莫斯科郊外的梦想:俄共也让资本家入党

pavel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小说主人公同名的俄罗斯共产党在他候选人3月11日在选前集会上对选民致意。保尔·格鲁季宁的"列宁农场"似乎是中国的"红色亿元村"南街村的俄罗斯翻版。

俄罗斯共产党总统候选人管理的"列宁农场"因为员工福利优越被称为"社会主义花园",在今年俄罗斯选举中格鲁季宁作为俄罗斯共产党候选人参选并获得了12%的选票。这位和《钢铁是怎样炼成的》小说中的主人公同名的农场主保尔(Pavel Grudinin)以身作则,在俄共中实践了“允许资本家入党”。

保尔·格鲁季宁的"列宁农场"有点像中国的"红色亿元村"南街村和被称作"社会主义新农村旗帜"的江苏省的华西村。江苏省的华西村在七十年代末改革开放中拒绝搞"联产承包责任制",坚持统一管理经济生产,统一发放福利,成为经济总量达数百亿元的企业。河南省的南街村年产亿万,以号称坚持毛泽东思想而闻名。南街村领导人一直声称以毛泽东思想的集体主义为理念,制定了建设"共产主义小社会"的目标。

格鲁季宁位于莫斯科郊外的列宁国营农场或合作农场也是个似乎让过去苏联梦想成真的企业。这个生产草莓和其他蔬菜水果,每年营业额约900万美元的农场的员工的工资是俄罗斯全国平均工资的两倍,他们的子女在新建的幼儿园和中学里得到免费教育。 合作农场的成功及其对社会负责的政策成了任该农场负责人长达22年,俄罗斯共产党总统选举候选人保尔·格鲁季宁手中的一张王牌。

在今年的俄罗斯总统大选中格鲁季宁代表俄罗斯联邦共产党参选受到广泛关注。一些人说这是为了让格鲁季宁取代73岁健康不佳的久加诺夫,他们赞扬格鲁季宁的商业履历,说他让"社会主义奏效",他可能会利用共产党的平台践行"中国模式",即加大发展俄罗斯的私有企业。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小说《钢铁是怎样炼成的》里面的保尔为老一代中国读者熟知

敢批评普京

格鲁季宁在被选为共产党候选人之前已经拥有大量网络追随者。长期以来格鲁季宁一直是俄罗斯当局的批评者。他在通常举行的政治活动中的一些讲话中指责当局打击腐败不力,没有改善公路状况等,这些讲话都吸引来成千上万的评论。

而且格鲁季宁似乎并不忌惮批评最高领导人。在总统竞选活动中格鲁季宁在西伯利亚城市伊尔库茨克对选民说:"谁说(腐败)不能遏制?"

"(腐败能够被控制)只要总统从自己和他的朋友开始,如果那些人及其子女停止接受工作机会,不变成国企的高级经理,成功的银行家和投资家。"

格鲁季宁对访问其农场的媒体说:"当局总是批评反对派,说他们没有什么可奉献的。"他还主张"按照我们经营公司的方式发展俄罗斯,这就是个公正的问题","免费教育,免费医疗,帮助年轻家庭而且为人们提供改善自己,在社会中发展的可能。"

虽然作为企业家的格鲁季宁被选作共产党候选人可能有些不伦不类,但是他的商业眼光似乎被许多共产党员看好。

图片版权 FARM WEBSITE SCREENSHOT
Image caption 格鲁季宁位于莫斯科郊外的列宁农场主要生产草莓,蔬菜和水果,似乎成为让过去苏联梦想成真的企业。

在克里姆林宫附近举行的纪念斯大林逝世65周年的活动上,70岁的老共产党员基兹涅佐夫说"我不反对市场,应该允许商业机构和国家竞争,创造增长。那就是格鲁季宁的解决办法,没有人能像他那样。"

但是智库卡内基中心的记者安德烈·帕尔切夫认为,如果没有克里姆林宫的允许,格鲁季宁就不会被选作候选人。帕尔切夫说,"为什么允许他参选?是为了促进投票率。他是个新人,会让更多选民感兴趣并且参加投票。"

资本家代表”

2017年12月23日在俄共第17次代表大会上格鲁季宁被提名为俄罗斯联邦共产党的总统候选人,但他作为俄共总统候选人并不被某些俄罗斯左翼政界人士看好,主要原因是他的商人背景。他们认为他是"资产阶级"的代表。

格鲁季宁1982年大学毕业后被分配到列宁农场工作,在戈尔巴乔夫1990年"公开化"改革过程中进入农场管理层。在改革中他把国营农场变成了股份公司。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被称作"社会主义新农村建设的一面旗帜"的江苏省的华西村在七十年代末改革开放中拒绝搞"联产承包责任制",坚持统一管理经济生产,统一发放福利,成为经济总量达数百亿元的企业。

苏联解体后,中央管理和财政系统消失导致大部分集体农场无法运营。而靠近城市的农场更具步艰难,因为农场职工国有财产私有化股份更容易被城市开发商和投机者买走。

那时候格鲁季宁再次实行重组,把农场变成了封闭的联合股份公司,防止农场股份公开交易,与此同时仍然按照集体所有制农场的方式管理农场。

接下来格鲁季宁出售了5.6公顷土地 ( 农场总共有1447公顷土地)换取现金偿清了以前管理层遗留的大部分债务。被出售的土地被用来修建公路枢纽,将 Kashira公路同莫斯科环城公路连接,让农场有了直接进入莫斯科市场的通道。

但是那次土地出售也引起了争议,格鲁季宁以每平方米5,200美元的价格把土地卖给了地产大亨阿拉兹•阿格拉罗夫(Araz Agalarov)的公司Crocus 国际,但莫斯科环线内的土地价格当时是每平方米10万美元。传闻说,是阿格拉罗夫帮助格鲁季宁巩固了权力。他的公司利用那里的土地修建了购物和休闲中心。

地产大亨阿格拉罗夫的公司Crocus集团获得特朗普公司的许可负责莫斯科举行的环球小姐选美比赛。有媒体报道他曾经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特朗普的中间人,后来阿格拉罗夫父子被卷入特里普竞选总统团队的所谓"通俄门"指称。

不义之财?

Image caption 有媒体报道地产大亨阿格拉罗夫曾经是俄罗斯总统普京和特朗普的中间人,后来他们父子被卷入特里普竞选总统团队的所谓"通俄门"指称。

1991年叶利钦发布政令让苏联解体后集体农场的雇员每人有权获得15英亩的土地,因此许多农场雇员说格鲁季宁没有权力出售农场的土地。当他们的农场变成联合股份公司的时候,员工的土地份额转换成了股份。有些人说他们从来没有同意出售土地的安排。

格鲁季宁曾经提出让他们买回土地,价格是每一百平方米1500美元,超出大部分工人的支付能力。许多人说那是他们自己的土地,不应该让他们出钱购买本来属于自己的土地。

1995年他们的农场为526个股东拥有,但是封闭的股份公司只允许最多50个持股人,这就意味着公司股权要大幅度集中。现在这个农场为40人拥有,而42的股权属于格鲁季宁。

2017年,列宁农场的收入为40亿卢布(710万美元)。根据中央选举委员会,格鲁季宁在过去6年的年平均收入为2600万卢布(46万美元)。不过在2018年1月底,报道透露格鲁季宁在奥地利和瑞士拥有海外帐户,一些报道说帐户资金达到75亿卢布(1.32亿美元)。

中央选举委员会还宣布他们发现了在格鲁季宁13个不同的帐户中发现了100万美元和13公斤黄金。但是格鲁季宁说那些银行并没有更新帐户信息,所以导致检查结果不准确,许多帐户是空置,或从未使用过。

俄罗斯媒体还报道说在西班牙一座价值100万美元的别墅属于格鲁季宁或他的儿子。格鲁季宁最初否认拥有那座别墅,但后来承认他的儿子同那座别墅"有关"。

左翼政党"俄罗斯共产主义者"的领导人和总统候选人苏拉伊金(Maxim Suraykin)说,格鲁季宁在2015年申报的利息收入就高达7.52亿卢布,你能想象他多富有吗?另外他还是农场主,农场价值超过数十亿卢布,他是真正的亿万富翁。

"社会主义花园"

俄罗斯联邦共产党在过去二十多年的选举中都由该党领袖久加诺夫作为候选人参选,这次格鲁季宁作为"社会主义市场大亨"成了共产党候选人, 有人说这是步妙棋,有人说是个失误。

图片版权 EPA
Image caption 普京3月19日在选举投票后在克里姆林宫接见所有总统选举候选人

无论如何,1999年后列宁农场一直名列俄罗斯农业企业300强,是俄罗斯最大的草莓生产企业。农场还出产并且加工梨,苹果,牛奶。因为随苏联解体而消失的农场生活方式一直在列宁农场得到保留,因此那里被称作"社会主义花园"。

该农场股东决定,农场工人不再得到股息分红,所有利润用于改善工资待遇和社会福利。无论雇佣身份,所有人(目前是5000人)都享有免费教育,体育训练,医疗保健,免费午餐。农场还为雇员支付一半公寓费用,另外一半在15年内给员工提供无息贷款让他们分期支付。

农场员工的平均工资是每月74,000 卢布(1,300美元) ,为全国平均水平的三倍。参加过战争的退伍军人每年在胜利日得到75,000卢布的奖金。农场有自己巨大的游乐设施,还有类似巴伐利亚新天鹅堡那样的城堡,对所有儿童免费开放。

但是农场农忙季节雇用外来的临时工,其中包括无证移民,未成年人和老年人,据说他们的工资平均只有每月1-1.5万卢布(250美元),远低于平均月工资的水平。

格鲁季宁的"社会主义花园"类似坚持平均主义的中国江苏省的华西村与河南省的南街村。江苏省的华西村的原村党委书记为吴仁宝,村支书职位后来由他儿子接任。据中国媒体报道说,吴仁宝四个儿子可以支配的可用资金占华西村总量的90.7% 。

南街村居民有保证的就业,每月领取固定工资,还免费享受粮食及副食等生活用品,免费享受住房、上学、医疗等方面福利。不过据中国媒体2008年报道,南街村产业的产权也经历了类似格鲁季宁对列宁农场改制的过程。

中国媒体报道说,南街村早在2004年就经历了从集体制转为私有的过程,南街村支书王宏斌等各级负责人占有南街村全部产业产权的60%,王宏斌本人也是位和格鲁季宁一样的亿万富豪。

"肮脏的选举"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有人说格鲁季宁参选可能是克里姆林宫的布局,即通过他这位新人吸引更多投票,但同时又不会对普京构成威胁。

2018年俄罗斯大选中格鲁季宁取代73岁健康不佳的久加诺夫成为俄罗斯联邦共产党的候选人,有分析说俄共希望走中国式的"社会主义市场经济"道路。但也有人认为,非职业政客的格鲁季宁只是个"弃子"候选人,因为本次选举是苏联解体后共产党人最不看好的一次,俄共希望格鲁季宁参选以及遭受惨败,能够让共产党领袖久加诺夫的遗产不受过多负面影响。

还有人说格鲁季宁参选可能是克里姆林宫的布局,即通过他这位新人吸引更多投票,但同时又不会对普京构成威胁。就在格鲁季宁登上全国政治舞台后不久,俄罗斯国家民调机构认为格鲁季宁会得到7%多一点的选票,可能成为第二个最受欢迎的候选人。

但是格鲁季宁在选举中出人意料地得到了12%的选票,这似乎令克里姆林宫的政治操盘手感到意外。卡内基中心的帕尔切夫说,"很可能是克里姆林宫认为格鲁季宁争取到了他们希望得到的选民,分流了本来应该投给普京的选票。"

于是这使格鲁季宁成为国家媒体攻击的目标。一般媒体对于其他总统候选人的报道都呈中性或积极态度,但是关于格鲁季宁在海外拥有房产和财富的指称上了晚间新闻节目。

俄罗斯现任总统普京在本次大选中得到了压倒性的76.65%的选票。格鲁季宁在3月19日选举结果产生后在记者会上说:

"我要马上说我绝对相信现任总统已经获胜。我绝对相信他取得了胜利。但是官员和当局,包括媒体在竞选期间的所作所为让我不得不说,这是肮脏的选举。选举没有达到国际标准。"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