡的"红色恐怖",数千政治反对派被抓被处决,其中包括赖利政变阴谋的参与者。在英国彼得格勒的使馆遭到突袭搜查时,洛克哈特被捕,赖利的一个同谋拒捕时被契卡人员击毙。 当时穆拉和赖利的情妇也被契卡逮捕。

据穆拉的传记说,为了救洛克哈特,穆拉答应为布尔什维克作间谍。据说她一生恪守了这个诺言。洛克哈特被捕后被关押在克里姆林宫,后来布尔什维克用洛克哈特同英国作间谍交换,洛克哈特免于一死。

但1918年布尔什维克11月25日对他作了缺席宣判,布尔什维克的最高革命法庭判他犯有阴谋反对国家罪行。如果以后他踏上苏联领土被抓,仍然会对他执行枪决。审判中,20名被告当中大部分人为当时美国和英国在莫斯科的间谍网工作。根据12月3日法庭的判决,其中两人被判枪决,其他或被监禁,或被判劳改。

2015年英国出版了穆拉·布德贝格的传记《一个十分危险的女人:俄罗斯最魅人间谍的多面生活、爱情和谎言》,其中详细描述了这位经历了乱世的俄罗斯女子:她通过高尔基见过列宁和斯大林,还给列宁送过一个手风琴作礼物。

传记作者列出十多个穆拉的情人,其中许多是她的间谍上司,例如十月革命前的革命领袖克伦斯基,彼得堡的"契卡"领导人雅科夫·彼得,和契卡的第二号人物,捷尔任斯基的继任者亚戈达(Genrikh Yagoda)。亚戈达为斯大林清洗时杀人无数,最后自己也没有逃脱被斯大林下令枪决的命运。

在所有人当中,据说英国间谍洛克哈特是让穆拉动情最深的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斯大林同高尔基交谈。高尔基是苏联文学的泰斗,社会主义和现实主义文学的奠基人。

生于乱世的穆拉,亲历过革命、间谍活动、谋杀、牢狱之灾以及和风云人物的浪漫。据说她有头脑,有魅力,有语言才能,而且有能不动声色地把男人喝倒的酒量。英国媒体评论说,她靠着对男人和阴谋的酷爱才能一直顽强地生存下来,而且越活生命力越旺盛。

双面间谍

在洛克哈特后,穆拉结识了俄罗斯家马克西姆·高尔基。高尔基很喜欢她,据说他"像孔雀展屏"那样用自己的文学语言打动她。高尔基把自己最后一本著作献给穆拉。1921年,英国著名作家H.G.威尔斯去俄罗斯时经过高尔基认识了穆拉。两人在俄罗斯有了一夜情后,穆拉很快吸引了威尔斯,据说后来慢慢也对威尔斯也有了感情。

写威尔斯最后的婚外情的作者安德烈娅·林恩(Andrea Lynn)在2002年出版的书中介绍了威尔斯婚外情中的三个女人。她说,这些女人都像是英国间谍小说家伊恩•弗莱明(Ian Fleming,《007》小说的作者)笔下的人物。威尔斯似乎对间谍情有独钟。他的情人当中除了穆拉·布德贝格伯爵夫人,还有波士顿的交际花康斯坦丝·柯立芝伯爵夫人(Constance Coolidge)和奥黛(Odette Keun)这个被英国人成为"最危险的敌方特工"的法国作家和冒险家。

穆拉·布德贝格通过威尔斯取得了英国签证。她在1927来到英国,1947年归化入籍。威尔斯认为她"有过人精彩"。当时英国的哲学家罗素,演员乌斯基诺夫都对她留下了深刻印象。

英国记者说,穆拉自少女时就显示出来的吸引男人的魅力,以及她的浪漫史一直持续到50多岁。她一直过着养尊处优的生活,她天生的那种非我其谁的优越感和当仁不让的索取感一直不减当年。出身小店主家庭的威尔斯曾开车带她路过伦敦南部一个商业街上的一个店铺,指给她看自己出生的房子,她只说了句:"难怪"。

穆拉·布德贝格被指作双面间谍。有人说她在1914年前就为德国人做间谍,或者同时也为俄罗斯人做间谍。后来她又为英国在俄罗斯使馆工作,在那期间同英国间谍洛克哈特相爱。

Image caption 英国作家H·G·威尔斯被称为科幻小说中的莎士比亚,他写过"外星人入侵","时间旅行"等科幻小说(摄于1929年)

1936年高尔基临死前,她去苏联见了高尔基最后一面。1974年穆拉最后一次去苏联并在同年离世 。后来同英国情报部门有关系的人士透露说,穆拉是个不能信任的女人,她没有丝毫忠诚的概念。

《007》的作者

洛克哈特的父母都是苏格兰人。洛克哈特说自己身上没有一滴英格兰人的血液。他曾经说过,"苏格兰高地人喜欢的东西就两个:裸体和威士忌"。这完全是电影里007风流倜傥的风格。

洛克哈特还是个职业英式橄榄球手。当时专业资料这样介绍他:"(剑桥大学)上赛季为苏格兰效力。他手控球技巧出色,空隙判断很好,在右前卫和中后卫中间能够发挥十分可靠的作用。"

1912年,洛克哈特在莫斯科加盟当地的职业足球俱乐部,帮助俱乐部获得过年度俱乐部球锦标赛冠军。洛克哈特后来写道:"我和俄罗斯无产阶级的踢球经历是俄罗斯对我影响当中最珍贵的部分","那是些令人振奋的比赛,吸引来许多热情的观众。在莫斯科Orekhovo的比赛,有时候能吸引来1万到1.5万名观众。"

暗杀列宁事件和"红色恐怖"之后,洛克哈特回到英国。他在1930年代初写了《一个英国特务的回忆》,回忆录出版后成为大西洋两岸轰动一时的畅销书。1934年,《一个英国特务的回忆》被好莱坞"华纳兄弟"拍成电影《英国间谍》。不过那部电影远不如后来的《007》系列成功。

Image caption 1934年《一个英国特务的回忆》被好莱坞"华纳兄弟"拍成电影《英国间谍》

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洛克哈特担任英国政治战争部的主任,负责英国二战期间对轴心国的反宣传工作。二战期间,洛克哈特还负责英国同在伦敦流亡到捷克斯洛伐克流亡政府联络。当时流亡的捷克斯洛伐克总统爱德华·贝奈斯(Edvard Beneš)同英国情报官员策划了在布拉格刺杀德国秘密警察的第二号人物海德里希。

后来的解密资料显示,这位流亡的捷克总统当时也和苏联情报机关秘密合作,跟他交往特别多的是苏联情报战线的传奇英雄祖博夫(Pyotr Zubov)。

战后,洛克哈特和退役情报军官伊恩•弗莱明成了好朋友,并对他讲了许多他亲身经历的和听来的历险故事。后来,弗莱明根据这些故事塑造了詹姆士·邦德这个世人皆知的捍卫自由世界的间谍形象。

很长一段时间里,洛克哈特在《伦敦晚报》当编辑。他本人著作甚多,涉及政治,间谍,军事和威士忌。洛克哈特还为BBC(英国广播公司)做过多年对捷克的广播节目。

洛克哈特死于1970年,享年 82岁。

1960年代洛克哈特的儿子写过《王牌间谍》的书,讲述他父亲和被称作"王牌间谍"的赖利(Sidney Reilly)在俄罗斯的间谍事迹。这本书后来被改编成了电视连续剧。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