朝鲜人权:美朝峰会缺席的议题

In a photo taken on November 21, 2017, children stand besides a railway track in the industrial city of Chongjin on North Korea's northeast coast.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大多朝鲜数儿童能接受基础教育,但有些儿童被迫提前辍学。

如果一切顺利,美国总统特朗普和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即将在新加坡会面。联合国曾表示,朝鲜民众生活在“系统、广泛和严重的人权侵犯”之下,但两位领导人见面谈论人权问题的可能性微乎其微。

我们总结了这些几乎不可能被提及的“缺席议题”。

政府监控

金氏家族祖孙三代已统治朝鲜近70年,这里成为国际社会的孤岛。朝鲜民众被要求完全效忠金正恩及其家族。

在朝鲜,国家掌管着一切,并利用庞大的监视网积极地监视其国民。

尽管粮食、燃料和基本生活必需品普遍短缺,但朝鲜当局严格把控着经济,并将资金大量投入核导计划。

图片版权 KCNA
Image caption 朝鲜中央通讯社是朝鲜人了解外部世界的主要媒体窗口。

人权观察组织(HRW)亚洲区主管布莱德·亚当斯(Brad Adams)对BBC表示,只有朝鲜有能力发展昂贵的核项目,因为它是一个“极权国家”,它“从饥肠辘辘的朝鲜人肚子里搜刮走了食物”。

媒体监控

朝鲜可能是世界上控制媒体最严的地方。无国界记者组织(RSF)将其排在世界新闻自由指数的榜尾。

朝鲜民众从官方媒体获得所有的新闻、娱乐和其他信息,媒体上赞美领导人的声音从不间断。

据无国界记者组织,如果朝鲜公民观看、阅读或收听国际媒体的举动被发现,他们将面临牢狱之灾。

手机在朝鲜很普遍,但打国外电话并不容易,国际特赦组织研究员方欣浩对BBC解释说:“你可能要在黑市上买一个中国手机,搭车到中朝边境。即便如此,朝鲜的特工也可能会拦截你。”

在朝鲜,只有平壤少数养尊处优的精英人群可以接触到互联网,其他人则受到严格限制。朝鲜还拥有一套自己建立的内联网。

图片版权 2016 DigitalGlobe Inc
Image caption 这张卫星图像显示了一个拥有多种设施的朝鲜监狱。

宗教自由

朝鲜宪法承诺其公民有“信仰权”。朝鲜存在着佛教、萨满教和朝鲜本土宗教天道教的教徒,还有国家控制的教会。

但方欣浩认为,这主要是为了“表演”。

“实际上,这里没有宗教自由,每个人都被灌输对待金氏家族要几乎达到崇拜的程度。”

2014年,一份联合国报告称,如果基督徒在国家控制的教会以外举行宗教活动,他们将面临“迫害和严厉的惩罚”。

朝鲜对外国传教士也持否定态度。 裴俊浩(Kenneth Bae)是一名朝鲜裔美国传教士,曾组团前往朝鲜。2013年,他因“颠覆政权”的罪名被判15年劳改,后于2014年因健康原因被释放。

集中营

“一些人说,朝鲜是世界上最大的开放式集中营”, 布莱德·亚当斯说,“我认为这并没有言过其实”。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美国学生奧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在2016年因偷窃宣传画被捕,因健康原因在被关押17个月后释放,但回家后不久死亡。

美国国务院的报告说,朝鲜有8万至12万人被关押在监狱里。

活动人士说,从观看韩国DVD到试图“叛逃”,朝鲜民众几乎可以因任何事而被关押。

被判犯有政治罪的人常被送到残酷的劳改营,从事采矿、伐木等体力活动。

国际特赦组织称,这些集中营“难以忍受的残酷”。被拘留者面临酷刑和警卫的殴打,女性更常受到性胁迫和性侵。

并非所有被关押者都真的犯了罪,朝鲜实行“连坐”,如果一名家庭成员被判有罪,全家都有可能受到惩罚。

朝鲜广泛使用死刑,并公开处决犯人。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些现已被释放的被拘留者在北美回忆说,他们被拘留期间被迫在农场工作。

拘禁外

在朝的外国人常被逮捕和长期拘禁,他们通常因政治原因被捕,并在适当时机被当成外交筹码。

本月早些时候,三名被指控“从事敌对活动”而被关进劳改营的美国公民被释放。朝鲜希望在首脑会议前,以此释放善意姿态。

但美国学生奧托·瓦姆比尔(Otto Warmbier)没有这么幸运。他在2016年因偷窃宣传画被捕,因健康原因在被关押17个月后释放,但回家后不久死亡。

目前,仍有六名韩国囚犯据信遭到关押。

朝鲜还承认在70年代绑架了至少13名日本公民,这些人被用来教朝鲜特工日语及日本的日常生活习惯。

其他典型的绑架事件包括一名著名韩国女演员和她的电影导演前夫。他们在20世纪70年代遭到绑架,被要求给朝鲜当局拍摄电影,但两人随后设法逃跑。

强迫劳动

据一份人权观察组织的报告,绝大多数朝鲜人都曾从事过无偿劳动。

一些逃离朝鲜的前学生告诉该组织,他们的学校曾强迫他们每年农忙时节在农场耕种两次,一次一个月。

朝鲜还遣送成百上千的人到海外充当低成本劳动力,很多人在近乎奴隶式的条件下工作。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些朝鲜妇女说,军队中亦普遍存在性侵行为。

它还向中国、科威特和卡塔尔等国派遣劳工。尽管因联合国制裁,大多数国家已经停止对朝鲜签发工作签证,然而有报道显示,朝鲜工人仍在一些地方工作。

布莱德·亚当斯说:“很多海外工人住在被监视的宿舍里,他们不能自由活动,基本上是囚犯。”

这些工人的工资常被朝鲜当局剥夺,这是该国巨大的收入来源。

妇女权利

在朝鲜,歧视妇女的现象非常严重,但方欣浩认为,“没有一种方法可以量化朝鲜的不平等现象,比如如何衡量男女之间的工资差距”。

尽管朝鲜以公平的社会自居,但有消息指,一些妇女被剥夺了教育和就业机会。

布莱德·亚当斯称,“女性确实很容易成为受害者——性暴力是存在的,但如果有人攻击她们,她们没有人抱怨”。

女性在拘留所遭到酷刑、强奸和其他性虐待的报告也非常多,军队中亦普遍存在性侵行为。

儿童营养不良

方欣浩认为,朝鲜的孩子的确可以接受教育,但有些人不得不很早辍学,以减轻家庭负担。

朝鲜的政治议程主导了学校的课程,朝鲜人的知识“从小就受到限制”。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一名朝鲜男孩在吃联合国世界粮食计划署提供的维生素和矿物质丰富的食物(2004年资料照片)。

据联合国儿童基金会报告,将近20万名朝鲜儿童患有严重的营养不良,其中6万人“严重营养不良”。

朝鲜常反驳外界对其人权记录的批评,表示朝鲜国民“对世界上最优越的人权体系感到自豪”,并抨击其他国家的人权缺陷。

但布莱德·亚当斯说,朝鲜的人权话题像是个“无底洞”。

对于即将到来的美朝峰会,他表示,“每个人都在关注自己的利益,没有人关注朝鲜民众的利益”。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