世界新闻自由日:“无冕之王”是否正成为被袭击对象

Photojournalists and video journalists wearing gas masks flee from teargas during clashes with Israeli forces near an Israeli checkpoint in the West Bank city of Ramallah. 图片版权 ABBAS MOMANI/AFP
Image caption 对于记者们来说,本周一是惨重的一天。有10名媒体人在阿富汗的两起独立事件中丧生。

自1990年以来,全世界范围内已有2500多名记者遇害。周四(5月3日)是世界新闻自由日,媒体权益组织警告称,记者因他本职工作被袭击的事件越来越多。对于记者们来说,本周一是惨重的一天。有10名媒体人在阿富汗的两起独立事件中丧生。

喀布尔发生自杀式爆炸事件后,记者到现场报道灾后事宜。然而,15分钟不到,伪装成记者的第二名袭击者来到现场,引爆了炸弹,导致9名记者和摄影师死亡,另有多人重伤。所谓的“伊斯兰国”(IS)组织宣称实施了这两起爆炸事件。

同一天晚些时候,艾哈迈德‧沙赫(Ahmad Shah)在霍斯特(Khost)地区发生的另一起独立袭击中遇害。两名身份不明的武装分子骑着摩托车枪杀了这名29岁的年轻人,而他当时正在熟悉的街区骑车回家。

国际记者联盟(IFJ)称,最近的这两起袭击使得2018年记者遇难人数上升到32人。

根据该组织的统计,这比去年1月1日至5月1日的死亡人数多了三分之一。那么,如果拿最近的袭击事件做参考,记者们是否正处于日益危险的境地?

十年来的低值

媒体权益组织一直在追踪自20世纪90年代以来遇害、被捕和失踪的记者人数。他们的数据还包括其他的媒体工作者,例如助理、翻译和司机,并对死亡情境加以区分:是死于交火,针对性的袭击,还是完成危险的任务途中。

根据该组织的统计,在2017年,共有82人死亡,这是十年来死亡人数最少的一年。

自上世纪90年代开始到21世纪初,每年的死亡人数呈总体增长的态势,但每年的死亡人数并未超过100人。

分析师说,数据的波动反映了冲突的时间。

早在90年代中期,由于阿尔及利亚,前南斯拉夫和卢旺达接连发生内战,数字开始猛增。在2003年伊拉克战争打响后,死亡的人数持续增加。2006年死亡人数最多,达到155人,其后的2007年,死亡人数达到135人。

分析人士说,去年下降的数字并不能让顾虑减少,因为导致记者遇难的原因发生了转变。

"随着IS在叙利亚和伊拉克的崛起,记者因为他们的身份而遭到袭击。"保护记者委员会(CPJ)的罗伯特·马奥尼(Robert Mahoney)说。 “他们并非在交火中丧生,而是被故意袭击。”

2012年起,高调的针对外国记者的绑架和斩首,导致了众多新闻机构政策的转变:越来越少的记者被送入危险地区。

马奥尼说,因此,本地的记者和媒体人员在致命袭击中就“首当其冲”。

战地之外

多家媒体权益组织称,在2017年遇难的大多数记者和媒体人,多是因参与调查政治腐败和有组织犯罪而遭到谋杀。

“过去的六年,对于一名记者是非常危险的一段时期,”保护记者委员会副执行理事马奥尼说。 “许多记者不是死于冲突,而是被谋杀,并且是因为工作而成为目标。”

马奥尼指出,菲律宾、俄罗斯和墨西哥是去年对于记者来说最致命的非战争国家。

国际记者联盟人权与安全主管欧内斯特·萨加加(Ernest Sagaga)称,虽然阿富汗和墨西哥武装团体的目标可能不同,但他们在打击和压制记者上采用了相同的战略。

尽管最近的一些案例,如调查马耳他和斯洛伐克腐败丑闻的西方记者遭到杀害,引发了大众的关注。但马奥尼说,这只是冰山一角。

“有时候他们会找来枪手或者雇佣刺客,”保护记者委员会发言人说,“但我们认为最没有损失的是真正的凶手,也就是下令的人没有被绳之以法。”

被捕入狱

记者的遇难人数可能是衡量媒体人在报道时面临多少危险的有力数据,不过,这并非他们面临的唯一威胁。

根据保护记者委员会的数据,2017年也是近三十年来,记者被捕人数最多的一年,共有262名记者身陷囹圄。

媒体权益组织的数据只追踪了每年12月1日在监狱里的记者人数,真实数字可能会更高,因为年度统计数据并未考虑其他时间被关押和释放的人数。

“入狱一直都是一种恫吓,”萨加加解释说。“它让那些在监狱里的人闭嘴,并恐吓那些在外面报道的人。”

记者因工作被捕人数最多的国家是:土耳其73人,中国41人,埃及20人。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