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干预”和国家安全:澳洲“七嘴八舌”辩论的背后

中国国徽和澳洲国旗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澳大利亚媒体上月引述一份由澳洲安全情报机构(Australian Security Intelligence Organisation,简称ASIO)撰写的报告,指中国共产党过去十多年“渗透”澳洲各主要政党,增加自己对这些政党的影响力。报道没有给出详情,但其他澳洲媒体曾报道,中共多次透过当地华裔商人向主要政党捐款,也曾取消捐款来惩罚发表反华言论的政客和政党,引来当地舆论关注。

澳洲总理特恩布尔(Malcom Turnbull)去年12月宣布修改国家安全法时引述澳洲安全情报机构的报告,警告当地目前受外国不当影响的威胁十分严重。他也引述一些媒体报道,批评中共尝试“秘密地”介入澳洲的事务,引来中国外交部反驳。特因布尔随后用中文抛出一句“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把相关的讨论推上高峰。

除了政客,澳洲媒体和学者对特恩布尔指中国干预的指控意见不一。有澳洲的专家同意当地政府必须修改法例,打击外国对澳洲事务的不当干扰,有意见认为澳洲官员推销国家安全法修正案时故意针对中国,是中国政府不满的原因;但也有专家指出,澳洲是一个开放的社会,无可避免会有七嘴八舌的讨论。

澳洲有甚么指控?

特恩布尔宣布要修改国家安全法时,引述了ASIO的报告和新闻报道,尝试证明中国的确在“干预”澳洲的事务,但他没有透露ASIO报告的内容,也没有指明是哪些新闻报道。

全国电视台澳洲九号电视网(Nine Network)5月28日引述匿名消息来源指,ASIO在这份报告指中国在干预澳洲内部事务的问题上,是“最令人忧虑的国家”。这份报告由特恩布尔一名前顾问加诺特(John Garnaut)负责撰写。今年三月,他出席美国众议院一个听证会时指出,澳洲政府的政策并不针对中国,但指在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的领导下,中国的活动变得“好斗和厚颜无耻”。

另外,澳洲广播公司(Australian Broadcasting Corporation)去年六月报道,一名中国商人黄向墨在2016年曾答应给在野工党捐款40万澳元(约30.5万美元),但工党前防务发言人康洛伊(Stephen Conroy)同年批评中国在南海主权争议的立场,指澳洲军队有权在南海巡航后,黄向墨随即表示因为康洛伊的言论,决定不向工党捐款。

报道引述澳洲国立大学(Australian National University)国家安全学院院长梅德卡尔夫(Rory Medcalf)称,这正是中共尝试在澳洲用金钱换取影响力的例子。

图片版权 Xinhua
Image caption 中国空军上月首次在南海争议岛礁区域进行轰炸机起降训练,引发周边国家对于国家安全的担忧和警告。

澳洲广播公司又指中国驻澳大使馆曾向当地的中国留学生组织发出指示,要求他们如果发现有中国学生参加当地批评中共的游行或活动,要向馆方报告。

中国外交部发言人华春莹批评澳洲广播公司有关中国留学生的报道“毫无根据,极其不负责任,根本不值一驳”,但没有回应有关政治捐款的指控。

澳洲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Lowy Institute for International Policy)研究员马利德(Richard McGregor)接受BBC中文采访时说,他认为澳洲指控中国干预内政不是“空穴来风”,但他不认同澳洲政府处理事件上的一些手法。他举例说,特因布尔去年12月根本不需要用中文说“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认为他这样做“十分不恰当”。

特恩布尔说出这话后,通晓中文、向来与北京政治关系友好的澳洲前总理陆克文批评,特恩布尔的说话几乎是“嘲笑”中国前领导人毛泽东“中国人民站起来了”这句话。陆克文指,毛泽东那个时代的中国刚刚经历外国侵略,“因此在北京政府眼中,这是一种无缘无故的侮辱。”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澳大利亚总理特恩布尔与中国国家主席习近平于2016年在杭州会面

澳洲悉尼科技大学澳大利亚‧中国关系研究院副主任罗震(James Laurenceson)接受BBC中文采访时说,特因布尔等澳洲官员在谈及国家安全法修订案时故意挑出中国,这才是中国政府不满的原因。“如果澳洲政府在提出修订案时没有点名提到中国,中国政府就不会有大的反应。”


中澳过去的磨擦

“孔子教室”:中国政府在新南威尔斯州(New South Wales)资助了十数间公立学校,教授中文,这个课程称为“孔子教室”。新南威尔斯州政府发言人5月8日指,州政府的教育部门在调查这些“孔子教室”,确保课程“没有受不适当的外国影响”。这个计划与“孔子学院”不同,对象是各国的中学,而孔子学院的对象大多是大学。

有关中国的学术讨论:去年八月,有中国留学生投诉纽卡斯尔大学一名印度裔讲师,在课堂及测验中将台湾及香港称为国家。澳媒指,中国驻悉尼领事馆已“介入”此次争议,也关注中国留学生的类似行动,以及中国使馆对留学生的影响,是否令校园内的言论自由受到损害;中国官方及媒体则批评澳媒“抹黑”。

另外,澳大利亚学者克里夫·汉密尔顿(Clive Hamilton)今年三月发表一本新书,名为《无声侵略:中国在澳大利亚的影响力》(Silent Invasion: China's Influence in Australia)的书中,指中国政府“精心策划了一场旨在影响澳大利亚、压制中国批评者的行动”,但澳洲几家出版社拒绝出版这本书,理由是书中的一些内容比较敏感,怕出版后遭到北京的“打击报复”。

政治捐款:在野工党一名国会议员邓森(Sam Dastyari)去年被指与一名居住在澳洲的中国商人黄向墨联络,告诉对方的电话可能被澳洲国家安全部门监听,最终在同年12月辞任国会职务。总理特因布尔形容,邓森的行为破坏澳洲情报部门的工作。澳洲传媒报道,黄向墨直接或间接给不同的政党捐款超过300万澳元(约227万美元),也曾聘请离任的国会议员到自己旗下的公司打工。

另外,澳洲执政自由党议员哈斯提(Andrew Hastie)五月指名批评华裔澳洲商人周泽荣与中共有“密切关系”。他在国会引述一份2007年美国外交文件,指周泽荣属下一家公司是“中共统战部的产物”,而周泽荣自2004年起已经向澳洲一些主要政党捐款超过400万澳元(相等约300万美元),向澳洲大学的捐款累积更超过4500万澳元(相等约3300万美元)。哈斯提在国会发表讲话期间作出这些对周泽荣的指控,因此他获得言论豁免权,不能因此被控诽谤罪。周泽荣否认这些指控。

图片版权 Peter Morris
Image caption 澳洲执政自由党议员哈斯提(Andrew Hastie)指名批评华裔澳洲商人周泽荣(图左)与中共有"密切关系"。图为周泽荣出席悉尼科技大学新建教学大楼的开幕仪式。

抢购奶粉:澳洲传媒发现有中国顾客在当地大量购买幼儿配方奶粉,并以三倍价钱把它们在网上转售到中国。连锁超级市场Coles和Woolworths分别宣布措施,限制每名顾客购买两罐幼儿配方奶粉。

台湾地位争议:澳洲航空公司周一(6月4日)宣布将按中国政府要求,在网站上列明台湾是中国的一部份。澳洲外长毕晓普批评中国不应干预私人公司的运作。美国上月也批评中方的要求是“奥维尔式的胡说八道”。特恩布尔其后却表示支持澳航的决定,认为这件事件应由澳航自己决定,而且澳洲奉行“一个中国”政策,与毕晓普的说法不同。


“七嘴八舌”的讨论

过去一年,澳洲指控中共干扰和渗透当地事务多次成为舆论的焦点。

澳洲外长毕晓普(Julie Bishop)三月在新加坡出席活动时,发表讲话指中国不是“民主国家”,而国际社会都比较喜欢民主制度。澳洲前驻华大使芮捷锐(Geoff Raby)5月14日在《澳洲财经评论》(Australian Financial Review)撰文,指毕晓普的说法相等于批评中国“不适合”成为亚太地区的领导人,但其实中国在解决朝鲜半岛核问题正是扮演了“领导者”的角色。

中国官方《环球时报》早前引述中山大学大洋洲研究中心研究员于镭指出,芮捷锐曾在中国工作过,他基于个人经验认为澳洲应以包容的眼光看中国的地位,而毕晓普的信息大部份来自报告等书面材料,令两人在中国议题上产生分歧。

澳洲学界也对当地政府和媒体对中共的指控意见不一。特因布尔宣布要修改国家安全法数个月之后,30名研究中国的澳洲学者在3月27日发表公开信,要求政府先允许澳洲社会就国家安全的修正法案进行充份的辩论,才继续立法的程序。公开信同时指,如果有清楚证据显示中国在影响澳大利亚政治,所有相关的人都应该受到惩罚,但是目前没有证据显示中国有意把自己的政治制度复制到澳洲,也没有证据指中国当局的行动以“破坏澳洲的主权”为目标。

图片版权 Getty Images
Image caption 赴澳洲大学就读的中国留学生人数不断增加,中澳之间的争议也被带进校园。

就在这些学者发表公开信的第二天,另一群学者发出了第二封公开信,指澳洲社会必须就中国试图影响澳洲政治等指控作公开的讨论,形容这种讨论“有价值、也有必要”。

中方对指控有何反应?

中国官方曾多次否认澳洲官员和当地媒体对中国政治渗透澳大利亚的指控。特恩布尔去年抛出“澳大利亚人民站起来了”的说法后数天,中共党报《人民日报》发表评论文章,批评澳洲媒体捏造中国试图影响澳洲事务的指控,也不点名批评澳洲媒体和政客患有“对华焦虑症”,暴露澳洲一边与中国做生意一边批评中国的“投机心态”。

中国外长王毅在5月21日出席二十国集团会议时,也向毕晓普指出澳洲要“摘下有色眼镜”,两国合作才会有进展。

数天后《环球时报》发表社评,中方应该保持与澳洲民间的交流,但同时应在贸易等方面“晾一晾”澳洲,例如减少从澳洲进口货物,同时增加从美国的货物进口。“这样一举两得,既有利于落实中美协议,也让澳反思如何在中美之间做好平衡。”

图片版权 Reuters
Image caption 中国外长王毅在五月出席二十国集团会议时与毕晓普碰头。

中国社会科学院亚太与全球战略研究院研究员许利平一月在新华社属下《环球》杂志撰文,认为澳洲执政自由党担心中国在当地进行“政治渗透”,原于执政党在澳洲众议院占的席位只以些微优势保持第一大党的地位。

澳洲众议院共有150席,任何政党必须在选举中赢得超过一半,即75席才能取能执席地位。执政自由目前有76席。


澳洲近期在国家安全的法律举措

图片版权 EPA

特恩布尔去12月建议修改国家安全法,禁止外国团体向澳洲政党捐款,也扩大叛国、为外国盗窃知识产权等行为的定义。特恩布尔原本建议,把接收机密资料也列为罪行,但随后修订建议,如果记者在报道相关的资料时有理由相信公开这些资料“符合公众利益”,他们可以此为抗辩理由。澳洲执政在野两党据报已经就这条修正案取得共识,有望六月提交国会辩论。

另外,澳洲总检察长波特(Christian Porter)5月30日宣布将全面检讨当地的国家安全法律,让澳洲执行部门可能更有效地打击外国干预当地内部事务。他透露,澳洲目前相关的法律十分“落伍”,无法应对透过网络发动的攻击,澳洲各情报组织互相分享资讯的规定也“模糊不清”,这都是检讨的范围。


“嘈吵的民主社会”

澳洲悉尼科技大学澳大利亚‧中国关系研究院副主任罗震也认为,特因布尔政府的言论针对中国,可能是为了给自己领导的执政自由党营造支持,也可能是澳洲的国防和情报机构对中国能力爬升之快“感到惊讶”。

澳洲智库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研究员马利德说,当地目前就中国影响有”开诚布公、论述充份”(genuine and informed)的讨论,但同时也有人散播谣言。

他形容,澳洲是个“嘈吵的民主社会”,大家都喜欢直接表达自己的意见,但当澳洲用这种方法讨论有关中国的事情时,中国政府似乎不大喜欢,但他认为这种情况在一个“开放、民主”的社会无法避免。

洛伊国际政策研究所去年发表澳洲全国调查,用电话访问了1,200名当地成年人,发现差不多有八成的受访者认为中国是澳洲的经济伙伴,只有13%形容中国是“军事威胁”。

罗震形容,中国在一般澳洲人中的印象,跟中国在欧洲和美国的印象很不同。“别忘了,澳洲与中国之间有很大的贸易顺差。换句话说,中国从澳洲的进口,多于澳洲从中国的进口。”

他说:“中美贸易逆差在美国造成失业,在当地造成很大反响,我们澳洲没有这种问题,因为中国对澳洲的经济有很大帮助。”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