金正恩统治下 朝鲜“中产阶层”壮大带来全新休闲消费

Swimmers gather in a wave pool at a water park in a leisure complex in Pyongyang on July 21, 2017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平壤水上乐园的泳客们

当绝大部份朝鲜人都活在极端贫穷之中,专家说,朝鲜的中产阶级群体正在不断扩大,他们有钱、也有时间去享受人生。从海豚水族馆到购物商场,朝鲜这个国度也在悄然生变,去满足这群富裕国民的需求。

贾登(音,化名)第一次登上互联网时,被自己找到的一切惊呆了。

“我接触到能够启发我的资讯,每一天对我而言都是惊喜,因为我能看到自己从来没有想过的、完全不一样的观点。这令我既愤慨又悲伤。”他说。

贾登是五年前从朝鲜逃到韩国的脱北者。一直以来,只有少数朝鲜人能够成功脱北,且大部份是年轻人;贾登的成功,令他成为罕见的少数。

他近日刚在澳大利亚完成一项英语课程。在澳洲求学期间,他学会上网,发现了视频网站YouTube及其他新闻网站。

这对他而言是全新的体验。作为全世界压迫最严重的国家之一,朝鲜严格限制人民的基本自由,例如接触境外传媒新闻的自由。

贾登身在朝鲜时,已经常突破这些限制,接触被官方禁止的娱乐。

“我会在空余时去踢足球、玩电脑游戏、看电影,”贾登说:“虽然我们能做什么、不能做什么有很多限制,很多电影与游戏都被禁止,但我还是悄悄在做这些。”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四名脱北者谈朝鲜的生活。

秘密快感

“无国界记者”(Reporters without Borders)曾将朝鲜形容为“资讯黑洞”,但说朝鲜实际上有蓬勃的外国娱乐产品需求。

“在朝鲜,最受欢迎的消遣,同时也是最广为人知的公开秘密就是,很多朝鲜人都偷偷地看外国媒体,尤其是韩国的电视剧。”《朝鲜机密》(North Korea Confidential)作者詹姆斯.皮尔逊(James Pearson)表示。

“这些电视剧让韩国与朝鲜的人民,都能逃离日常生活的压抑,分别只是朝鲜人看剧要偷偷地看。”

但不是所有的娱乐都必需在暗地里进行。实际上,对朝鲜最富裕的一群人民来说,“闲暇”概念正在不断演化。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平壤绫罗人民游乐场

“好大喜功”

韩国官方智库“韩国发展研究院”(Korea Development Institute)的一份报告指出,近年朝鲜建造购物商场、体育中心、文化中心的工程项目大增,居住在首都平壤的朝鲜人民,消费、消磨时光的选择也越来越多。

监察朝鲜卫星图象、追踪工程位置多年的研究人员柯蒂斯.麦尔文(Curtis Melvin)指出,近年朝鲜甚至开始建造水上乐园及海豚水族馆。

“卫星图像可说是监察朝鲜变化最透彻的工具,让我们能够观察到外国人不获准亲身进入的朝鲜地区。”麦尔文说。

“这令我们得以观察朝鲜的市场、交通、基建变化,以及可再生能源发电的增长,我们能够将这些改变量化,这是十年前做不到的。”

图片版权 Curtis Melvin/Google
Image caption 平壤市中心住房项目“未来科学家大街”的卫星图像。

透过卫星图像技术,麦尔文可以分析出朝鲜平民生活的微妙变化。他记录下大批具娱乐功能的建筑及场所冒起。

“自金正恩于2011年继承亡父执政以来,他启动了大量工程及美化工作,改变了平壤的市貌。”麦尔文说。

为什么金正恩会决定建造这些娱乐场所?其中一个可能原因是好大喜功。

“部份原因是要将平壤现代化、将其打造成21世纪城市典范,”美国加州大学柏克莱分校韩国研究中心访问学者安德利.阿伯哈米安(Andray Abrahamian)表示。

“劳动力基本上是免费的,透过征兵获得,建材则主要来自本地,所以成本不大。”

虽然娱乐设施大增听起来是美事,但能够享受的终究只有少数人。

不一样的世界

收入不平等在朝鲜非常严重,国家财政的支出重心放在军费之上。这意味着,具展示性质的项目如水上乐园、体育中心及3D电影院,只有富裕的城市居民能够享受。

阿伯哈米安说,平壤的娱乐设施只有富裕阶层可享:“如果你是特权阶级,你可以打壁球、上瑜伽课、上好馆子──平壤现在还有高级的意大利菜与日本菜餐厅呢──也可以去咖啡店喝卡布其诺。某种程度上,在平壤做特权阶级,与在西方国家做中产没啥分别。”

但能够在平壤享受精致生活的这批中产阶级,在朝鲜是新出现的现象。

图片版权 AFP
Image caption 位于朝鲜东部沿岸城市文川市的马息岭滑雪场

“‘金主’(donju)阶层、即新兴富裕中产的冒起,造就了一群对一般消费品有正常需求的群体。 ”詹姆斯.皮尔逊说:“这令朝鲜出现越来越多餐厅、酒吧,甚至在以往较为贫乏的平壤周边农村、城镇,也出现了咖啡店。”

从较宏大的角度而言,朝鲜消费娱乐场所的兴起,得益于中产阶层的出现。但朝鲜的城乡差距仍然巨大。

“平壤以外,完全是另一个世界。”皮尔逊说。

“那里的人民刻苦工作以赚钱糊口,基建支持严重不足。农民仍要满足极高的生产目标,但很多地方连干净食水与可靠电力都没有。他们的生活水平,与平壤相比真的差太远了。”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在农村地区居住的韩鲜人,不太可能感受到这一波建造潮。

当贾登回想自己在朝鲜的生活,他仍记得那显著的贫富差距:“贫富之间有一道鸿沟。”

“很小一部份人能够享受生活,在高价餐厅用餐、去旅游,但很多人仍然朝不保夕。各阶层的人我都见过,贫富差距极为严重。”

这意味着,休闲时光是只限平壤富人享受的奢侈品。对朝鲜其他地区的人民而言,电影院、滑雪场这些新建造项目,与他们完全无关。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