汉语热、翻译技术 谁在挑战英语全球霸主地位

getty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全球有数以亿计的人会说英语,但随着翻译科技发展,以及“混合语言”(hybrid language)的出现,其地位会否受到威胁?

地球上哪个国家,能说英语、或正在学习说英语的人最多?

答案:中国。

根据剑桥大学出版社的一项研究,中国有3.5亿人对英语有一定认识,印度则有1亿。在中国以英语为第二语言的人,很可能比美国以英语为母语的人还要多(有五分一美国人在家中说的并不是英语)。

但英语作为“全球最受欢迎语言”的地位,究竟还能维持多久?世界经济论坛估计,目前全球共有15亿人说英语,但当中只有不足4亿人以英语为母语。

而英语本身也有很多种,即使在英国亦然。譬如在港口城市朴次茅斯,即使在网络式英语和美式英语流行的当下,其地区方言“pompey”仍获广泛使用。

英语是全球最受欢迎的“通用语”( lingua franca),即母语不同的人之间最倾向使用的语言。试想像,一个完全不谙法语的中国人与一个完全不懂中文的法国人碰面,彼此之间会如何沟通?很可能就是透过英语。

但这是五年前的可能,现在已经未必如此了。因为电脑翻译与声音辨识技术不断进步,这两人可以说回自己的语言,然后透过机器即时翻译,理解对方的意思。

所以,英国作为全球性语言的日子,可能已开始倒数;夸张点说,电脑正步步进击,并且占了上风。

这篇文章的原文是英语,但你只需要按几下鼠标,就可以用德语或日语阅读。既然电脑能做到这地步,为什么还要那么辛苦的学英语呢?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将来,我们还需要人类翻译员吗?

现在,要与其他国家做生意、玩最新的电子游戏、聆听最流行的音乐,不懂英语都很难做到,但这个情况正在急速改变。

在美国斯坦福大学,来自韩国的电脑科学家李元兼(音)正在研发一项翻译及声音辨识技术,希望达到客户打电话到客户服务热线时,分不清接线生是人还是机器的效果。

斯坦福大学机器学习、语言学及电脑科学教授克里斯托夫·曼宁认为,在不久的将来,电脑翻译技术的水平,一定能与人类译者比肩。

但这并不是英语面对的唯一挑战。

目前全球有很多人以英语为第二语言,不同的“混合语”也因而出现,将“标准”的英语与当地语言结合,如印度式英语、孟加拉式英语、塔米尔式英语等。

在美国,很多源自中、南美洲的拉丁裔美国人,则会混合其父母或祖父母的语言与英语,说的是西班牙语式英语(Spanglish)。

语言并不仅仅是沟通工具,也是身份的表达,让外界理解一个人的身份认同。来自三藩市的诗人阿德里特(Josiah Luis Alderete)就以西班牙语式英语写诗-他说这是一种“反抗的语言”,是拉丁裔即使生于、长于美国,仍能承传文化传统、表达自身尊严的方式。

使用英语的美国及英国,此前一直是主导国际社会的大国,因此英语亦获得了这样的地位。但随着中国崛起成为经济强国,英语的使用及传播亦受到挑战。

现在,对一个居于非洲撤哈拉以南地区的年轻求职者而言,学好普通话及中文在中国找工作,比借学校学到的英语到英美求职明智得多。

Image caption 在乌干达,所有中学课程均须以英语教授

在美国本土,也有越来越多人学习中文。 2015年有报道指,学习中文的中小学生在两年内翻了一倍,大学内的中文学习者则在十年来增加了五成。

然而在乌干达,所有中学课程均须以英语教授,一些家长亦会以英语培养孩子成长,让英语成为孩子的第一语言。在世界上很多不同国家,英语仍然被视为取得成功的必须品。

未来,英语的存亡会有危机吗?我不认为如此,但其国际性主导地位很可能会一直减弱。与其他语言一样,英语也在不断演化、以配合实际使用需要。不久以前,“文本”(text)与“朋友”(friend)均只是名词,但现在这两个字经常被当动词用,有了“发讯息”与“交朋友”的意思。

电脑翻译技术、“混合语”的出现,与中国(及中文)的崛起,都是英语面对的真实威胁,但我仍觉得自己能够生在这个国度,与乔叟、莎士比亚、弥尔敦、狄更斯说着同一种语言,虽然我心目中的英语,与全世界很多其他人所说的英语,并不一样。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