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民众大胆发声:金正恩“就像吸血鬼”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英文动画视频:“在朝鲜,政府抓捕时有发生。”

在朝鲜,外国游客被严密监视,当地人和外部世界的交流遭到封锁,这使得外界与朝鲜普通民众对话成为了一件几乎不可能完成的任务。然而,在牢狱之灾和死亡威胁下,两名朝鲜民众仍接受了维多利亚·德比希尔(Victoria Derbyshire)节目组的采访。

BBC记者麦克尔·考恩(Michael Cowan)报道说,在朝鲜,最高领导人金正恩的地位几乎可以与神比肩,公开质疑他几乎是不可思议的。

朝鲜民众被告知他无所不知,并被要求揭发任何有异议的声音,即使是来自自己的家庭成员。

在选择发声的这一刻,市场小贩孙惠(化名)很清楚,她已将自己置身险地。

"人们主要批评金正恩是一个商人,"孙惠表示,这是一种广泛的不满情绪。

"人们说,他和我们没什么区别,但拿走了我们的钱。"

"(他们说)这个小鬼用他的脑袋把钱吸走,就像吸血鬼一样。"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英文动画视频:朝鲜民众描述金正恩是一个“吸血鬼一般”的领袖。

数月以来,我们的节目一直在使用一个秘密通讯网络向普通朝鲜民众提出问题。BBC采取措施隐瞒他们的身份,并确保他们匿名。

如果朝鲜政权知道孙惠的真实身份,她将面临严厉的惩罚:轻则被关进劳改营,重则被处决。

并且,她可能不是唯一一个受到惩罚的人,她的全家三代人都有可能被送进监狱。

孙惠和她的丈夫及两个女儿住在一起,生意好的时候每天可以吃三餐饭。不好的时候,只能吃掺杂玉米的饭。

Image caption 孙惠说,"人们说,他和我们没什么区别,但拿走了我们的钱。"

在她工作的市场里,街头食品、服饰和走私的电子产品只是其中一部分。

据总部设在首尔的媒体《每日朝鲜》报道,有超过500万人"直接或间接"依赖这些市场生活。

《每日朝鲜》与我们的节目合作,利用其在朝鲜境内的网络为报道提供便利。

朝鲜的市场交易明显与当局强硬的共产主义路线相悖,但它让人们得以在一个配给制几乎已经失效,并且面临经济制裁的情况下养活自己。

90年代中期,朝鲜的大饥荒造成一百万人死亡,朝鲜官方称其为"苦难的行军"。但现在,当局已无力再次承担这样的灾难。

Image caption 孙惠说,积极评价金正恩的当地人正在变多,因为默许了市场的存在。

孙惠说,积极评价金正恩的当地人正在变多,因为默许了市场的存在,"我们做什么都不会有太严厉的打击。"

然而,有时能聚集数百个摊位的市场,也可能成为传言的温床。

"我在市场里听说美国总统来了,"孙惠说。

"人们对于会面了解不多,"她继续说道,"但每个人都不喜欢美国。"

"我们觉得,生活贫困的原因是美国对我们(和韩国)的分裂和封锁。"

朝鲜当局对于进入该国信息的严格控制,一直招致美国和韩国的批评。

"但是最近情况有点改变,"孙惠说。

"他们说我们应该和南方和睦相处。"

"最近他们说,我们应该和美国和平相处,让每个人都过上更好的生活。"

这是一个重大的进展。

虽然并非首次,但朝鲜此次对于西方的态度软化及对于核试验场坑道的拆毁,被普遍认为是朝鲜当局善意的姿态,这也意味着金正恩对于与美国和解持更加开放的态度。

在朝鲜军方工作的哲浩(化名)说,他对生活的希望只是"好好活着,到死时也不会生病"。

哲浩希望,他的父母和孩子也能过上这样的生活。

哲浩也一直通过秘密方式与我们的节目组联系。他表示,朝鲜国内存在异议,这些声音来自于"抱怨生活的人"。

"有时人们会因为说错话,被保卫部(国安部门)抓住,"他解释道。

Image caption 哲浩说,有时人们会因为说错话,被保卫部(国安部门)抓住。

"人们突然就消失了,但这种情况最近没有发生过。"

哲浩所指的人,常被送到该国的监狱中。据报道,很多被关押者在那里遭到酷刑,他们被迫挖掘自己的坟墓,甚至强奸也会被用作惩罚。

国际特赦组织(Amnesty International)称,一个营地可以容纳多达20,000名囚犯。

孙惠说,正是这种"恐怖"的营地,"保证了社会的发展"。

她表示,在她住的地方,"政府抓了很多人"。

哲浩相信,有些人是由保安部送去的,因为官员们"为了自己的政绩编造故事"。

"他们让那些人说自己准备去中国,然后举报他们,"他说。

在朝鲜,观看从国外走私来的电影和电视节目,可能被送进劳改营关押十年。

由于担心其反西方宣传遭到破坏,朝鲜当局竭力阻止外国节目流入,但很多人成功地从中国带入U盘或盗版DVD。

Image caption 哲浩承认,他不知道外界如何看待像他这样的朝鲜人。他只见过朝鲜人。

"韩国的东西当然是最受欢迎的,"孙惠说,她承认有时会在晚上看韩剧和外国电影。

"但是(当局)对这些东西打击得很厉害。"

"我听说一旦被抓到,贿赂的代价很高,但人们还是想看。"

"这很容易理解,因为人们对韩国人如何生活感到好奇。"

不过,尽管越来越多的朝鲜人能一窥外国人的生活,许多人仍然不知道他们自己如何被看待。

哲浩承认,他不知道外界如何看待像他这样的朝鲜人。他只见过朝鲜人。

但他坚持,虽然"生活困难,但我们的人民很好"。

"我们有一种说法,邻居胜过表兄弟。如果我们的邻居发生了什么事,我们会互相帮忙。"

在朝鲜的一些地方,民众冒着生命危险经由中国逃至韩国。

最近几年,此类"脱北者"数量有所下降,这主要因为边境安保的增加,以及当局与中国签订的一则遭到广泛批评的遣返"叛逃者"的协议。

孙惠居住在远离国界的地方,叛逃"在这里并不是很多",她说。

但如果有人这样做,剩下的人不会说他们去了"韩国"。

"当一个邻居消失了,我们只会说:'他去了下面',"她解释说。

以上视频中出现的人物均非受访者。

相关主题内容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