叙利亚“化武袭击”:调查员如何能还原真相

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调查人员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调查人员查出,2013年叙利亚城市古塔的居民曾经遭受沙林神经毒剂攻击。

叙利亚城市杜马镇(Douma)怀疑受化学武器袭击至今已经差不多两星期,来自禁止化学武器组织(Organisation for the Prohibition of Chemical Weapons)的人员至今仍然滞留在首都大马士革,未能到现场开始调查。这宗怀疑袭击至今已发生了一段时间,他们还能查出甚么吗?

跟调查人员竞赛的不单是时间,他们可能还要面对发动袭击的人或组织,这些人可能还在当地。如果化武袭击真的曾经发生,这些人可以消灭任何证据,令调查人员无功而回。

有专家向BBC指出,调查人员抵达现场后主要会从环境采集样本,也会跟当地居民收集血液、尿液,以及跟居民做访问,尝试拼凑出怀疑袭击当日发生了甚么事。调查人员也可以从一些线索,断定有没有人尝试消灭化学袭击的证据。

图片版权 CBS
Image caption 有美国传媒在杜马市一栋怀疑被攻击的建筑物的顶层,发现一个黄色气瓶。

曾经参与叙利亚袭击调查的英国化学武器专家戈登(Hamish de Bretton Gordon)介绍,调查人员主要会收集的证据包括武器碎片、泥土、居民血液、尿液样本等。

救援人员和叙利亚反对派武装份子指控,叙利亚政府军从飞机上向杜马镇的居民投掷装有有害化学物的油桶,袭击造成最少40人死亡,数百人受伤。戈登跟BBC说,调查人员会访问当地居民,看看救援人员和反对派武装份子的说法是否属实。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美国CBS电视台记者塞思·多恩(Seth Doane)日前前往杜马,到一座据称遭受袭击的建筑里看了看。

他认为,最重要的,还是要找到遇袭受伤的居民和遇难者的遗体,因为如果反对派武装份子的指控属实,遇袭居民身体提供的样本将会是最有力的证据。戈登说:“尿液样本可以用来调查袭击者有没有使用氯气,血液和头发样本就能用来调查袭击者有没有使用一些神经毒剂。”

叙利亚古塔(Ghouta)地区在2013年发生了一宗袭击,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调查人员当年在袭击发生两天后便抵达现场,开始调查。他们从当地居民采集了一些血液和头发样本,也取得一些环境样本。

当时负责带领调查的联合国裁军事务厅高级代表安格拉·凯恩(Angela Kane)跟BBC介绍,调查人员发现了一些混了其他物质的萨林毒剂(Sarin)复合物。她说:“纯正的萨林很快便会蒸发掉。但在2013年发现的萨林复合物混进了其他物质,令它待在当地环境许久。”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防止化学武器组织(OPCW)的调查人员仍然无法进入叙利亚疑似化武攻击现场。

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调查人员原定周三(4月18日)抵达杜马展开工作,但为他们做准备工作的联合国保安部队早前在当地受到攻击,调查人员被迫押后计划。美国国务院周二(4月17 日)批评,调查工作一再被拖延,可用的证据将“越来越少”。

反对派武装份子上周撒离杜马镇时,据报有俄罗斯士兵曾到访怀疑发生袭击的地方。美国驻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代表指,俄方有可能“干扰现场”,令调查人员的工作徒劳无功。俄罗斯外长拉夫罗夫(Sergei Lavrov)对此予以否认。

英国化学武器专家戈登认为,如果有人真的要消毁证据,首要工作是清除散落当地的武器碎片,也要清洁任何可能被化学武器污染的表面。可能令你意想不到的是,要清理由氯制成的化学武器的清洁剂,也是由氯制成。

要令调员人无功而回,还需要要求目击袭击过程的居民不要配合调查人员的工作,甚至在调查人员到来之前,就把这些居民带走。英国《卫报》周三引述叙利亚救援组织指,有人恐吓参加怀疑化武袭击的救援人员,要求他们不要公开袭击当天的情况,否则他们的家人“会有危险”。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怀疑化武袭击发生后,美英法对三处叙利亚政府地点采取军事行动,意在打击叙利亚化学武器设施。

戈登说,遇难者的遗体也是调查其中一个十分重要的部份。《化学武器公约》(Chemical Weapons Convention)订明,禁止化学武器组织的调查员有权取得他们认为是证据的任何东西,包括遗体,但他们得先找到这些遗体。

戈登介绍,如果调查人员找不到遗体,那也算是一种发现;如果遗体消失了,那就显示事情十分不对劲。

调查人员抵达杜马镇后,他们的工作环境将由叙利亚政府和俄罗斯军方控制。联合国裁军事务厅高级代表安格拉‧凯指出,正是因为这个原因,调查人员必须把他们工作的过程完整地拍摄下来,也必须紧紧地看护好他们取得的任何样本。

她说,不论他们在做甚么,调查人员都要把样本随时带在身旁,“直至把它们安全送到实验室为止”。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