图辑:跟随获奖摄影师镜头下水找精彩

水下的世界很精彩。除了亲自下水寻觅、体验,也可以通过摄影师的镜头领略。

2018世界水下摄影大赛新鲜出炉,发烧友们快看过来!

年度水下摄影师桂冠落在了......

图片版权 Tobias Friedrich/UPY 2018
Image caption “Cycle War”(摩托战),获2018水下摄影比赛大奖,摄影师弗雷德里克获2018年度水下摄影师称号。全景作品展现了1941年在埃及海域被击沉的英国海军武装商船 SS Thistlegorm上的英军摩托车。

.....德国摄影师托比亚斯·弗雷德里克(Tobias Friedrich)囊中。他的获奖作品“Cycle War”海底沉船里的军用摩托,全景。

这艘英军武装商船1941年在埃及Ras Mohammed 海域被击沉,船上的诺顿16H摩托车就一直在水下静静躺着。

弗雷德里克的镜头找到了它们。幽幽的穿越感扑面而来。它在来自全球的5000多幅参赛作品中拔得头筹。

大赛分11个类别,主题包括宏观、广角、行为、残骸等,还有3个类别专注于英国境内的水下摄影。

弗雷德里克说,他构思这幅作品已经多年,但拍摄难度很大,最后决定拍一组,然后拼接成全景图。

大赛评委主席彼得·罗兰(Peter Rowlands)的评语:摄影师的艺术水平在于画面构思,摄影技术水平在于实现这个构思。

图片版权 Grant Thomas/UPY 2018

2018年度英国水下摄影师桂冠戴在了格兰特·托马斯(Grant Thomas)头上。为他赢得这个荣誉的是“ Love Birds” (情侣鸟) 。这对交颈天鹅生活在苏格兰的罗蒙湖(Loch Lomond)。

不过,托马斯把拍摄过程和盘托出,实诚是没有疑问的,但画面给人的浪漫想象荡然无存。

他说,当时看到这对天鹅在觅食,便在水里“潜伏”了很长时间,等着最佳时机按下快门。就这样。

再来看看别的获奖作品。

图片版权 Greg Lecoeur/UPY 2018
Image caption 鲸鱼浮窥(spyhop)时,要把头探出水面,身体直立上窜,在空中短暂停留。格雷格·勒库厄(Greg Lecoeur)在这头座头鲸把它巨翅扇过来时把那一刻定格了。
图片版权 SHANE GROSS/UPY 2018
Image caption 夏恩·格罗斯(Shane Gross)的这幅作品貌似潜入深水探得,实际上是在一个海马密度很高的水塘里拍的。他说那个水塘是地球上海马密度最高的。当时他只想拍一幅单独的海马照片,有背景光,在塘边支个帐篷,耐心等候,结果功夫不负有心人,一个夕阳西下的傍晚,镜头里居然出现了3只海马起舞的景象。当然,具体操作的难度之高,外行是无法理解的。
图片版权 Songda Cai/UPY 2018
Image caption 与海鳗对视。瞧它的身段!摄影师蔡松达(音,Cai Songda)有很多次跟鳗鱼对视,但这个姿势看来最迷人。
图片版权 Scott Gutsy Tuason/UPY 2018
Image caption 这是什么?被海蜇拥抱的鱼?美丽的鱼,美丽的海蜇,不知怎么就合体了。反正,谁都不知道这条鱼怎么把自己嵌在海蜇的头和须之间,只能看到这俩难分难舍,到哪儿都必须在一起。它俩正在游逛时,碰上斯考特·G·图亚森(Scott Gutsy Tuason)在水里拍照,打了个照面,获奖作品就诞生了。
图片版权 Filippo Borghi/UPY 2018
Image caption 是喜是悲全看你的立场角度。现场是东京的伊豆半岛一处浅水滩,时间是早晨5点到8点之间,目击者是摄影师费利珀·博尔吉(Filippo Borghi)。他在水里等了两天,就为了抓现行。
图片版权 Simone Matucci/UPY 2018
Image caption 座头鲸们在汤加的哈帕伊岛附近欢快地嬉水,正赶上西蒙·马图奇(imone Matucci)和太太在那儿潜水。惊魂?兴奋?激动?马图奇拍了这幅获奖的照片后表示,那是他平生目睹过的最狂野、最不可思议的场景。
图片版权 Fan Ping/UPY 2018
Image caption 克里斯蒂娜·泽纳托(Cristina Zenato)是鲨鱼行为研究专家,在巴哈马群岛的自由港研究加勒比海礁鲨有24年了。难道那儿的鲨鱼都认识她?无论如何,她跟鲨鱼之间的特殊“纽带”在摄影师范平(音,Fan Ping)的镜头里一览无遗。
图片版权 Tanya Houppermans/UPY 2018
Image caption 从照片里看得出摄影师塔尼亚·郝珀曼斯(Tanya Houppermans)在哪儿吗?她在这条被无数小鱼簇拥的沙虎鲨肚皮下方仰泳! 她自己说,当时必须十分小心,不能惊动鲨鱼。看看周围成群的小鱼就知道多难了。小鱼倒是给她让出了空间,这样才拍到了鲨鱼的肚皮。
图片版权 Borut Furlan/UPY 2018
Image caption 古巴,一条咸水鳄鱼在夕阳下,狰狞恐怖,令人毛骨悚然。摄影师波拉特·弗兰是怎么拍到它在入镜般水面上的投影?
图片版权 Mike Korostelev/UPY 2018
Image caption 俄罗斯库叶湖,棕熊的乐园。冰封千里,挡不住棕熊探入水下找三文鱼。麦克·克罗斯特列夫(Mike Korostelev)把遥控镜头藏在水下,跟熊大哥近距离“接触”。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