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儿当自强 #MeToo反性侵害运动在韩国落地生根

2018年3月8日,韩国抗议者手持写#MeToo的标语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数百名韩国女性为反对性侵发声

韩国的年轻女性正在为未来而奋斗。因呼吁关注性骚扰和性侵犯而风靡全球的#MeToo运动,意外地来到了这个保守的国家。

那些一度被置若罔闻的指控已经使一些声名显赫的官员下台,而女性们正挺身而出,与几十年来压制她们的社会规范斗争。

但是,在一个常常将女权主义视为肮脏字眼的文化中,它能够持续吗?

就在上个月,知名组合 Apink 成员孙娜恩(손나은)被迫在 Instagram 上为她的一张拿着写有“Girls can do anything.”(女孩可以做任何事)字样手机壳的照片而辩护。她被指责在“推广女权主义”,随后她删除了这条帖子。

即使在揭露性侵的几个月后,那些说出来的人依然可能会受到嘲笑和质疑。

2018年的不同点在于,很多韩国女性似乎愿意承担这种风险。

这是打破束缚的勇敢一步,也是第一步。

转折点出现在今年1月,在一次电视访谈中,检察官徐智贤(서지현)公开指控一名前韩国司法部官员在2010年的一次葬礼上摸了她。而该官员称其并不记得。

她的公开揭露演变成了一场团结一致的呐喊。检察官在韩国社会中地位很高。女性们开始思考,如果这都能发生在她的身上,而她敢于大声地说出来,我为什么不能?

在过去的数周内,已有数百人挺身而出,用自己的经历为#MeToo发声。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反性侵律师李潤又:这场仗我非打不可。(英语视频)

在政治新星、甚至一度被视为总统人选的安熙正被指控强奸他的秘书后,韩国朝野震惊。目前,安熙正已经辞职。

曾有望夺得诺贝尔文学奖的韩国诗人高银,也被指控性骚扰女性文学新人,他的诗歌将被移出韩国的教科书。

此外,曾获威尼斯电影节金狮奖的导演金基德,也因有女演员举报其试图强奸,他准备发表的新电影可能会有麻烦。

这些都是名人的案例,但实际问题似乎更加系统化。

单说男女之间的薪酬差异吧。

在韩国,女性只能获得男性工资的63%,这是29个发达国家中男女薪酬差距最大的国家之一。《经济学人》还将韩国列为“玻璃天花板指数”(glass ceiling index)中,职业女性境遇最差的发达国家。

另据《福布斯》报道,韩国职场中身居要职的女性很少,她们仅占董事会的2%。

这只是问题的一部分,正如《中央日报》在一篇社论中描述的韩国职场文化:“有权有势的人们相信自己可以做任何他们想做的事。”

在一次平静的晚餐聊天中,我的朋友曾告诉我,在大公司工作的年轻雇员会被鼓励在下班后去喝酒,以此获得晋升机会。

她们中的每个人都有被上司用手放在膝盖上、伸到裙子里,问她们是否愿意在酒店过夜的经历。甚至有人告诉我,她的老板曾对她的裙子里拍了一张照片。像这样的故事,源源不绝。

你以为这只是几个女子晚餐时的闲聊?再考虑下吧。

在首尔市中心举行的一场马拉松式#MeToo抗议活动中,193名女性站在麦克风前,在2018分钟的时间内不间断地讲述她们遭到性骚扰的经历。法新社记者郑河园(Hawon Jung)在推特上直播了这一事件,包括下面这名受害者的请求:

【@allyjung:一名女性:我的父亲性侵我、对我做了所有不可描述的事长达十年。我的母亲一直知道这些事,但直到我18岁都从未制止他。她说我要好好学习考大学。我想读一封写给我女儿的信。”】

【@allyjung:我的女儿,我希望你永远不要再流下我已经流了多年的痛苦泪水。我当时太年轻了,我痛苦和拼命的试图告诉世界我正经历什么……但是每个人都说这是一件可耻的事,并要我闭嘴。】

值得注意的是,这次活动发生的地点是首尔的光化门广场。去年,成千上万的人们正是在这里举行大规模烛光集会,抗议现在已经被罢免的前总统朴槿惠。韩国人知道抗议的力量,他们见证了它颠覆了一个总统。

但它能改变整个的文化吗?

本届政府已表示,它计划将扩大与权力相关的性侵案件的法律范围,并承诺设立一个程序,让受害者可以匿名举报性侵犯。

到目前为止,大多数女性都在使用一款名为“Blind”的匿名应用程序来举报性侵行为。该公司曾表示,每天大约有500个举报贴。

不过,韩国总统文在寅在面对#MeToo运动时指出,韩国“无法单独依靠法律解决问题,我们需要改变我们的文化和态度”。

梨花女子大学社会学教授李周禧(이주희)认同这看法。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韩国导演金基德面临数名女星的性侵指控

“我认为,最重要的是企业文化需要被改变。韩国企业文化的特点是一个老式的社交网络——关系非常封闭。他们把企业管理中女性的声音和其他不同的意见排除在外,这些必须得到纠正。”

法律制度也同样使得女性很难对于性侵进行指控。

在自己的控诉无人问津后,李潤又(이은의)与企业巨头三星电机进行了一场战斗。

她曾向人力资源部门举报,但这只让她发现自己就像一个弃儿。一开始,没有人向她分配工作,随后她被转移到了另一个部门。她被告知,没有一个人愿意站在她这边。

“一开始我就说,付出越多,收获越多”,她对我说。“虽然我把它当成我生活各个方面的座右铭,但实际的诉讼是一个非常孤独和困难的过程。”

“但经过艰难的一切,最后结果还不错时,我意识到这是我必须做的一场战斗。”

这场战斗花了她四年时间,好在法院最终作出了支持她的判决。现在,她成为了一名专门帮助其他被性侵女性的律师。

“当前来向我‘取经’的人们告诉我,我是他们的榜样时,我感到非常开心。我想这是值得为之奋斗的。”

Image caption 年轻女士喜欢在柔道课上讨论#MeToo运动

变化的迹象还有很多。年轻一代的人们更加了解自己的权利,并且变得更加坚定。我参观了一所大学的柔道课,在那里我遇到了一群愿意讨论#Metoo运动和“女孩力量”(girl power)的年轻女孩。

姬元盛(音,Hee Won-sung)是法律专业的学生,并曾在美国留学。她看到了国内外女性态度上的不同。

“我觉得对于那些只生活在韩国的女性来说,要做到这一点要困难得多。因为传统的标准是女性必须安静、端庄、善良。现在这些正在改变,但还需要继续。”

李周禧教授认为,突破口将会来自于新一代年轻人。

“对于年轻的女性来说,勇敢的发声、直面或挑战有权势的年长男性并不容易。但现在我认为,年轻一代的女性普遍受过良好的教育,她们更加自信。最重要的是她们不想忍受老一辈的做事方式,所以我看到了一些希望。”

韩国女性表现出的新力量并不受到所有人的欢迎。有人形容它是“仇恨男性”,甚至说运动是一场“政治迫害”。

但是,以年轻一代为代表的韩国人,有着笃定的心。她们坚定地要去改变她们认为是错误的事,并誓将摧毁那个传统父权社会的根基。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