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战争:美威胁导弹攻击 俄要反制?

trump
Image caption 报道说,英国首相特里莎·梅敦促特朗普再提供更多化学武器攻击的证据,但是英国首相府发言人断然否认首相对于攻击叙利亚目标有任何犹豫。

叙利亚反叛控制的城市杜马传出毒气攻击的报道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发推特扬言可能要对叙利亚实行军事打击。在俄罗斯做出强硬回应后,特朗普又警告俄罗斯要"准备好",导弹会射向俄罗斯的盟友叙利亚。

此前俄罗斯驻黎巴嫩大使札希普金说,如果美国对叙利亚采取侵略行动,俄罗斯军方保留击落导弹及摧毁发射地点的权利。叙利亚外交部指责美国"编造谎言",为攻击叙利亚领土制造借口。

叙利亚被指4月7日在杜马发动毒气攻击造成40多人死亡后,美国总统特朗普在推特上发帖说叙利亚总统阿萨德"不是人","叙利亚化学武器攻击造成许多妇女和儿童死亡"。他还说,"普京总统,俄罗斯和伊朗支持阿萨德那个野兽。(他们)要付出惨重代价。"

在俄罗斯高官做出强硬回应后,特朗普发又推特说:"......俄罗斯要准备好了,因为它们(导弹)会飞过来,都很好,很新而且'是智能的',你们不应该和用毒气杀人的野兽一起杀死人民而沾沾自喜!"

与此同时,美国海军的导弹驱逐舰“唐纳德·库克”号已经在地中海游弋,欧盟的空中航线管制机构警告航空公司今后几天在地中海东部飞行要考虑可能对叙利亚实施打击的可能。

英国前驻叙利亚大使彼得·福特在BBC广播节目中说,目前叙利亚局势一触即发,稍有不慎就会引发"末日战争"。他认为俄军在叙利亚部署很深,而且有防空部队,所以导弹攻击叙利亚,俄罗斯不可能不做出反应。他说,俄罗斯战机已经在不停地对地中海东部的美国战舰进行电子侦测。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俄罗斯在叙利亚部署了最先进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分析说美国如果导弹袭击叙利亚目标可能会招致俄罗斯报复。

"用毒气杀人的野兽"

美国总统特朗普将叙利亚领导人称作"用毒气杀人的野兽" 。与此同时,白宫的新闻秘书说"会考虑所有选项"。

英国和法国领导人都同意跟美国协同行动,据信英国和法国也在为对叙利亚的军事打击作准备。法国总统马科龙说,美英法三国数日内将决定如何反应。他说将就叙利亚的"化学武器攻击能力"做出决定。

之前在杜马"毒气攻击"后,以色列战机已经在4月9日晚采取行动,对叙利亚实施了轰炸。以色列空袭炸死了14个人,据信其中大部分是支持阿萨德部队的伊朗人。

俄罗斯和叙利亚都指责以色列发动了空袭,但是以色列军方发言人拒绝回应指控。但是以色列的大拉比约塞夫(Yitzchak Yosef)说,以色列被迫对暴行采取行动。

他说,以色列有道德义务不能保持沉默,以色列要尽力制止(叙利亚)这次屠杀,"我已经说过,现在还要再说一遍,叙利亚发生的是对妇女儿童最残酷的屠杀,屠杀使用了大规模杀伤性武器。"

"化武攻击"和"红线"

据《泰晤士报》报道,英国首相特里莎·梅敦促特朗普再提供更多化学武器攻击的证据。有报道说英国对加入美国和法国攻击叙利亚目标有犹豫,但是英国首相府发言人断然否认。

2013年8月,叙利亚大马士革东部郊区古塔的化学武器攻击事件造成大批人死亡,联合国化学武器调查小组认为,有"明确、可信的证据"表明,叙利亚确实发生了针对包括儿童等平民目标的化学武器袭击事件。

当时,美国总统奥巴马将使用化学武器设为军事干预叙利亚的"红线",但由于遭到俄罗斯阻挠以及国内民众反对,美国搁置了军事打击计划,实行了所谓的"以化武换取和平"的计划,即按照俄罗斯政府的建议,叙利亚销毁化学武器。

Image caption 《卫报》分析说,叙利亚冲突各方要谨慎行事防止升级,要汲取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的教训。

这次叙利亚"化武攻击"后,克里姆林宫也警告美国及盟国不要对叙利亚发起军事进攻,说军事打击会导致地区进一步不稳定。周二(4月10日)晚上联合国安理会召开会议讨论如何避免叙利亚军事对抗的办法,俄罗斯和西方盟国没有就如何对化学武器攻击做出反应达成协议。

《卫报》记者博蒙特周二撰文说,联合国安理会已经因为美俄频频使用否决机制而被大大削弱,而目前叙利亚一触即发的紧张局势最需要安理会发挥作用。

战争的历史教训

除此之外,博蒙特还指出其他诸多不确定因素。一个是特朗普决策的不确定性。特朗普先说美国要撤出叙利亚,而后又说要考虑对叙利亚采取军事打击行动。

另外,他说以色列总理内坦尼亚胡的政治生涯就建立在遏制伊朗影响的承诺上面,而现在面对伊朗在叙利亚影响扩大,向西逼近以色列边界。内坦尼亚胡采取激烈手段让伊朗人流血,让德黑兰很难容忍。

还有就是普京在叙利亚的图谋藏而不露,俄罗斯在叙利亚的目标和红线也令人捉摸不透。所有这些都令目前的中东局势一触即发,一国加强自己的安全引发其他国家采取先发制人的行动,大大增加了暴力升级的风险。

这篇在《卫报》刊登的文章认为,从第一次世界大战,到朝鲜战争,六日战争和福克兰岛(马尔维纳斯)战争以来的历史教训就是,紧张事态失控都是由传达信息和理解失误导致。

研究第一次世界大战的英国学者马克·哈里森说,第一次世界大战是各国决策者预计和算计的结果,主要是没有多少乐观预计。决策者可以算是"理性悲观主义":他们恐惧敌人,但他们更恐惧未来。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