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国候任国安顾问伯尔顿:资深鹰派的六大观点

伯尔顿和麦克马斯特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伯尔顿(左)2018年3月22日获任命接替麦克马斯特中将担任特朗普总统的国家安全顾问。(资料图片)

美国政坛资深鹰派人物伯尔顿(John Bolton)受特朗普总统任命,将出任国家安全顾问要职。

伯尔顿曾经效力于小布什总统内阁,历来从不讳言自己在诸多国际和安全事务上的极强硬立场。

他旗帜鲜明地捍卫美国强权,无惧争议地力主美国发挥强势主宰国际局势,无论是从政府官员的角度,还是作为报刊专栏作者或福克斯新闻频道评论员。

对伯尔顿获任国家安全顾问要职,中国外交部表示,中美关系的重要性毋庸置疑,超越一切人事安排,永远不会改变。

俄罗斯表示美国总统任命内阁官员是美国内政,与莫斯科无关。

以色列欢呼伯尔顿获任国家安全顾问要职;日本表示“惊讶”,但希望美国对朝鲜政策不会大转弯。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特朗普签署对华加征600亿美元关税令。

BBC梳理了这位候任美国总统国家安全顾问过往的言论,六个观点清晰可见。

  • 中国:对华政策应该更强硬

伯尔顿在美中关系尤其敏感、微妙之际获得任命,取代麦克马斯特将军出任总统国家安全顾问。

敏感微妙之处在于,特朗普总统刚刚签署了《台湾旅行法》,意在进一步密切美台关系,然后批准对价值约600亿美元的加征关税,触发贸易战。

不知是否巧合,可以肯定的是伯尔顿在这两件事上立场都很强硬。

他认为北京一方面尽享美国开放市场的好处,一方面又通过补贴出口企业在全球贸易中行“系统性的欺骗”之事,必须被拎出来曝光。

获任命的当天,3月22日,他在接受福克斯商业新闻频道采访时重复了一贯的立场,指斥中国剽窃知识产权,强迫技术转让,采取有悖于自由贸易原则的重商主义政策。而且,他强调,北京对国内民众福祉的关怀不及华盛顿之于美国民众。

至于台湾,伯尔顿力主重新考虑对美台接触的限制政策。2017年,他接受《华盛顿自由灯塔报》采访时明确批评美国的“一个中国”政策,还呼吁增加对台军售。他说,“一个中国”政策本质上模棱两可。

在朝鲜和伊朗问题上,伯尔顿的主张跟中国正相反。北京希望避免朝鲜半岛重燃战火,伯尔顿认为军事打击平壤是必要的先发制人;北京希望华盛顿恪守对伊朗核协议的支持立场,伯尔顿对这个协议始终不乏激烈批评。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2017年,联合国安理会一致通过对朝鲜的新一轮制裁,以惩罚朝鲜试射弹道导弹。
  • 朝鲜:采取先发制人的军事打击完全合理

特朗普总统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的首脑峰会预计将在5月份举行,令人对伯尔顿获任国家安全顾问一职略感困惑。至少,他到白宫就职时,他对朝鲜的立场观点将被置于放大镜下仔细考问。

候任国家安全顾问曾直言不讳地表示,朝鲜和它的核武项目对美国构成“迫在眉睫的威胁”。对于那些认为华盛顿还有时间通过外交途径解决问题的人,他嗤之以鼻。

他今年2月在《华尔街日报》撰文论述对朝鲜采取先发制人的打击行动的可能性。文中写道,“鉴于美国对朝鲜的情报掌握不足,我们不能等到最后一刻。”

“朝鲜核武器在当前制造了一种‘必要性’,美国对此先下手为强,完全合理合法。"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伯尔顿是布什内阁的元老,立场鲜明的鹰派人物,曾任驻联合国大使。特朗普任命他为国家安全顾问,不乏争议。
  • 伊朗:轰炸伊朗或许也可以

据报道,特朗普总统解雇国务卿蒂勒森的原因是俩人对伊朗核谈判协议意见有冲突。

特朗普对这个协议意见很大,十分不满。而伯尔顿在伊朗问题上立场跟总统特朗普合拍得多。

伯尔顿曾激烈抨击前总统奥巴马首肯2015年伊朗跟国际社会达成的核协议。他2016年还在一篇文章里抱怨这份协议“制造了巨大的漏洞,伊朗现在正利用这些漏洞推进自己的导弹和核项目”。

2015年3月,也就是伊朗核协议达成前几个月,伯尔顿在《纽约时报》上撰文宣称,对伊朗不采取军事手段不足以解决问题。

“时间太紧迫,但实施打击仍有望取胜,”他说的打击确切地说是指以色列对伊朗采取军事打击行动。

“与此类行动相结合的应该是美国积极支持伊朗的反对力量,目标是实现德黑兰政权更替。”

图片版权 Pool
Image caption 美国前总统布什任命伯尔顿担任驻联合国大使,不乏争议
  • 联合国:太当回事

伯尔顿曾任美国驻联合国大使。1994年,他在一次讲话中直言:“不存在联合国。”

”只有一个国际社会,它偶尔会听从世界上仅存的唯一真正的强国(那就是美国)的号令,而那也是在符合我们的利益而且也能让别人附和的情况下。“

十多年后,他被美国前总统小布什任命为驻联合国大使。但这并没有减弱他对超越一切主权国家的全球机构那种根深蒂固的怀疑。

英国《经济学人》杂志称他为”美国派到联合国去的大使里面争议最大的一个”。

但这不妨碍他强力推动联合国改革的举措获得某些阵营的赞誉。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伊拉克战争 那根本没错

也就几周前,美国总统把2003年美国领头入侵伊拉克的战争称为“史上最糟糕的决定”。差不多也是在那前后,伯尔顿却避免了谴责伊战,因为他本人是那场战争的坚定支持者。

他在有线电视频道福克斯新闻(Fox News)上发表评论,“要是说推翻萨达姆·侯赛因政权是个错误,那未免简单化了“。

但时间再往前推一点,2016年大选,伯尔顿设法争取共和党候选人提名时,他的言论更直截了当。《华盛顿邮报》引述他说,“假如当时能预见到今天的所作所为,那当然就会做出不同的选择。但我还是会(决定)推翻萨达姆·侯赛因,因为他对地区和平与稳定是一大威胁。”

俄国 对俄国必须强硬

对于俄国涉嫌干预2016年美国大选的指称,伯尔顿的说法是这样的:那是“真正的战争行为,华盛顿对此绝不容忍”。

2017年,特朗普总统与俄国总统普京见面时,普京否认俄国插手美国大选,伯尔顿在媒体上撰文说普京那是”发挥了克格勃(KGB)顶级训练(赋予的本领)在撒谎“。

最近,前俄罗斯特工斯克里帕尔在英国被下毒,英国和欧盟都指责莫斯科在外国土地上使用神经毒剂。伯尔顿表态说,西方对此必须作出”非常强硬的回应“。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