从习近平的演讲到特朗普的褒奖 博鳌开放新四点到底有何价值

习近平 图片版权 EPA

习近平在博鳌亚洲论坛发表讲话,承诺开放市场,这些措施得到特朗普欢迎。特朗普在习近平发表演讲后立即在推特上表示,“感谢习主席就关税和汽车产业壁垒发表的友好言辞。”他甚至用了enlightenment(启发性)一词描述习近平演讲中涉及知识产权和技术转让的相关内容,称“我们将一起谋求大的进展”。

过去两天,特朗普频频隔空互动,就中美贸易摩擦发出了三条推特,其内容甚至大多是对习的褒扬。习近平在博鳌的讲话也被普遍认为在对中美贸易摩擦进行回应。但专家分析称,习近平在博鳌宣布的一些“新政策”并无新意,重点是中国用较小的代价成功缓解了紧张的中美贸易关系。

围绕汽车的一出戏

习近平在博鳌提及中国最新的几项开放政策,赢得多次掌声。这些政策开放力度究竟如何?

“我不认为会有多大不同。” 香港科技大学经济系教授朴之水(Albert Park)称,刚宣布的政策和中国一直以来的改革方向并没有太大差别。与其说是推动国内改革,不如说,习近平在试图机智地解决贸易问题,他想让特朗普满意,但以一种看起来比较不错、却不会真正伤害中国经济的方式进行。

汽车成为这种巧妙方式的重要载体。

依照中国政治传统,领导人一般不会针对具体的产业、措施进行表态和承诺。但在习近平讲话中,汽车产业开放和汽车进口关税降低都被特别提及。

这是因为特朗普在中美贸易争端一开始就将汽车作为核心议题。特朗普曾在公开场合上念出埃隆·马斯克关于控诉中美汽车关税不平等的推特,此后在国内多次演讲也提到汽车领域面临中国的不平等对待。而就在习近平发表演说前几个小时,特朗普再次发推,提到中国对汽车25%的高关税,是美国对汽车所收关税的10倍。

“这次贸易战超乎寻常,快速升级,所以习近平作出直接和具体的回应。直接针对美国的核心贸易诉求,比如汽车、知识产权保护等。”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国底特律一家汽车工厂。习近平的四点开放举措重点提及汽车产业开放和汽车进口关税降低。

选择汽车行业进行开放,对中国来说也是明智的一步棋。朴之水称,中国的汽车产业已经成熟,中国车厂在合资过程中学到很多,甚至交叉持股或控股外国汽车公司。而大部分的国际汽车巨头已经在中国进行生产,考虑到中国市场规模和生产成本,这些品牌仍然会倾向于在中国生产而非向中国出口。汽车关税也是一样,可能会刺激一些高端车型的进口,但不会深刻影响双边的贸易关系。

习近平在讲话中也提到,汽车等产业已经足够成熟,具备开放的条件。

分析人士称,习近平和特朗普在汽车上着墨较多,两人共同出演了一出戏:一方面习近平可以在汽车产业上让步,但不会有什么实际损失;另一方面特朗普取得表面上的胜利,可以在国内获得政治资本。

香港中文大学商学院国际商业及中国企业课程联席主任李兆波表示,中国意识到,贸易战将会产生“双输”的结局,作为一个大国,开放市场是迟早的事,而且这些年来中国企业的竞争意识和能力不断增强,逐渐有能力迎接开放的市场。此外,十九大后,习近平的权力加强,可以更高效地落实开放政策。

建立公平竞争环境对中国更重要

相比于在汽车等领域迎合美国的诉求,朴之水认为习近平提出的另一项政策对中国更重要——全面落实准入前国民待遇加负面清单管理制度。

这项政策意味着,除了负面清单上所列的个别行业,外资企业将享受与中国企业同等待遇。这一政策最早在上海自贸区开始实施,外资企业反响很好,认为为它们创造了新机会,而且几乎是中国为满足WTO承诺所必须要做的事情。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上海自贸区最先试点负面清单

今年是中国改革开放40周年,未来中国需要怎么做才能延续前40年的经济成长?

李兆波称,中国目前对外国企业的限制还未完全放开,中国可以保护国内企业发展,但是长期来看,这种模式不可持续。美国企业在全球市场竞争力强得多,中国需要创造国际知名品牌,来吸引国内及全球的客户。

“坦率地讲,阿里巴巴和腾讯的成功很大程度得益于这个领域里中国设置的贸易壁垒。”他说。

“中国改革开放40年,赶上世界发展的前沿,取得很大成就,未来则要引领世界发展,这需要中国从低质量发展到高价值创新。”朴之水称,这不是简单的事情,从发展中国家到发达国家,需要在创新层面有颠覆性的改变,这需要更深层次的改革,首先是促进充分竞争,建立公平竞争环境,提高资本自由度,这方面中国此前的改革非常缓慢。

图片版权 AFP/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美国不会决定中国的未来。中国的未来取决于有没有解决自身的问题。

再看修昔底德陷阱

曾有媒体分析指出,中国经济快速发展,挑战美国权威,双方将再次陷入崛起中大国和现有大国对抗的“修昔底德陷阱”。美国受到威胁所以采取措施打压中国,本轮贸易摩擦有望再次印证这一理论。

朴之水并不这么认为。在他看来,贸易战并非真正出于美国的利益,而更多是特朗普自身错误的经济主张导致的,长期来看并不会成为中美经济关系的常态。然而,只要特朗普在任,类似的事情还会继续发生。

中美不见得必有一战。朴之水称,GDP总量上中国几乎一定会超越美国,但中国人均GDP在可预见的未来不太可能超过美国,所以这场争论意义不大。根本上而言,经济的发展还是被全球创新领袖所驱动的。美国在创新领域没有任何其他国家可以匹敌,其创新质量和技术发展,还处在引领地位。所以即便在政治上有保护主义的压力,但美国经济的地位还是很难动摇。

专家们普遍认为,虽然在可见未来中国经济难以全面超过美国,但美国不会决定中国的未来,中国的未来取决于有没有解决自身的问题。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