全面国际制裁下 一个普通朝鲜家庭的虚拟镜像

Drawing of a North Korean family 图片版权 Hajung Lim

朝鲜领导人金正恩和美国总统特朗普实现历史性会晤后,朝中社指,特朗普在朝美峰会上表达了撤销制裁的想法,不过特朗普则对外表明,针对朝鲜的制裁会维持到“核问题不再是一个因素”。

朝鲜长期以来是一个封闭的国家,而且多年来受制裁影响,经济上大幅度依赖中国,撤销制裁或会为这个国家带来巨变,BBC记者安德烈亚斯‧伊尔默(Andreas Illmer)采访了多位专家,尝试分析制裁对一个普通朝鲜家庭的影响。

冒险糊口的父亲

讨论一个“普通”的朝鲜家庭并不容易,我们对这封闭的国家认知并不多,而且各个家庭也存在社会阶级和地域上的差异。

我们从专家和“脱北者”口中得知,一般朝鲜人的收入包括打工获发的工资及奖金,以及政府分发的住宿及口粮。但事实上这笔基本薪金微薄得不足以应付几天的糊口。

我们暂且假设这个家庭里的父亲名为李先生。李先生和很多朝鲜人一样从事矿业工作。采矿业是朝鲜多年以来的经济命脉,透过出口为政府带来稳定的外汇。除了煤炭之外,朝鲜还拥有大量稀土和其他矿物。

但在2017年,制裁方案禁止朝鲜出口煤炭、稀土等矿产,导致各个矿场实行减产,影响工人生计,在政府全面计划经济下,名义上是不存在“失业”这个问题,李先生也不会被革职,但可以预期,李先生本来已经微乎其微的薪金,也会再被下调。

为了养活家人,李先生别无选择要寻找另外的收入来源,有时候这些另类工作,是充满危险性,但仍然有不少朝鲜人为了生存甘愿冒险。

李先生可能会尝试贿赂他矿场的上司,希望上司容许他找外快,并且花一笔储蓄,向军方借一艘船,好让他与朋友一同出海捕鱼,卖到当地市场。

这是一门危机重重的生意,许多渔民为了有好的收获,或是避过当局监察,会航行到大海的远处,有时候会迷失在海洋之中,有时候或会耗尽燃油。

日本西部近期有多艘“鬼船”冲到岸边,船上有多具遗体,相信就是一些一去不返的朝鲜人。

图片版权 Hajung Lim

这就是李先生所面对的风险,但捕鱼的确为他带来宝贵的额外收入。

可惜,制裁同样冲击了他这份新外快。制裁令朝鲜的燃油价格比起2017年夏天升了一倍,出海成本上升,而近期中国也不再接收朝鲜的海产。

走到市集的母亲

这个李氏家庭是专家口中的“Jangmadang世代”。Jangmadang解作“市集、市场”的意思,这个世代的人经历了90年代的饥荒,以及近年朝鲜的经济危机。

在这个世代之前,这个国家奉行共产主义计划经济体制,政府全权负责为人民分配工作、资源,但饥荒令这个制度崩溃,有估计称朝鲜在饥荒时期,死亡人数高达数10万至100万。

新的资本主义随之萌芽,成为不可逆转的趋势,并为这个国家注入了不少新思维。人民为了生计各出奇谋,特别是无数女性自行创业,成为一家人的经济支柱。

我们的李太太也在考虑如何养活一家。

李太太在一间纺织厂工作,纺织业原本是当地兴盛的产业,可以把产品出口到中国,但制裁迫使许多纺织厂倒闭,李太太知道自己不能够依赖这份工作,决定实行B计划,与其他妇女一起制作豆腐,拿到市场贩卖。

你的器材不支持播放多媒体材料
你的衣服会是“朝鲜制造”吗?
图片版权 Hajung Lim

失去梦寐以求的工作

一些朝鲜家庭还有另一种收入来源,就是在海外工作的亲属。

李先生有一个兄长,长年在俄罗斯的建筑地盘工作,可以汇钱到朝鲜支援李氏一家。他花了巨额金钱贿赂多名官员,才得到这份梦寐以求的工作。

按估算,目前约10万朝鲜人在海外工作,他们的收入远高于生活在朝鲜的家属。

可是,联合国12月的制裁方案,强迫所有在海外的朝鲜人24个月内返回,并且不容许其他国家聘用朝鲜人。

图片版权 TASS
Image caption 朝鲜人的收入微薄,一般要依靠各种外快来维持生计。

失学的女儿

李氏家庭收入现在遭遇到极大的困境,他们的女儿或许要停学,到市场帮母亲售卖豆腐。

朝鲜的小孩要接受国家提供的12年强制教育,但一些较贫困的家庭,却会提早休学,以帮补家计。

不单是学生,有时候老师也因为要赚外快,而取消上课。

图片版权 NK News
Image caption 朝鲜的学童一般接受12年强制教育,但穷家子女或会休学帮补家计。

一旦制裁撤销,这个家庭的收入将会较为稳定,女儿或会有更多时间念书,而非帮补家计。

她在学校里接受的教育,长期以来也是视美国和韩国为敌人,或许未来会有所改变。

近年,许多韩国电视剧及电影非法流入朝鲜,也有很多工人在海外工作后返回朝鲜,这些外来的资讯,也让许多朝鲜人知道,外面的世界比他们生活更为美好。

或许朝鲜领导层对国内矛盾加剧的担心甚于对驻韩日美军的担心──这可能是金正恩这么渴望撤销制裁的原因。

BBC采访了以下多名专家:韩国国民大学:安德烈‧兰科夫(Andrei Lankov)澳洲格里菲斯大学:安德赖‧阿布拉哈米安(Andray Abrahamian)脱北者组织“自由朝鲜”(Liberty in North Korea):朴石吉(Sokeel Park)总部设于美国的朝鲜新闻(NK News):费奥多尔‧特尔泰斯基(Fyodor Tertitskiy)和皮德(Peter Ward)总部设于韩国的每日朝鲜(Daily NK)

更多有关此项报道的内容